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八树 吴振华  

2017-02-03 09:07:29|  分类: 故乡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树


吴振华


八树,你见过吗?它学名叫小卫茅,俗名蓖梳树。它是漆树的死对头,却是我童年记忆中的救命天尊!

从八岁开始,我就跟随母亲上山砍柴,常年出没于松林竹坞的柴禾草丛之中,将那大山慷慨的馈赠带回家,燃烧茅柴煮饭烧水,过着平凡简朴的生活。

砍柴的时候,最可怕的事是我皮肤一遇到漆树就过敏,甚至连看见漆树,一闻到漆树的气味就皮肤发痒,而那漆树竟然随处可见,似乎无法躲避它的潇洒分披的椭圆形叶子及奇怪的刺激鼻孔的味道。它是我童年的克星和噩梦。因为皮肤无休无止地发痒,然后密密麻麻的小红泡将整个手臂或大腿占满了。我只能不断用手挠痒痒,那红泡破了,水流到哪里,红泡就长到哪里,最后灌脓溃烂,非常痛苦。然而,山林又不能不去,因为要放牛要砍柴啊!要生活呀!

母亲四处求医问药,都不见效果,我担心浑身溃烂将来会破相,成为丑八怪。我甚至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

天无绝人之路。奶奶听说:“漆树疮,八树洗。”但哪里能找到八树呢?

父亲去了深山,终于找到了这种茎杆上长着像蓖梳一样的神奇的八树。它在我眼里就是救命树,散发着奇异的清香,温润而坚韧。

母亲将八树根清洗干净,放进锅里煮一锅开水,那是散发着浓烈清气、颜色青黄的汤水。母亲用毛巾轻轻擦洗溃烂处。在我咬牙切齿的痛苦中,母亲一边安慰我,一边坚持继续擦洗。

说来你或许不相信,用八树汤洗了三天,那疮就渐渐被克制住了,不仅不痒,而且结痂了。一周之后,疮痂脱落,长出了新皮,两个月后,竟然完好如初。我又活蹦乱跳、穿林钻草地与大山打交道啦!

为了对付漆树的威胁,我在自家的园里种植八树,从此再不怕那可恶的漆树了。

八树,永远是记忆中神奇的救命树!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