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扫 盲(之一) 吴振华  

2017-02-03 08:52:07|  分类: 故乡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扫 盲(之一)

吴振华

我五岁上小学,那时正是轰轰烈烈的文革期间,尽管现在对文革是全部否定的,但我分明记得那时确实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扫盲运动,而且老百姓都真的参与其中了。

工宣队进驻村庄,落户农家,是一件文化下乡的大事,虽然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搞运动,开批斗会,批地富反坏右分子,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专门打倒牛鬼蛇神,但对于像我们这样贫穷落后的山村,文盲在95%以上,识字扫盲就是一项十分

重大而迫切的政治任务,何况毛主席作了“彻底扫除青壮年文盲”的指示呢!于是以生产小组为单位,村村建立了扫盲识字班,就在记工室(会计每天给出工的社员记工分)的大厅中,一面墙壁上挂一块大黑板,各家各户自带板凳,由大队部统一发放纸和笔,凡是文盲都必须晚上到夜校上课,读书识字,有时候也开批斗会喊口号。那时候我家情况很好,爷爷是革命烈士的亲戚,奶奶是妇女主任,姑姑是宣传队的积极分子,父亲读完了高小,初中刚念完一年级就回家参加工作,他渴望当一名教师,但上级非要他去做会计,他不干,最后选择去复兴扎花厂当工人,于是家里只有母亲一个文盲,她每天晚上带着我跟姑姑一起去夜校识字,她在大家帮助下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我的婶子、香嫂子、莲嫂子年纪轻,接受能力快,后来都能够唱黄梅戏并看懂戏谱,能阅读《白蛇传》《岳飞全传》了。

工宣队帮助老百姓识字是真心的,他们全心全意扑在提高老百姓文化水平这件政治任务上,想出了很多办法,队长老梁是省文化局下放的干部,能写一手漂亮的书法,他就住在对门的莲嫂子家。他不仅在大路边沿河的墙壁上写下“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伟大的社会主义万岁!无产阶级专政万岁!”“毛主席万岁!”等巨幅正楷标语(三十多年后,那红色的标语依然清晰可辨),也写了“打到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坚决镇压地富反坏右分子!”等体现时代风向的宣传标语,还在各家的墙壁、门框、家具等处写下“屋、房、墙、壁、门框、窗户、柱子、屋檐、竹椅、床铺、灶台”等字,你随便走到哪里都会学到汉字并认识相对应的事物,全村老百姓识字水平迅速提高,并且相互传授。后来开批斗会前,大家都能够看《人民日报》的社论啦!而我们这些读小学的孩子也积极参与其中,一边自己学习,一边帮助大人,那时候能识文断字受到人们真正的尊敬,村里唯一读过古书的严松伯伯,家里有一部《三国演义》和《说岳全传》,他读了无数

遍,主要情节都能背出来,于是夏天的夜晚,繁星满天,凉风习习,流水潺湲,我们一边吃着土豆汤面,一边听关公和岳飞的故事就成为最高级的享受了。

严松伯伯讲到风波亭情节的时候,每次都埋怨岳飞不造反,于是无限叹息地说:“不说了,不说了。”他在我们无限的惋惜中,摇着以白老布缝边的芭叶扇,捋一捋他花白的山羊胡须结束了讲述,他的表情深深刻在我记忆中。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