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村庄的德性 朱亚夫  

2016-09-30 10:24:18|  分类: 社会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庄的德性

 

朱亚夫

 

林语堂说:“一个城市人与相似,各有不同的品格,有的卑污狭隘,好奇多疑;有的宽怀大量,豪爽达观”。而王安忆的“两个大都市”则更是道尽了旧日京沪的各自秉性。我只是一个村庄的人,自然只能说说自己的村庄。

人有人的德性,村庄有村庄的德性。无论鸟儿们怎么飞来飞去,总有一棵栖身和留恋的大树,古枫或者香樟,苦楝或者银杏,让你踏枝而歌,引伴呼朋。村庄便在养育了人的德性的岁月里,而根深叶茂。

我是在大山里的一个小村庄度过童年和少年的。三十多户人家,全都挤在半山腰的一片房子里。说是一片房子,好像还不是很贴切,因为那更像是一个寨子,但我们这里历来还没有把民居叫做寨子的说法。房子倚着一个簸箕形山弯,尽管也是坐西北朝东南,但日照时间仍然很短,到了冬天撵着日头晒,也凑不齐大半天。一条两百来米的“之”字形石砌山道。像是梯子一样搭在村庄的东头。山里人都把这种家门口进出的坡道叫做老来穷,不知典出何时,却谁也无法改变。这片老房子少说也有百年以上历史了,四围条石青砖早已布满苔藓古藤。大门左右各均隔二十多米为耳门,整齐平进共五重,每重石步抬高均过一米,又用半米高木槛横栏。各家小孩和猪仔鸡仔尽可撒手,年迈的老人尚需扶住壁柱才能跨过。挑水担柴的劳力进出,更得小心使把暗劲。各家各户之间,前后左右都有门道可以进出,简直就是小孩们躲猫猫捉迷藏的天堂。据说有一年还和一个老贼打过一赌,要他晚上进得来出不去。那老贼果然如约而至,每过一门便插一燃香作下记号,不料被谁起夜时随手掐去一炷。乃至天亮,老贼呆立在一个天井里,摸出一块银洋认栽了,誓言从此决不来此处行窃,作揖而去。一桩笑谈到如今,简直可以申遗了。

靠山吃山说起来容易。那时候山里人的苦,如今都不敢再去想象了。就像我们隔壁的村庄,至今人们还记得那着顺口溜:“走进枫树塝,只听到喝粥响,碗里照见人,人人泪汪汪”。虽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但穷人也有穷人的廉耻,苦日子却有苦日子的干净。家家都没有忘记教育自己的孩子。饿死不作贼,气死莫打官司。全村庄的人家家一起苦,人人一起累,熬过了多少衣不遮身食不裹腹的艰难岁月。虽然常常有人终于饿死在求生的悲痛中,谁也没有饥饿起盗心,谁也不敢饥饿起盗心。大家都守住了一个村庄足以立世的根,一个村庄足以薪传的血脉。在许多人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时候,每念及此,总是令人热泪盈眶。

诚如德性因人而异,自然各各不同。村庄既像一个大家庭,又是一个小社会,更是各自风水各自型。有的内敛思安,树叶掉下来怕打破头。有的张扬好斗,鸡飞屋顶狗跳墙头。有的男勤女俭,从庄稼地里到灶房猪圈,处处打理得熨似熨贴。有的好逸恶劳,庄稼靠天收,日子靠命熬,即便黄秧在手也不下牌桌。有的和气得像一团棉,团结得像一块石头,凡村庄上的事,人人都担当。有的欺贫妒富,粒米不过锅沿。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有的特别看重读书,真是到了讨米都要让小孩进学堂的地步。有的则过分认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于是,久而久之,每一个村庄都便有了自己的历史,或芳名远播,或丑闻乡里。而且,不同村庄里走出来的人也都因此有了不同的身份源代码。自古义庄多孝子,盗娼之村出贼人。荣耀与卑贱,将全部交由世人来为你命名。所以,有些村庄的小伙子特别好找媳妇,而有些村庄的女孩子找个婆家却特别难。(宿松县人民法院)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