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神 偷 吴振华  

2017-02-04 09:48:54|  分类: 故乡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 偷

吴振华


    我十六岁的时候,被一个神偷害得几乎要崩溃了,当时那种几乎要屈打成招的心灵折磨和欲哭无泪、有冤无处申的绝望心情,至今难以忘记。

    那是1980年冬天,我正读师范二年级。

    一天早晨起床后,睡在我下铺的叶树明同学突然惊叫起来:“有贼!我衣服里的钱和饭票不见了!昨夜晚上房门是拴好的,——肯定是寝室的人偷了!”顿时,他就委屈地大哭起来。一个月的饭票呀!还有五块钱呢(此日刚发补助金)!搁谁身上不急?!

     一颗炸雷在寝室里炸响。

     叶同学的哭声很快就传遍了整座宿舍大楼,传到了班主任石凡老师的耳中。他风风火火赶来,下令严锁寝室,寝室的其他人都不准离开,除了叶树明。我们这七人中必定有一个是贼?那是谁呢?

    我们检查了床铺和衣服,每个人都没有丢失任何东西。看见窗户和房门都是关好的,因此首先排除了外人翻窗进屋偷窃的可能性,那个可恶的贼必定藏在七人之中。石老师作出了非常坚定的判断。他说:“你们之中,是谁拿了叶树明的钱和饭票,现在主动拿出来,还可以求得叶树明的谅解,如果顽抗到底,查出来,一定开除学籍!”开除学籍?!好容易考上来,就因为偷东西被开除,谁也知道那是最悲惨的结局。我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孩子,个个吓得脸色灰白,那个最小的祝世荣自己也曾经被偷过,此时正手足无措。大家相互看着,都在猜测谁是贼呢?都在等待那个人主动站出来。但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没有人主动站起来,大家都心怀恐惧地呆在自己的床上一言不发。

     石老师在房间踱来踱去,不断威胁、恐吓。寝室里还是死一般的寂静。

    “不敢承认是吧?我就不相信审查不出来!”石老师显然是经过了文革的人,他知道人都会爱面子,做了这种事情,谁会当众承认呢?他要运用隔离审查的办法。他让我们一个一个单独去他的房间接受审讯,其他人不准出房间。

一个人去了,其余六个人胆战心惊的等待,既担心那人会怀疑自己,又希望他回来就不再找其他人了。六人中怀宁的王涛根觉得自己是最过硬的,就声音很大的说:“敢做就敢承认嘛!干嘛让我们一起受罪!”那他的意思贼就在我们剩下的五人之中,不料我们一齐说:“你认为你没偷,就一定是我们之中的一人偷的吗?谁做的事谁心里最清楚!”

    正在这时,第一个去的同学回来了,喊下一个同学去。这样,第四个轮到我去了。我不知道前面三个同学是怎么说的,石老师问我:“你是一个家境贫穷又聪敏好学的学生,我相信不会是你,你说最有可能的是谁呢?”我说:“我没有偷,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偷过别人的东西。但我昨晚睡着了,真的不知道是谁。”

    “你平日观察,谁可能干这种事情呢?”石老师进一步诱导。

    “我不能怀疑任何人,我平时只注意读书,没有观察这些事。”我岂能乱怀疑别人呢!

     石老师问不出实质性的东西,只好换下一个。一直到七个人都问完了,还是没有一个人主动站出来。谁知,这时石老师突然说:“根据刚才的单个谈话,我已经大致知道了是谁。我现在再给他一次机会,主动到我那里去承认,否则,后果自负!”他扬长而去,留下我们一脸的无辜与恐惧。

    这天夜里,我们寝室除了叶树明去上自习,其余的人还在接受石老师的审讯,这次他改变了战略。他运用文革中整材料的方法,让每个人写材料,相互揭发。

    我是最后一个去石老师房间的,已经十点钟了。他并不给我看其他人所写的内容,那里面会不会有人怀疑我呢?我与叶树明床铺最近,家庭又非常困难,既有作案的方便又有作案的可能性,其他的人是否全都这样猜测的,为什么让我最后去呢?我感觉到空前的恐惧,甚至担心那个贼如果害我,等我去了老师房间,故意将赃物放在我的床上,那该怎么办?我的以前只会想数学物理化学的头脑,此刻不得不猜测这些子虚乌有的各种可能性来。真的搜肠刮肚也想不出可能是谁偷了这些东西。石老师已经疲倦地躺在床上,鼾声大起,我还坐在桌前冥思苦想,我想,当年那些被抓起来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大约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写下那些悔过书的吧?我十分确信自己的清白,也不敢污蔑别人的清白,坐到凌晨两点,等石老师睡完一觉,发现我还坐在这里,说:“你写完了?怎么还不走呢?”

     我说:“我在等你睡醒。”“你回去吧,顺手把门关上。”他说完又睡了,并没有急于去看我写的材料。

     我回到寝室,发现大家都没有睡。他们急切地问:“你怎么三四个小时不回来?你写了多少字?”

     我说:“老师睡着了,我不敢回来。他刚才醒了一下,才叫我回来。我就写了几行字。”大家虽然放心了,还是略有怀疑,三四个小时就写了几行字,谁信呢?

    好容易熬过了最艰难的一天,寝室原来很和谐的,大家都有说有笑,而今,谁都缄默不语,那个贼没有被挖出来,谁的心上都笼罩着一团疑云。石老师还在班级发动学生大胆揭发,声势造得很大,但是有一点还算克制,石老师并没有向学校汇报,没有让保卫处和街道派出所介入调查,他相信他能够解决这件事情。他在反复审问和材料揭发无果之后,调转语气说:“孩子们啊,求学不容易呀,你不承认,学校将报公安局,要是调查出来,那就作犯罪处理了。为你们的父母想想吧。”

    第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人承认。

    也就在这天下午,学校里又白日遭贼了!

    一个打篮球的三年级同学向班主任汇报:“我刚才上体育课时,衣服钱包放在寝室里,房门和窗子关得好好的,门也锁上了,我打完球回来,衣服就不见了,还有刚刚买的一双新皮鞋!”

保卫处的人仔细检查了房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行窃,是可忍孰不可忍?!学校领导显然动怒了,当晚就有派出所民警来拍照搜查,并逐个房间询问,竟然无果而终。

这真是个高手,是个神偷!学校里仿佛藏着一群手段高明的窃贼。从此,无人不小心谨慎。但是,无论你怎么小心,还是不断有盗窃的报告传来:三年级同学的教室,在一个晚上,所有的复习资料全部被洗劫一空,某某寝室同学的新衣服在未晾干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失踪,女生宿舍的尼龙袜子全部被盗,很多同学的饭票都不翼而飞了,老师的宿舍也有手表之类的贵重物品被盗,甚至厨房的仓库里面粉和做好的馒头也少了很多······这个神偷,显然在与公安局较劲,他在疯狂作案,可能还存在一个团伙。一时间弄得人心惶惶。这样一来,石老师也就不再审问我们了,因为他相信一定与这个神偷有关。石老师最后一次来房间检查时,终于发现了另一种可能性:窗户的摇头扳平的时候,是可以钻进一个人来的,然后就让个子最小的我试验了一遍,果然可以钻进来,虽然我可以钻进来,但不可能是我作案的,因为我根本无须这样,叶树明的床铺就在我的下面。

   “多行不义必自毙。”终于有一天真相大白了。也是合该那神偷倒霉,那天晚上下完自习了,我们都回寝室睡觉,忽然三年级的教室里传来了哭声,里面竟然锁住了一个人!原来班长要回教室拿一本书,他刚刚锁好的门,忽然开了,他很奇怪,就前往查看,然后再将门锁好。等他转身走了五十米左右,教室里却传来了哭声。他再往查看,原来,里面锁住了一个身材非常矮小的二年级学生。班长厉声喝道:“你是谁?为什么到我们教室里来!”锁住的人被抓到了保卫处,原来他就是那位神偷,这天晚上他行窃时忘记了关好门,不幸被班长发现了,门被再次锁上,所有的窗户摇头已经钉死,他这回是插翅难逃了。那么他是怎么进入已经锁好的教室的呢?原来,他买了很多旧锁,趁人不注意时,将自己买的锁先在门款上,这样教室的锁就只能锁在他预先锁进的锁上,这就是所谓的“连环锁”,他打开自己的锁,门就开了,作完案又锁上,你就不容易发现了。保卫处的人检查他的床铺,发现被褥下面有一大堆钱包、链子锁和各种各样的钥匙,钥匙上面贴了胶布,标明教室和寝室的门牌号。原来那些寝室和教室他是随时都可以轻松自如地进入的。

    让保卫处校警惊讶的是,除了他们201班的所有寝室和教室之外,他计划偷遍所有的房间和教室。“你偷饭票和钱可以理解,你偷那么多衣服、尼龙袜、水笔、书籍资料干什么?”校警问。

    他回答:“拿到乡下去贱卖,书籍和笔,可以拿到原来读书的学校去卖钱。”

   “你是怎样偷窃叶树明的钱和饭票的?”

    “我趁夜深他们全寝室的人都睡觉了,就从窗户摇头爬进去,从他的帐子里取出衣服,拿出钱和饭票,然后再挂回原处,再从摇头爬出去,将摇头扳回原样。” 他一边演示,一边说。

    啊,原来这样!真相终于大白,我们个个义愤填膺,要狠揍这狗日的!

    经过统计,这家伙总共偷窃了近一千种书籍和财物等,所有的东西都是他近半年所偷,他研究偷窃有半年之久,这么聪敏的头脑竟用在歪门邪道上,令人感叹愤恨,更让人触目惊心!

    后来,学校只给了他记大过并留校察看的处分,我们远远看着他都会指指戳戳说“那就是神偷某某某”。

    毕业后,他也成了小学教师,但是他贼心不改,企图强奸他学校老师的女儿,被发现了,告到公安局,开除了公职。出狱后,他仍不思悔改,组织了很多年轻女孩子出外打工,据说也是从事不法行业,那天我在火车站看到他,他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我也就没有跟他打招呼。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

    他也许像孔乙己那样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