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卫星”与“灯”——唐富香、徐美二同志在许岭二、三事 吴经权  

2017-03-06 20:17:24|  分类: 社会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卫星”与“灯”

——唐富香、徐美二同志在许岭二、三事

吴经权

 2002年秋

(一)因地制宜办水线

19586月中旬,全省开始大面积干旱。许岭地区大部分塘堰干涸,沿湖农业社,依靠集体力量,自发组织车河水抗旱,一般357串水车一条“水线”。

可是,在大跃进年代,从上到下,唱起了高调。省里在巢湖地区发起了车湖水抗旱运动,口号是:“端起巢湖当水瓢,哪方干旱哪方浇。”

我们宿松县县长亲自带领科局长,到许岭区东洪、长湖两乡三社交界处,从长湖桥边开引水沟到石家大屋堰下起水,用14串排车,提水上圣帝庵岭,意欲居高临下,灌溉周边四条大垄畈,办起一条“大水线”。口号是:“百车会战大水线,手牵湖水灌大田。”

县里在许岭办起了“大水线”,树立了“新典型”,并组织全县沿湖乡、社来此参观。可是,县委驻许岭的唐富香部长、区委徐美书记,在各自的点上,均未照葫芦画瓢,而是在“因地制宜、讲究实效”上做文章。他们讲:车河水抗旱,宜小则小,宜中则中,过大了怕造成浪费,办水线也要讲究“实效”。

唐部长在碎石乡,基本采取了57串车提水的规模。徐书记在许岭亦是如此,并亲自在长路嘴办了一条中型水线,以解决许岭街道人畜饮用水和消防用水,以及附近红光农业社的干旱问题。

是年8月初,我们抗旱办的人员,奉命到各水线调查车水成本与效益问题,共调查了县、区、乡三级重点16条大中型水线和部分小水线,逐一列表登记。宏观几个数字比较,实际效益,小型普遍较好,而中型比大型好,过大的超越了客观规律,出现了“保一线丢一片”的现象。

从石大屋堰下海拔13多的水位上提水到海拔35的圣帝庵岭下,属“特大水线”,将原东洪乡四联社、长湖乡竹峦社、赵铺社原已摆开的10条“小水线”的水车劳力全部集中在“特大水线”上,加上邻社的支援,共投入水车120部、劳力600余人,投工1.8万余个,车河水灌溉水稻面积计划300余亩,实灌不足100亩。可是放弃的“小水线”而受旱无收和严重歉收的水稻面积120余亩,真可谓得不偿失。

从长路嘴到许岭街边的“中型水线”,共投入水车30部,劳力(含区直支援)200余人,投工4000多个,均为圣帝庵岭下“特大水线”的四分之一,而受益的许岭街道近2000人口和红光农业社车河水保收水稻100余亩,均比“特大水线”的效益大。验证了唐、徐二领导前面的“预言”。因而他俩再次强调:今后必须因地制宜办水线。

(二)“人放卫星我点灯”

1958年秋收时期,许多地方刮起了浮夸风,监收产量放“卫星”,一浪高过一浪。宿松开始有的报一千斤,后报双千斤、三千斤。可是报刊上有的亩产达万斤。县委办公室通知各区乡要监产上报。许岭区委徐美书记,叫我与许岭镇办公室在附近找一块最好的稻田,监产上报。我们照此办理,在红光农业社楸树队找到塘下第二丘,在中间割一块长12、宽10120平方,折算2分亩,实收稻谷晒两个小时后过秤,净产163斤,平均亩产816斤。如按标准干稻再打5%的折,实际亩产只有765斤。

我将监产情况如实向区委徐书记回报。徐书记说:“实事求是,有多少报多少,无非是人放‘卫星’我点‘灯’。”并叮嘱向县委唐部长回报后,再上报。晚上唐部长从乡下回来了,我向他回报,如实将徐书记的话向唐部长回报。唐部长也了解许多乡社监产情况,一般在500600多斤,最多未超过700斤。唐部长说:“点灯就点灯,求是最要紧。”叫我加了一点解释:许岭土质不好,受了一些干旱,故而产量不高。就这样上报后,县里通报批评,说:“全国各地都在大放‘卫星’,我们有些区乡是在‘卫星’群里点‘油灯’。这是思想右倾的具体表现。”

在上面“一吹二压三许愿”的高压形势下,省、地、县又要下面放卫星。唐、徐亲自带人去监产,越监越不如。听讲有的地方将23亩最好的稻棵先移到一块田里栽好,再去割稻监产,亩产达双千斤。有的同志向唐、徐出此主意。他们顶着上面的高压,硬是不造假,坚持不搞浮夸风。据讲,有一次唐、徐在县里开会回报,如实反映情况,受到了批评。他们在想:即使自己倒了一点霉,也不让本地区的人们吃浮夸风的亏,更不让自己的部下“丢卒保车”吃现亏。今天回想起来,这两位领导的求是精神太可贵了。

(三)“不要听风就是雨”

1958年冬,全国大炼钢铁,钢铁元帅上马,省、地、县组织大兵团作战。许岭区调集5000劳力,由区委徐书记亲自带队到岳西炼钢铁、烧木炭。县里还组织开采挖煤窑。当时大炼钢铁大打人民战争,号召各地有煤挖煤,有铁炼铁,献计献策,全民齐上阵。东洪严畈上屋有一丘田,面上有黑土,里面有陷泥,常年不干水,据讲是原来挖煤,碰到泉水无法排干放弃了,这次曾探察几次,县里指示,准备开采。许岭大嘴头有块丘陵岗地,近百亩,据讲是明朝朱洪武在此炼铁制造武器遗留下来的铁碴。区里派我去调查,并把样本送到县里检验,未予答复。许岭镇组织人去开挖了一些铁碴,送一部分到县去冶炼,也未见钢铁。当时陈皖青同志从东洪乡书记调到许岭区任区委副书记,在区主持日常工作。徐美书记在岳西炼铁,他们电话和书信联系后,对上述两件事觉得不可靠,徐对陈说:“实事求是,不要听风是雨。要认真核实后,量力而行,不要盲目追‘星’,扎扎实实点燃农业这盏‘灯’。”就这样避免了不必要的开采损失。但不多时,徐美书记调离,并要他去开煤矿,看看什么是“风”,什么是“雨”。据讲在全县的某次大会上,还批评他是“软骨头”。实际上他顶着“浮夸风”,坚持实事求是,系一位真正的“硬骨头”。后来我曾写了一首《颂求是》的诗云:

跃进高呼震耳声,牛皮吹上老天庭。卫星群里油灯点,求是精神党命根。

(四)猛然击醒念贤师

荀子云:“求贤师而事之,择良友而友之。”我在初出茅庐之时却很茫然。工余之后,最喜欢看小说。有一次县委唐富香部长下乡到许岭,照常在我床上歇宿。我办完事以后,看到高耆英同志桌上一本《啼笑姻缘》,顺便拿过来看看,当着唐部长的面,站着看到凌晨5点,天大亮了,腿站酸了,书也看完了。唐部长看在眼里,对我这种“癖习”急在心里。早饭时,他突然用测验方式,当着大家的面考问我:“中国共产党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成立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有哪些人参加?以后开过几次会?”他一问,我三不知。他说:“你天天看书,昨晚还站着看到天光,怎么这么一点基本知识都不懂?你看什么书?”又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国家干部,要学政治、学科技、学管理,成就一番事业。‘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这是古训,希望好好考虑。”

唐部长给我当头一击,使我顿时猛醒。从此以后,我经常拜能者为师,认真看书学习,弄懂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弄清政治理论基本观点。每做一事,弄明科学道理,既带着问题学深学透,又要活学活用,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有所前进。从此以后,不断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以此作为起点,实际上成为我人生的转折点。50多年来,在学习上虽未攀上什么“星”,但在实践上却点燃了自己的“灯”。回眸往事,尤为怀念唐富香这位贤德的恩师。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