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秋 天 里 朱亚夫  

2017-11-05 16:20:32|  分类: 社会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亚夫

城里不知季节的变换,一年四季甚至连早晚都不知道。上帝刻意造了一对母子,把母亲放在乡村,把她的儿子放在城市。如今儿子已魁梧茁壮,力拔山兮气盖世,母亲则垂垂老矣。幸好每年的秋天都会如约而至,以她繁忙的欢喜,以她遍地的芬芳,以她明丽的绚烂,让我们沉浸在母亲怀抱一样和煦温馨的秋天里。

不过,这至少是二三十年前的秋天,在大别山西南余脉那些山水环绕的村庄,以及村庄周围那些广袤的田野和起伏的山峦。也就是说,这已经是我记忆中的秋天里。

全家人起床出工的时候,田地间阡陌小道两旁的衰草上还满是露水,只消百十步裤腿便已湿透。牛只顾了低头吃草,人只好摸着牛屁股侧身缓过。忙碌了一夜的猪獾狗獾,一个个饱胀得滚圆滚圆,奔跑起来肚皮几乎贴着地皮。沾了露水的谷穗不易撒脱,此时下镰才叫颗粒归仓。倘是等到太阳一晒,辛辛苦苦春种夏耘的好收成,便多少留给了麻雀刁翎和松鼠。贫和穷,向来成为农家的两个苦。勤和俭,也就向来是农家多出的另外两只手,所以整个“三秋”时节,村庄的男女老少没有一个不是风风火火地整日抢活赶工,偶尔挤得片刻功夫,不是捡谷穗捡黄豆捡棉花,捡地面上一切可能被漏下的收获,就是淘红芋淘花生淘地底下一切可能被落下的粮食。这才是真正的捡漏和淘宝。秋天里日子短,所以路途远的,早饭和午饭都是带上干粮,大都是那种叫做开水粑的米粉饼。路途近些的,则是由家里送饭到田头地角,吃饭同时也算歇息了。此间你会忽然发现有野兔子慌忙跑过,而头顶蔚蓝的天空上,一准有一群鹞鹰在盘旋,有时候它们的身影还正好就罩在了奔跑的野兔子身上。吃饭,歇息,看飞禽走兽天上人间。金风送爽,满山的野菊花竞相怒放。田丰地稔,满怀粮食的味道沁人心脾。傍晚收工时,随手就着田沟处扯起几颗稻茬,那泥窝里立即钻出拇指粗的泥鳅,一条一条肚皮金黄背脊乌黑满泥窝乱钻乱跳。如此鲜美慷慨的回馈,如此轻易地唾手即得。那时候满田满畈到处乱爬的乌龟,竟然很少有人顺带捉回家吃了,今天想来很是奇怪。大概是因为乌龟壳太硬太厚,出肉不容易,又带有一股浓重的骚味,才让大人小孩们弃之如敝履吧,偶尔也有人腾出手来拣那个头大的捉两只回去,或是随手丢进长满青苔的天井,让它日后预报天气,或是家里小孩夜里尿床,用黄泥巴包了,放进灶堂里,煮饭时一并把它烧熟了吃,据说很管用。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也许是因为少了那么一些村庄的风情和村庄的味道,总觉得还是没有真正吟诵到秋天里。当然如果是在城市里,这已算是够美的秋景了。(宿松县人民法院)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