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一 舔 桶 朱亚夫  

2017-04-06 18:55:29|  分类: 方言土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舔 桶

朱亚夫

   宿松方言真是奇特得很。一会儿让你脑洞大开,直呼绝妙,如“瘪着坟”,丢人现眼,让人小觑。一会儿又让你半天摸不着北,瞠目而结舌,像“一舔桶”。什么?一舔桶,饭桶的桶。啥意思?像某个没出息的人一样没出息,像某个不争气的人一样不争气。不是指桑骂槐,而是把桑和槐一把给贬了。不是含沙射影,而是连身带影一把给臭了。谁家父亲游手好闲而儿子正也好吃懒做,谁家当妈的不克勤克俭而女儿正也不知道锅是铁做的,实在看不下去的邻人们便会三个字,一言以蔽之:一舔桶。

   普通话里我们知道有饭桶粥桶,乡下人家我们知道有水桶粪桶,宿松方言里什么时候冒出个舔桶来,怕是无法考证。而且如果就着言说来按着语意检索文字,还可能写作忝统。忝有辱没之义,统有事物的连续关系之义,合起来就有羞耻相联的意思。也许还有其他可以相对应的文字,但总觉得失去了宿松话鲜活的生命力和生成的原生态。仔仔细细地琢磨着,便认为应该就是一舔桶。这里至少包含了如下几重意思。一是这桶壁里黏上的食物极为稀少,竟至于只得舔取。二是这极为稀少的食物味道极佳,直教人欲舔而尽之。三是舔者饥饿至极,而就近既无可食亦无可舔之食。仅如此,一副寒酸可憎之舔相,已经跃然在目,活灵活现。这在普通话或者其他方言里,别说用三个字,就是用上三十三百个字,也未必可以刻画得如此惟妙惟肖,入木三分。所以,宿松方言很是值得我们珍惜和研究。相比起电视广告里那些俊男靓女萌娃娃们,捧着一桶方便面或者捏着一块巧克力,一边两眼放着电,一边伸出舌头舔着嘴,不知要高明生动到哪里去了。当然,我这里绝没有说他们也是一舔桶的意思。

   文字翻译尚且阻隔着我们和原文的意会,无论是中译英还是古译今。语音翻译里的笑话百出更是比比皆是,大到总统外交,小到旅游购物。相传古巴比伦人要建造一座登天之塔,而且进展十分神速。这下上帝发慌了,千方百计地阻挠都无济于事,于是便想出最后一招,让这些造塔的人语言不通。这一招果然奏效,巴比伦塔功败垂成。从此,人类用于语言学习的努力,尤其是中国学生用于学习英语的努力,不知耽误甚至断送了多少人原本更加美好的前程。这里我突然忽发奇想,要是我们宿松人里将来出了一位总统,或者他不会说自己方言之外的其他话,或者他不愿说自己方言之外的其他话,于是在谈到日韩部署“萨德”事件时,突然冒出一句“一舔桶”来,那会是一个多么滑稽搞笑的场面,绝对会是世界各大媒体的头条。

   如果说文化是人类第二轮太阳的话,那么可以说方言就是它最为耀眼的光芒。荷马史诗可以为证,我国许多少数民族的传唱历史可以为证,我们身边的宿松方言也可以为证。

   我们可以没有文字,但只要有文化,我们便不得不有各自的“之乎者也”,只是作为吴头楚尾的宿松方言更为奇特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