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汉代宿松行政建置的几个问题 ——兼与宿松文史学者谈修志治史 江伟  

2016-05-22 16:54:48|  分类: 一孔之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汉代宿松行政建置的几个问题

                           ——兼与宿松文史学者谈修志治史

 

江伟    安徽省宁国中学

 

作为一位历史工作者和爱好者,对家乡的历史自然十分关心,尤其是像我这种旅居在外的宿松人,读宿松史是我们对家乡感情的一种精神寄托。但宿松文史学者所编订的各种文史资料却不尽如意,甚至漏洞百出。兹以汉代宿松的行政建置为例加以说明。

1990年版《宿松县志》大事记对汉代宿松的行政建置有如下3条记载:

高后四年(公元前184年),置松兹侯国。文帝十六年(前164年),分淮南国为衡山、庐江二郡,庐江郡领县第十二曰松兹,是为本县建县之始。

平帝元始五年(公元5年),降松兹侯国为县,贬中散大夫张何丹为松兹县令。县址由仙田铺迁至今县城。

献帝建安十九年(214年)五月,东吴孙权攻占皖城,改“松兹”为“松滋”,列属东吴领地。

这个记载存在很多问题,下面笔者将从4个方面进行解释。

 

一、西汉时期究竟有几个松兹侯国?

根据上述的记载,我们大致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松兹侯国建于高后四年,汉元帝元始五年被废除。其实不然,西汉时期,朝廷在今宿松境地设置过3个松兹侯国。

第一个松兹侯国建于高后四年(前184)。吕后封徐厉为松兹侯,建松兹侯国,徐厉之后,松兹侯再历两代,至汉武帝建元六年(前140),其孙徐偃因“有罪”而“国除”[①],前后共44年。

第二个建于汉武帝元鼎元年(前116)五月。汉武帝封封刘延[②]为祝兹(即松兹)侯。五年(公元前112年),刘延即“坐弃印绶出国,不敬,国除”[③]。因此,这个祝兹(松兹)侯国仅存在4年。对这个松兹侯国,《史记》记为松兹侯国,《汉书》则作祝兹侯国。但据后世史学家研究,二者实为同一侯国,在此不作赘述。

第三个建于汉昭帝始元五年(前82)。是年,汉昭帝封六安共王之子刘霸为松兹侯,再建松兹侯国,历4代,至王莽篡位时方绝。

所以,1990年版《宿松县志》的记载,让人误以为西汉只设置了一个松兹侯国,这个侯国在王莽时期被废。实际上,王莽废除的是刘霸的松兹侯国,而非徐厉的松兹侯国。

二、宿松建县始于哪一年?

根据1990年《宿松县志》的记载,宿松建县始于汉文帝十六年(前164),这其实是对《汉书》误读。《汉书》记载如下:

庐江郡,故淮南,文南十六年别为国。……县十二:舒,……。莽曰昆乡。居巢,龙舒,临湖,雩娄,……。襄安,莽曰庐江亭也。枞阳,寻阳,……。灊,……天柱山在南。……。沘山,……。湖陵邑,……。松兹。侯国。莽曰诵善。

从这段记载看,“松兹”后面明确写了“侯国”二字,因此,汉文帝时期在宿松的建置还是松兹侯国,隶属庐江郡。而且,《史记》明确记载这个松兹侯国废于汉武帝时期。至于庐江郡领县12,我们应该这样理解,西汉时期实行的郡国并行制,侯国的级别相当于县,因此也不存在降松兹侯国为县的说法。

目前,宿松文史工作者普遍认为宿松建县于汉平帝元始五年(公元5年),甚至宿松电视台的宣传片也是这么认为,其理由大概是认为王莽在这一年废松兹侯国,贬张何丹来松兹。其实,根据现有的史料,我们无法确定王莽在哪年废松兹侯国,但我们可以根据史书的记载进行推测。据《汉书》记载,王莽始建国二年(公元10年),“汉诸侯王为公者,悉上玺绶为民,无违命者”[④],王侯“绝者凡百八十一人”[⑤],松兹侯国亦在其中。于是,改松兹为“诵善”。所以,笔者认为王莽废松兹侯国应该是在公元10年,而非公元5年。公元10年应该是宿松建县之始,对此1990年版《宿松县志》在张何丹的传记中有正确的记载。

 

三、张何丹是松兹县令吗?

1990年版《宿松县志》认为,张何丹是在元始五年(公元5年)来松兹担任县令,这也是宿松文史界的普遍观点。

首先,笔者认为这个时间值得商榷。老版县志对张何丹来松兹的时间仅仅是说“元始中”,并没用说具体的时间,所以公元5年这个时间来历不明,基本上是妄加揣测。

其次,张何丹在元始年间来松兹担任的并不是松兹县令。老版县志在《职官表》和张何丹的传记中对张何丹的任职有明确记载,兹将道光《宿松县志》的记载列举如下:

张何丹,中散大夫,以忤莽谪松兹侯相,爱民如子。治北五十里,有嘉禾无种自生,人以为德政之祥,后名其地曰:仙田。岁旱,祷雨西郊,六月六日卒于雩壇。邑人恸,卜河西水口山葬之,为立庙,并祀名宦。

从此可以看出,张何丹担任的是松兹侯相,即松兹侯国的丞相,因为松兹侯国在这时候并没有废除。老版《安庆府志》也认为张何丹担任的是松兹侯相。张何丹担任县令应该是在公元10年之后,而且担任的是诵善县令。

另外,宿松文史界还普遍认为张何丹是四川人,笔者查遍了各种老版县志,均未找到出处,望知情者赐教。

 

四、“松兹”改“松滋”是在公元214年吗?

认为建安十九年(214)年将“松兹”改“松滋”也是宿松文史界的普遍观点,其理由是这一年孙权使吕蒙攻占了皖城,松滋和皖城成为东吴领地,由此推测改名也应该在这一年。

老版县志明确指出:“后汉松兹不见于志”。查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今宿松境地在东汉时期属庐江郡皖县(治今潜山)和寻阳县(治今黄梅县西南)。[⑥]因此,笔者认为,东汉建立后,应该废除了松兹建置。我们对“松滋”一词的认识来源于《三国志》,该书明确称东吴将领陈武为“庐江松滋人”[⑦]。所以,东汉末年又复置松滋县,属庐江郡,但已改“松兹”为“松滋”。但对这一时间,由于资料的缺陷,我们无法确定。

 

五、一点感想

其实,1990年版县志的错误还不仅仅这几点,宿松文史界对此作了很多的纠正。但这也反映宿松文史界对修志治史缺乏科学的认识。笔者认为,主要存在以下两个问题:

首先,对史料缺乏正确的解读和辨析。上述所存在的几个问题,实际上都是对史料的误读以及没有史实依据的推测。对史料正确的解读和合理的推测,这是我们治史的基础。另外,对史料我们也应该有辨别能力,并不是所有的史料都是正确的。例如宿松政协编的《宿松风韵》认为“宿松”之名开始于晋代[⑧],这一观点实际上来源于宋代乐史的《太平寰宇记》,但这个记载是错误的。以“宿松”冠县名应始于隋代。再如,1990年版县志认为,梁昭明太子萧统在大同八年(542)年来宿松采风,理由大概是因为这一年梁武帝在今宿松境内屯垦。这是一个极为荒唐的推测,因为萧统在中大通三年(531)四月就已经去世。一个人在死去11年之后竟然能来宿松采风,实在可笑。

其次,将文学、传说当作历史。从现在宿松文史界所编的各种资料看,这一现象比较普遍。历史是对过去的真实记载,而文学是可以虚构的。例如,宿松文史界在介绍陈武时,大多根据《三国演义》认为陈武参加了赤壁之战。《三国演义》是一部小说,不应该成为我们修志治史的依据,而且《三国演义》中关于赤壁之战是虚构成分最多的。其实,《三国志》对陈武的记载非常简单,并没用提他参加赤壁之战。当然,作为东吴的重要将领,他极有可能参加了这次战役,但史料没用记载,我们在治史时就不能作出这样的结论。另外,将“斗米斤鸡”的故事写入张何丹的传记,以冯梦龙的小说来介绍汪革也是不可取的。

笔者绝无诋毁宿松文史界之意,宿松文史界为宿松修志治史作出了重要贡献。但我们更应该科学治史,为子孙后代留一部信史。以上若有不当之处,望方家予以批评指正。

 





[①] (汉)司马迁撰:《史记》第3册,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点校本,第988页。


[②] 《汉书》作“元封元年”,刘延作“刘延年”,参见(汉)班固撰:《汉书》第2册,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点校本,第476页。


[③] (汉)司马迁撰:《史记》第3册,北京:中华书局,1959年点校本,第1116~1117页。


[④] (汉)班固撰:《汉书》第12册,《王莽传》,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点校本,第4188页。


[⑤] (汉)班固撰:《汉书》第2册,北京:中华书局,1962年点校本,第483页。


[⑥] 谭其骧主编:《中国历史地图集》第2册,北京:中国地图出版社,1982年版,第51~52页。


[⑦] (晋)陈寿撰:《三国志》下,《吴书·陈武传》,北京:中华书局,2011年版,第1075页。


[⑧] 宿松县政协编:《宿松风韵》,合肥:黄山书社,2009年版,第4页。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