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的年印象·打铁 吴振华  

2017-02-03 08:48:51|  分类: 故乡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的年印象·打铁

吴振华

我们都会唱一首儿歌:“张打铁,李打铁,打一把剪刀送姐姐。姐姐留我歇,我不歇,我要回家打夜铁。夜铁打到正月正,我要回家看花灯……”唱着儿歌,不久就到了正月打春铁的时候啦!

正月十五一过,就要修理农具,准备春耕了。于是,各家邀约一起去请铁匠师傅,当然是我父亲出马,到丘山去请本家叔叔吴早才啦!他是我们村几乎固定的大师傅,凡是他打出的篾刀、破麻刀、柴刀、菜刀、锄头、铁火钳等,都一律嵌入钢印“早才制”作为标记,因为刀具最难的是钢火,淬火时最为讲究,要让刀口锋利却不容易崩口,坚韧又不容易卷口是极高的一门技术,早才师傅打铁几十年,精于此道,随处都受到欢迎。

打铁的时候,我们都非常兴奋,喜欢远远的看那烧得通红的毛铁在铁铮上,被大师傅用大钳子紧紧夹着,随着一声“打~”,他的徒儿和帮忙的大汉抡起大铁锤轮流击打铁块,喷射出灿烂的钢花,射向四周,然后你一锤我一锤轮流敲打,大师傅则一面翻边一面用小锤提示节奏,那真是一种刺激又有韵律的硬活啊!毛铁温度下降,颜色变暗,大师傅就将铁块放入炉中,徒儿迅速抽动风箱,炉火通红,等铁块烧得通红,又是新一轮的大锤击打,不一会儿功夫,一块两公斤的铁块就变成刀具、锄头等雏形啦!尤其那些刀具,最难的是要在一面加入纯钢,这东西是买不到的,只有早才师傅有,必须付钱向他买。他一生的技术主要是淬火上,他打制的钢刀,用几年是没有问题的,如果刀的锋刃慢慢磨损完了,刀具就变得很顿,砍柴切菜都不方便,而且容易割手,于是又要去请吴师傅再来加工新的刀具了。由于农家主要靠篾刀和柴刀生活,因此,每年的打春铁是必然的活儿啦!

早才师傅很和善,尽管从不跟我们小孩说话,我记得他吃饭的时候严格管控

徒儿,不让他们动中间碗里的腊肉或腊鱼,却很慷慨的夹到我的碗里。我因此很感激他,盼望他早点到我家打铁。

他也有让我失望的时候,比如,我很想拥有一把精致小铁刀,铁柄扭成麻花状,有一个小小的环,可以系上红丝带,将那弯弯的刀锋磨得雪亮,多带劲呀!但是,每年到我家,他都要忙到很晚才结束正事,从来就没有空闲给我打一把小小的弯刀。而他在代伯伯家则不同,他家是存款户,一般要打三天,比我家多一天,而他总能空出时间来给堂哥们打各种他们喜欢的小刀、小铲、小铁环之类,让我们钦羡不已。

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我们家请来的师傅,却一心向着有钱有势的人家吗?这个谜团至今还没有解开。

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看打铁的场景。如今两鬓斑白,遥想古代嵇康在大树下打铁,向子期给他拉风箱,那是何等的潇洒自在啊!而我却只能回忆孩童时的打铁往事,姑且驱逐新年清冷的寂寞。

人生如戏,岁月如歌。不由自主地再次唱起“张打铁李打铁”的儿歌来……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