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村庄的彩头 朱亚夫  

2017-02-03 08:30:26|  分类: 民俗乡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庄的彩头

朱亚夫


     彩头不是头彩。彩头是过去村庄里对于某些或凶或吉事前的一种兆头,一种预兆,比如说喜鹊枝头叫,必有贵客到,这便是一种吉兆,而头彩则是指博彩业里头的头等大奖,有幸射中头等奖,便叫中得头彩。和头彩意思相近的还有一个词,叫头筹。筹就是筹码。但头筹多有先人一步的含义,拔得头筹便是抢先得到的意思。在宿松话里,彩头只是口语,其中彩字的意思比较接近于战场负伤挂彩的彩,是死是伤,忌讳而不确指。至于两者是否有渊源,未作考证。但并没有其他近义词,更没有同义语可以替代,这倒是可以肯定的。

    我老家的村庄是以村头一棵百年古树命名的,叫腊树屋。山里的村庄以古树命名的多,像枫树塝,栗树坞,樟树峦。而畈上大多以河塘来命名,像莲塘村,三河口,塘岸里,三德桥。倘在明清年代出过富家大户,则无论山里畈上,村庄则以姓氏来纪念,如贺家大屋,吴家老屋,梅家上屋和下屋。但无论依树依水依姓氏,村庄里的人遇事都一样讲彩头,就像讲究风水一样。凡是遇上好彩头,无不信心满满,做起来也觉顺顺当当,那结果也都好像与心中向往八九不离十。即使有些不如意,也绝不会怨天尤人。倘若彩头不好,一开头便着了闷棍,冷不防先扫了满心的兴致。倘是大事要事,有的会立即放弃作罢,如果那事并不很重要也不很要紧,有的也只勉强敷衍,所以大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有一个堂兄做木匠,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上不了高中,那改做木匠的手艺,自然便比那些日书没读的师傅高出许多。但凡清早出门,只要第一个遇见的是男人,立即满心欢喜。用今天的话说,像是打了鸡血。要是遇见女人,不管走出多远,都会立马回头。在村庄的彩头里,出门遇见出葬,主大吉。迎面遇见出嫁的,主大不吉。原本所谓红白之事则正好颠倒了过来,想想倒是也很有相反相成的哲学意味。

    凡事讲彩头,过年更讲究。村庄里三十二户人家,过年了谁家杀猪旺子少,谁家豆腐一锅汤,谁家粑蒸不熟,谁家蜡烛自然熄,自家里顿时便少了喜气,邻里间顿然便格外谨慎。殊料最令人痛悔终身的一件事,就落在我头上。我们腊树屋,过年的包心圆子可是远近闻名的好吃,那年照例也是年三十晚上做。最后一个糯米团子在我手上,可大蒜肉馅已用完,我一边把这个没馅的实心圆子放进锅上的蒸笼里,一边不知怎么突然冒出一句鬼都不信的话来:“谁吃了谁倒霉。”俗话说不怕仇家剁刀骂,就怕自家失口话。母亲呆立在灶台边,父亲僵坐在灶膛前,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捱过那一刻的。因为按照村庄过年的旧例,正月初一不起生,所以初二早饭时,父亲夹着已经咬了一大半的那个实心圆子,微笑着说:“好了好了,这个实心圆子被我吃了。”一向健康硬朗的父亲,这年才五十五岁,竟在二月里突然一病不起,于三月初六日便永远地离开了母亲,弟弟和我。三十五年来,三十五年了,三十五年,这是怎样一个彩头。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一定是父亲把那个必定倒霉的实心圆子做上了记号,自己一筷子就把它认准了。

    作为村庄的腊树屋已经彻底颓废了,但那些千奇百怪对于彩头的恐惧,将伴我终生。


(宿松县人民法院)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