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抢时间为人民办几件好事——记宿松县委书记柳成林 何世建 陈正友  

2017-05-16 18:50:50|  分类: 公仆写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抢时间为人民办几件好事

——记宿松县委书记柳成林

  何世建   陈正友

作为一个跟党革命几十年的老同志,当你将要交班让位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做些什么?是思想松劲闹情绪,千方百计为个人,还是保持当年革命热情、拼劲,为革命站好最后一班岗,为自己写出“终生为人民”的新篇章?

最近,我们根据许多干部、群众的热情推荐,采访了一位年逾花甲的县委书记,他明知自己在职位工作的时间不长了,但他那“抢时间为人民办几件好事”的决心却没有丝毫松动,抓工作仍如投身革命时一样,热情似火,敢想敢说又敢干!他是谁?就是宿松县委书记柳成林。

革命岂怕提风险

柳成林同志是一九七八年初到宿松县任县委书记的。他一上任就跋山涉水,深入基层,访干部、问群众,进行调查研究。很快对宿松这个有六十多万亩田地,七十多万亩山场,八十多万亩水面,六十多万人口的县有了一个全面的清醒的认识。这里有山有水,有圩有畈,条件优越,潜力很大,过去的县委领导做了大量的工作,象水利设施,社队林场抓得不错,多种经营也有所发展。但是“左”的影响给农业生产和群众生活带来的破坏和灾难是深重的,深山区的农民生活还很苦,有的生产队人缺粮、猪无糠;有的社员常年跑到邻省打短工。干部、群众的思想还紧紧地被“左”的影响束缚着,想干又放不开手脚。

面对这些情况,柳成林的第一步棋,就是清除 “左”的影响,医治人们思想上的创伤。县委把主要精力放在抓农业生产上,对全县各种不同地区进行分类指导,允许一业为主,开展多种经营,允许和鼓励社员发展家庭副业,允许社员家庭副业超过集体分配收入,让农民休养生息,搞活农村经济,大大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第二年年初,党的三中全会精神下达后,干部、群众思想进一步活跃 。

一天,陈汉区委书记以试探的口气向柳成林提出,想把大队集体的土纸生产放给生产队经营,他立即明确表态:“行!大集体放到小集体,也可以放给社员户,让社员家庭干!”他这一表态,反映了干部社员的心愿,全区呼啦一下子,许多农户都搞起了土纸生产。土纸产量大幅度提高。也就是这年初,柳成林还支持汇口公社将大宗的棉花也包了下去。当时中央关于允许小宗、单项作物到户的文件还没有下达,上下左右哪个不担心老柳要犯“右倾”错误,对他当时的举动,很多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啊!但是,事实证明老柳的决定是正确的。当年,陈汉区土纸产量就增加了一倍多,汇口公社皮棉单产也由上一年的四十五斤猛增到一百零七斤,向国家交售皮棉两万多担,出席了国务院召开的劳模大会。一九八0年,老柳支持他们继续“包”下去,生产又有所发展。老柳认真地总结了这些经验,于这年十一月初在县三级干部会上提出了“包产到户”的问题。由于当时上级没有点头,有的县还正在收,这次会上讨论了四天,又对“包”字批了四天,意见几乎是一边倒,少数己经实行包产到户的公社,也没敢在会上发言。从不隐瞒自己观点的柳成林,仍不顾同志们的好心提醒和劝阻,坚决而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说,解放己经三十年了,我们县竟还有人均年收入二三十元的生产队,是群众不干了吗?不,是“大呼隆”生产锁住了群众的手脚,他们连温饱都没能解决啊!作为党的干部,能只求不担风险,不顾群众生活吗?在实行生产责任制的问题上,一定要尊重群众的意愿,群众包产到户的,让他们包,有问题我兜着,无非是撤职嘛!接着,他把报纸上的一篇文章《阳光道与独木桥》,当作这次会议的总结材料,一字一句地读起来,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开了绿灯,全县当年冬天就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生产队实行了“双包”到户,走在全地区的前面。

柳成林同志为人民的利益敢担风险,更敢闯难关,拿开发黄大湖来说吧。这是一个拥有四十多万亩水面,与邻县邻省不搭界的大湖。过去只捕不养,鲜鱼产量很低。在中央、省委提出大的水面可以实行联合放养的方针后,老柳想:宿松县水面占全县总面积三分之一以上,超过山林和耕地,如果都能开发利用起来,对改变宿松面貌将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他决心实行三级放养,为开发利用全县丰富的水产资源闯出新路子。但是,意见刚一提出,不少人就摇头,说:“难!难!”理由是这个大湖里有本县和外省一万多渔民,六千多条渔船,一年到头不离湖,以捕鱼为生,湖底下的“拼”接起来有三百多华里长,收“拼”清湖搞放养,他们会同意吗?弄得不好会闹出大乱子,老柳也承认,难,确实是难。但是,难就不干了?三十多年身处湖边无鱼吃,这对上对下能交代过去吗?要办点事业,就得三下五除二,难也得干!他冒着刺骨的寒风乘船巡湖去了,他遍访渔民,宣传放养利国、利队、利民的道理,取得了渔业社队和大多数渔民的赞同。接着拔了“拼”,清了湖,在去春成立了国家、集体和个人联营的黄大湖渔业公司,投放夏花八百五十四万尾,今冬就可捕成鱼二百五十万斤,原来把湖看成包袱的人,都说现在沉重的包袱将变成巨大的财富。

 

脚板底下出学问

在艰苦的工作中,柳成林同志的耐劲、磨劲、韧劲,是宿松县广大干部、群众深为称道的,特别是跟他下过乡的同志,体会更深,都赞扬他胜过年轻力壮的人,不少同志向我们说;柳老发现下面工作中有问题,不论行程多么远,路途怎样艰难,都要赶到现场去解决。一个同志谈了一次跟他下乡的经历,今春县四级干部会安排各区社发展一些社办多种经营项目,但有些地方迟迟不见落实。老柳就同一位常委、副县长带着有关单位的头头下去了,他们八天跑遍了全县八区一镇一个直属社,逐个项目地现场观察、现场研究、现场解决。但是随着一个个问题的解决,大家都累得筋疲力尽了。那位同志说:“你想,天天从早到晚,坐在闷热的汽车里,在乡间土公路上颠簸、摇晃,中午不能休息,晚上睡得很迟,可够呛!然而,老柳,他却精力充沛,不知疲倦地工作着,真是个铁打的硬汉呀!”

跟柳成林步行下乡的同志,谈起老柳的吃苦耐劳,更是生动感人。一个暮春的早晨,老柳带领两位科长,背着包袱雨伞,从县城出发,徒步上邱山、爬杨崖,一步一滑直下十八扭,七天行程三百九十多里,他两只脚大拇趾碰得鲜血淋淋。也不吭一声,一个炎热的中午,他走到火炕般的深山峡谷中,同行的人发现他突然不说话,一看他脸色苍白,虚汗直冒,都慌了手脚,要找地方让他住下来,他坚决不同意,只在树荫下坐坐喘喘气,又起来赶路。一个阴雨连绵的秋夜,已是十一点多钟了,他为赶到海拔千米以上的罗汉尖林场,就提着马灯,拄着竹杖,迎着冷风细雨,一步步向高山上攀登。同志们说:“他呀,一年四季,不论酷暑寒冬,经常是落日衔山还在林中钻,漆黑深夜还向高山行!”如今,全县十三个海拔八百米以上边缘大队,都留下他的脚印,有的还去过三四次,人们看到这位斑斑白发的老书记,一年到头这样风里来,雨里去,常常激动地说:“在历届县委书记中,柳老年龄最大,走的路最多,爬的山最高,我们宿松的致富路是他脚底板踩出来的呀!”他听了笑笑说:“脚板底下出学问呀,不跑,那能取得领导生产的主动权呢!”

是啊,这几年宿松县富队经验的推开,穷队面貌的改变,确实与老柳的脚底板有很大关系,他一次又一次地去看隘口公社东洪大队的柑桔园,同社、队干部一起研究栽培技术,一九七九年九月的一天,他利用东洪大队柑桔园作课堂,请县委常委、县直机关和区、社头头来参观学习。那“树树笼灯疑带火,山山照日似悬金”的美景,惹逗得大家的心都痒痒的,老柳趁机又给每个区、社分配几十斤桔子,让大家“一看二吃三动手”,尽快办起柑桔园来。事后,他又亲自抓发展柑桔的资金,种苗、技术等具体问题,几年来,全县柑桔已发展到一千六百六十四亩,明年还要大发展,其它多种经营也如烂漫山花,遍地开放,全县新栽种油橄榄、油茶、茶叶、油桐、胡桑、棕、漆、杂、黄花菜等六万三千多亩,放养莲子、芡实八千多亩,社办工业蓬勃发展,多种经营专业户、重点户已有两万四千多户。去年全县多种经营收入占农业总收入百分之六十以上。谈到这些,谁能不想到老柳的一份汗水和心血呀!

 不拘一格任贤能

老柳不断地跑基层,钻问题,从一个个先进单位看到了一个共同点:都有一个、几个敢干、会干的创业者,要创大业,要使全县更快地富起来,需要成千上万个创业人。基于这个认识,他坚决排除上下左右的干扰,大刀阔斧地选贤任能。还是拿东洪大队的柑桔生产来说吧,这个大队在一九七三年就栽了三百多株柑桔,但由于管理大呼隆,又不懂科学技术,几乎毁掉。后来,大队把桔园交给了懂得栽培技术的社员吴小钧管理,一年后就出现了转机,株株桔树根深叶茂。自一九七七年开始挂果,一九七九年的产量就达到七千多斤,有的单株超百斤。老柳听了介绍,又不断同吴小钧接触,觉得这位农民对发展柑桔生产还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很想起用他。有人却说他出身不好,爱放炮,老书记当即表态:“如果只是这两点,那完全可以起用。”不久,县委一位常委也提出这个看法,他俩的意见得到县委同意,报经上级批准,吸收吴小钧为柑桔生产专职国家干部。他发现县多经办的一位干部,能干又有事业心,便要有关部门抓紧考察、培养,不久就提为县多经办主任,去年又提为县农办副主任。对敢干、苦干而又会干的人,他就冲破条条框框,提拔重用起来,让他们为人民作出更大贡献。

对占着位子,不干或长时间干不出成绩的干部,老柳也不顾情面,该调的调,该降的降。有的人提醒他:“当前干部能上不能下是普遍现象,不要过于认真,莫搞得挨人家骂。”他却说:我宁愿挨人家骂,也不能让党的事业受损失。有个单位的一把手工作没主见,抓不起来,他建议县委把这位同志调为二把手使用。还有一个单位,两位主要负责人工作能力差,又不负责任,致使国家财产造成很大的损失。他建议县委将两人免职,新调两位积极能干的同志接任,很快使这个单位的工作有了起色。

柳成林这样做,开始有很多同志不理解,甚至说他太不讲情面,但后来看到这些单位面貌改变了,又无不佩服他有远见,敬重他为革命赤胆忠心。

私利特权皆不沾

柳成林只身一人在宿松工作,平时在机关食堂搭伙。他经常下乡,回来时经常错过饭时,他怕增加炊事员的麻烦,又怕食堂对他特殊照顾,就自己烧着吃,经常是晚上八、九点钟,一身汗水到家,还拖着疲倦的身子自己烧饭,第二天早上照常上班或下乡,谈起他这方面的忘我精神,更是无人不夸。

前年,他哥哥从河北千里迢迢来到他家求他给侄儿安排一个工作,就是社办企业也行。尽管哥哥千求万请,他始终是两个字,不行!他哥哥又改口要把他侄女送来帮他做家务,他知道目的还是想要他安排工作,又一口回绝。他哥哥气愤地说:“我自己出钱,求你这个当县委书记的给侄女买一部缝纫机,总该行吧?”他还是拒绝说:“缝纫机是计划供应商品,县委书记也不能搞特权啊!”最后,他哥哥憋着一肚子气回去了。

哥哥前脚走,后脚又跟来了老伴娘家人,也是来求他给孩子找“出路”的,他一听真的火了:“我是共产党的县委书记,不是家庭和亲友的书记!”

一滴水见太阳,细微处见精神,柳成林同志的所作所为,不正是从革命工作到家庭生活,谱写着“终身为人民”的新篇章吗?

长江后浪推前浪。人总是要逐步衰老的。在革命队伍中,一些为革命奋战几十年的老干部,目前正行进在整个革命征途的最后一站。在这一站上有人会留下动人的事迹,高大的身影,当然,也会有极少数人留下笑柄,留下骂名。你将留下什么呢?

                                         

何世建,系原中共安庆地委宣传部新闻科长,后调中央《法制日报》社驻安徽省记者站站长。   


——原载1982年6月29日《安徽日报》第一版。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