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庐山千古毓灵气 太白雄笔展诗才——论《庐山瀑布二首》兼及二诗优劣与审美距离 吴振华  

2016-03-23 08:48:41|  分类: 文学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庐山千古毓灵气  太白雄笔展诗才

——论《庐山瀑布二首》兼及二诗优劣与审美距离

吴振华

(中国芜湖   安徽师范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  邮编:241000)

内容提要:李白的《庐山瀑布二首》,由于体裁的差异,历代论家对它们的艺术成就评价褒贬不一,我认为这与审美距离有很大的关系,有关二诗优劣的争论,实际上是不同时代审美观念的差异,而认识这种差异对研究李白乃至整个唐诗都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李白  《庐山瀑布二首》  优劣争论  审美距离

庐山是一座驰名中外、称誉古今的名山,其“东南香炉峰,游气笼其上,氤氲若香烟”,“有水出其腹,挂流三四百丈,飞湍于林峰之表,望之若悬素,注水处石悉成井,其深不测也。”[①]此水就是著名的“香炉瀑布”,成为庐山神奇秀美的标志,也成为历代诗人歌咏的对象。在众多的歌咏瀑布诗歌中,最为著名的当推诗仙李白的《望庐山瀑布二首》。

其一:

西登香炉峰,南见瀑布水。

挂流三百丈,喷壑数十里。

歘如飞电来,隐若白虹起。

初惊河汉落,半洒云天里。

仰观势转雄,壮哉造化功。

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

空中乱衆射,左右洗青壁。

飞珠散轻霞,流沫沸穹石。

而我乐名山,对之心亦闲。

无论漱琼液,且得洗尘颜。

    且谐宿所好,永愿辞人间。

这首五古采用“大谢体”,写登览香炉峰观赏庐山瀑布的具体情境及其感受,运用赋笔铺陈作全景描写,可以说把瀑布刻画得惟妙惟肖:在香炉峰顶向南遥望,瀑布悬挂天地之间,高达三四百丈,飞珠溅沫在山谷石壁之间奔流数十里;她像一道银色的闪电从天空飞落山涧,又像一条白色的虹霓若隐若现地从山谷里飞上云霄。来到峡谷仰视瀑布,则惊奇地感觉到仿佛那是银河跌落人间,飞溅的水花像彩色的雨点从半空的云层里飘洒而下,那飞腾轰鸣的气势,那惊心动魄的神采,那雄伟壮丽的英姿,真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创造!海风气势汹涌扑来想吹灭瀑布,可是她依然奔流不息;江月幽邃神秘地穿透万古时空想掩盖瀑布的光辉,可是她依然银光闪烁。她是宇宙间活泼泼的生命奇观,她从空中喷射出晶莹的水珠,洗涤着她身躯依托的青苍色的石壁;巨壑下的深潭中,飞溅的珍珠雪霰散射空中形成轻盈的云霞,奔腾的激浪将阻拦的穹石团团围住,宛然巨鼎中煮沸的佳馔。面对如此的奇景奇境,诗人抑制不住感情的倾泻,既赞叹瀑布的雄姿能让人心宁闲静,又快乐于用瀑布的玉液琼浆漱洗自己面目与心灵的尘埃,并愿意脱离红尘归隐在瀑布的身边。李白是一个“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的主观性强烈的诗人,他与大自然有一种亲和力,能在大自然中找到安放心灵的处所。这首诗虽然采用直叙的线性结构,但已经完全摆脱谢灵运山水诗有句无篇、结尾落入玄想哲理的呆板模式,而是转向孟浩然山水诗的浑融完整,又比孟诗丰腴清润且气势雄健,体现出一股雄壮浑厚的盛唐气象。

再来看其二: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这无疑是李白七绝中最富于艺术魅力和独特个性的作品。首句采用烘云托月的手法,描写瀑布的背景:香炉峰苍翠耸立,从酷似香炉的峰巅袅袅升起团团白烟,飘渺于青山蓝天之间,在太阳的照射下,化成一片紫色的云霞,展现出云气蒸腾、霞气氤氲的壮丽景象,日红云白山青气紫,加上想象中香炉虚幻的金黄,真是五彩缤纷,绚丽多姿。在这样奇幻背景的烘托下,瀑布出现在遥望的视野中:高耸入云的香炉峰与峡谷里奔腾的大河之间,瀑布像一条巨大的白练高挂于山川的前面。一个“挂”字展现出雄伟的大自然无与伦比的力量,包含了对造化奇功的赞颂。接着镜头由远景拉到中景:诗人视角转为仰视,喷涌倾泻的飞流,从藏青色陡峭的悬崖上垂直落下,潇洒飘落三千余尺,以磅礴万钧的力量冲击深涧的巨石,发出雷鸣般的轰响,并飞溅起雪白的浪花,形成雪霰般的云霞。诗人惊叹惊讶惊奇惊异,于是眼前出现一个奇妙的幻境:仿佛是从那无限高远的蔚蓝的苍穹里,一道闪亮的银河飞落到人间。在这样的奇观面前,所有的赞美显得多余,这个想落天外的结尾既能引起读者神游八极的想象,又激起读者惊叹叫绝的情感波涛,显得意蕴无尽。体现出李白绝句“万里一泻,末势犹壮”的艺术特色。

从上面的分析来看,这两首诗尽管体裁不同,但是诗中所运用的意象基本相同,情感和意境也大体相似,只是第一首比较古朴苍劲,雄奇奔放,第二首则飘逸不群,含蓄隽永。应该说两首诗都能代表李白的成就,而且都堪称名作,但历代对二诗评价却褒贬不一,加上好些唐诗选本弃古选绝的抑扬,因此五古便不及绝句家喻户晓。这其中的原因颇耐人寻味,值得认真探讨。

据詹锳先生考证[②],此诗写于李白未入长安之前,大约在开元十四年左右,即是李白二十六七岁的时候。此时的李白刚从蜀中出来,游览祖国的壮美河山,就生出归隐的愿望,可见庐山瀑布惊人的魅力,这种魅力此后一直成为李白心中的幻梦。安史之乱期间,他就携夫人隐居庐山屏风叠,几乎实现了早年的人生梦想(后因永王李璘的邀请,入其幕,最终获罪远贬夜郎,隐居庐山的美梦破灭),此时还创作了《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其中这样描写庐山及其瀑布:“庐山秀出南斗旁,屏风九叠云锦张,影落明湖青黛光,金阙前开二峰长,银河倒挂三石梁。香炉瀑布遥相望,回崖沓嶂凌苍苍。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③]真是雄浑飘逸,气象壮阔,洋溢着一股奇绝的豪迈情怀。即使到了晚年寄居宣城,他对庐山的怀恋还是相当强烈,当他的侄子李耑要去游览庐山时,李白豪情满怀地写下诗序《秋于敬亭送从侄耑游庐山序》,其中这样赞美庐山瀑布:“长山横蹙,九江却转,瀑布天落,半与银河争流,腾虹奔电,众射万壑,此宇宙之奇诡也。”[④]简直可以和上面的诗歌相互媲美,诗序的最后表达了强烈的归隐庐山的愿望。由此可见李白有浓重的“庐山情结”。他要调动五彩的诗笔来描绘心中向往的灵山胜境

   应该说李白的“庐山情结”和反复歌咏庐山及瀑布的优美诗篇,是庐山美名远扬的重要条件。而围绕两首诗的优劣问题则成为学术史上的一段公案。最早作出评论的当推李白同时的诗人任华,他是李白的追随者,也是一个颇具魏晋名士风度的狂放不羁之人,他在《杂言寄李白》中说:“登庐山,观瀑布。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余爱此两句。”[⑤]任华具有复古观念,对李白的五古非常欣赏,但他没有评论绝句,因此埋下两首诗优劣争端的引线。后来元人韦居安《梅磵诗话》回应了任华的观点,他说:“李太白《庐山瀑布》诗有‘疑是银河落九天’句,东坡尝称美之。又观太白‘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一联,磊落清壮,语简意足,优于绝句,真古今绝唱也。然非历览此景,不足以见此诗之妙。”[⑥]《梅磵诗话》是被近人丁福保称为“持论精当,无所偏颇,深得诗话之体”的著作,但仅观这一条就看出了他的严重偏颇。显然韦氏是有意与苏轼唱反调才力主古体优于绝句之说,其主要的论据就是亲历其境的感受。这就很让人怀疑了:难道那首七绝不是亲历其境的作品吗?或者说七绝不能让人产生如临其境之感吗?原来,韦安居的观点并非自创,而是重复南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的观点,胡氏说:“太白《望庐山瀑布》绝句,东坡美之,有诗云:‘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唯有谪仙词。’然余谓前篇古诗云: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 磊落清壮,语简而意尽,优于绝句多矣。”再查考则知胡氏观点又来自葛立方《韵语阳秋》,葛氏认为李白绝句“银河一派,犹涉比类,未若白前篇凿空道出,为可喜也。”[⑦]此外,尚有南宋刘辰翁也持古优绝劣论。苏轼在中国古代文学批评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诸如对陶渊明诗、王维诗、柳宗元诗、元白诗的评论都具有真知灼见,难道对李白的这首诗唯独走眼了吗?我认为其中包含着重大的审美观念的问题,值得仔细探讨。我们不妨先丢开古、绝优劣的问题,来讨论一下李白绝句与中唐诗人徐凝的《庐山瀑布》,诗曰:

虚空落泉千仞直,雷奔入江不暂歇。

千古犹疑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

据说这首诗曾得到白居易的赞赏,还让诗人张祜哑然失色[⑧],平心而论,徐诗确实很有气势,“白练”的比喻也很形象,而且“千古”“千仞”涉及到时间与空间,尤其“界破”一词新颖而且富有力度感。但是遭到苏轼的严厉批评,苏轼作一首绝句讽刺说:“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唯有谪仙词。飞流溅沫知道少,不为徐凝洗恶诗。”细较李白、徐凝两诗,从诗歌艺术境界来看,李诗雄浑壮阔,运用夸张手法将现实与想象联系起来,不仅气势恢宏而且境界阔大;而徐诗局限于瀑布本身,尾句使瀑布变得气度局窄,显得很细很亮,远远没有“银河落九天”那样的壮丽飘逸。再从艺术表现手法来看,徐凝的“虚空落泉千仞直”,用了“落”“直”,但“落”为“泉”的修饰语,因而不具有运动感,导致后面的“直”也显得呆板,而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长度与垂直落下与徐诗相同,但“飞”“直下”使瀑布有了倾泻的动感,故静中有动,神采活泼。徐诗“千古犹疑白练飞”,虽有“飞”字,但置于末尾,又受开头的“千古”限制,因此动态变成了静态形式,似乎是一匹白练挂在那里,千年不动,仍然显得呆板;而李诗“疑是银河落九天”,将惊疑的心境夹于诗的形象之中,一个“落”字,又写出飞泻的气势,动感极强。总之,李白将瀑布活泼泼的生命神态写出来了,境界开阔,形象生动,形神兼备;而徐凝将瀑布写得很死很呆板,境界局窄,有形无神。总体上看徐诗远逊于李诗。这样看来,苏轼的审美判断是非常准确的。如果我们从文学创作渊源的角度来看问题的话,那么不难发现这两首绝句属于不同的类型。徐凝虽然运用绝句的形式,但实际上运用的是绝句最忌讳的赋法,属于谢灵运山水诗的描写模式,显然是中唐时代写实主义诗歌思潮在山水诗创作中的反映,徐凝注目于瀑布本身,调动一切手段刻画瀑布,过分追求形似,追求踏实,不同于盛唐的空灵飘逸,流露出一种追新求险的艺术旨趣,过分的内敛使诗歌艺术形象窘迫,缺少神韵[⑨]。而李白的绝句却有意避开五古全方位多角度的近境描摹,与瀑布保持不即不离的距离,运用铺垫烘托、艺术想象、化美为媚、动静转化等艺术手段,表现得淋漓顿挫,气度非凡,显然是盛唐恢弘豪迈的时代精神的折光。李白绝句的奔放空灵、形神兼备与五古的雄浑劲健、磊落清壮,形成相互映衬的双壁,实在不应该相互轩轾。既然从苏轼之后,众口一词地都说“古优绝劣”,那么我们就有必要来研究其中的深层原因。我们不难发现,南宋到元明时期,由于理学的兴起,从社会政治到文化艺术领域,都崇尚经世致用并追求理趣,彻底抛开虚空飘逸的美学宗旨,诗文变成载道的工具,标志着曾经辉煌灿烂、浪漫飘逸的盛唐之音渐渐远逝。苏轼是一个艺术旨趣健康通脱的文人,他的诗学视野开阔,美学观念先进,对艺术的领悟具有独特性。所以他能发现沉藏在千年诗史中诗名隐晦的陶渊明的价值,又能在王维的诗中发现画意之美,各种艺术形式在苏轼看来是可以相互融通的。他蔑视徐凝赞美李白正是这种艺术观的体现,苏轼深邃的艺术眼光,不是胡仔、韦安居等人能够望其项背的。

   英国文艺批评家布洛提出了著名的“心理距离”说。他认为艺术必须与实际的人生有所距离,有了距离,始置身局外,以无所为而为的态度观照之,故觉其新鲜有趣。然艺术又不能与实际人生距离太远,距离太远,则不能入情入理。距离远近适当,此艺术之所以为艺术也。中国古代画论一向重“神似”轻“形似”,故将“气韵”列为第一。唐代张彦远说:“至于鬼神人物,有生动之可状,须神韵而后全;若气韵不周,空陈形似,笔力未遒,空问赋彩,谓非妙也。”[⑩]因为重“神韵”,因而要求在作画时能“传神”。邓椿曾说:“盈天地之间万物,悉皆含豪运思,能曲尽其态者,止一法耳。一者何?曰神韵而已矣。世徒知人之有神,而不知物之有神,此若虚深鄙众工,虽曰画而非画者,盖只能传其形,而不能传其神也。”[11]郭若虚瞧不起那些只能画出一些“非画”的一般画工,就因为他们的画徒具其形而未能传其神。可见“画”与“非画”的区别,根源于能否“写物传神”[12]。中国古代山水画与山水诗关系非常密切,从历史演变来看,山水诗成熟比较早,艺术规范在东晋末至南朝宋初就基本上已经建立,盛唐达到完全成熟,而山水画及其理论则稍晚一些,在东晋末至南朝宋齐时代已经产生了顾恺之、王微、谢赫等著名的画家兼理论家,晚唐五代达到成熟。由此看来,山水诗的艺术原则与山水画理论之间有相互影响。画家作画,总是细心研摹物象,体味其神韵,然后经营位置,随类赋彩,并将自己的人生感悟和理想融入艺术形象之中;而诗人写诗也相似,他们面对自然景物,也是静观默察,把握景物的特点,然后飞驰艺术想象,把自己的情感融铸进物象之中,形成独特的艺术形象。舍形似重神似是山水画和山水诗一致的艺术准则,其中的艺术原理与西方的审美距离是相通的。岑家梧说:“盖以其与实物无距离,则与照相何异?然又不完全脱离形似,亦即不能距离实物太远,太远则失之物理,难于造物争奇,此即顾恺之所谓‘以形写神’‘迁想妙得’是也。”[13]如果我们运用这种理论来看待李白和徐凝的诗,则不难看出,徐诗距离瀑布太近,只能算是“以形写形”,这是赋法的最主要的艺术缺陷,李白的五古中主要的部分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古体诗的直遂径达就因为创作主体与客观景物之间缺乏恰当的审美距离。而李白的绝句则十分符合“既入乎其内又出乎其外”的艺术原则,与瀑布保持了恰当的审美距离,故能以形写神,形神兼备。如果我们再认真考察韦安居的说法,则可以发现他要求诗歌要表现的是“亲历”其境的感受,实际上是要拉近诗人与物象之间的审美距离,归根结底是要对景物进行逼肖酷似的刻画,即追求“形似”,但是他们一致欣赏的两句恰恰表现了诗人与瀑布不即不离的审美距离,海风千年江月万古,显然是驰骋艺术想象的结晶。他们没有从整体上区分李白五古和绝句的优劣,表现了这种摘句批评的方式存在难以解决的理论缺陷,因而也无法从整体上来真正区分艺术作品造诣的深浅。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认为李白《庐山瀑布二首》存在审美距离远近的差异,而两首诗最成功的地方都在于恰当把握了人与物之间的审美距离,对瀑布作了形神兼备的艺术表达,并融入了诗人的个性特点和鲜明的时代精神,具有后代无法复制也难以超越的艺术美,那些轩轾者无不表现出他们艺术观念的偏颇和缺陷。由此可以拓展到整个唐诗的研究领域,运用什么样的理论观照来判别不同诗人或作品的艺术成就高低,是一个值得重视并引起我们思考的问题。

 

作者简介:吴振华(1964—),安徽宿松人,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硕导。主要研究古代文学及中国诗学。曾在《文学遗产》《文学评论丛刊》《学术月刊》《文艺理论研究》《北大学报》《词学》等杂志发表论文90余篇。

联  系:13965160368    Email: wzhgod2008@163.com





[①]见《太平御览》引周景式《庐山记》,转引自瞿蜕园、朱金城《李白集校注》下册,第1240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12月版。


[②] 詹锳《李白诗文系年》“开元十四年丙寅”条下说:《任华杂言寄李白》:“登庐山观瀑布:海风吹不断,江月照还空,余爱此两句。”指此诗第一首。华诗下文又云:“中间问道在长安,及余戾止君已江东访元丹。”则《望庐山瀑布诗》盖入京以前作也。按白虽屡游庐山,而大都在去朝之后;其在天宝以前者约当是时。吴按:此论近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版。


[③] 【唐】李白撰,瞿蜕园、朱金城校注《李白集校注·卷十四》上册,第863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


[④] 【唐】李白撰,瞿蜕园、朱金城校注《李白集校注·卷二十七》下册,第1566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


[⑤] 【清】彭定求等《全唐诗·卷二百六十一》第八册,第2902页。中华书局,1960年版。


[⑥] 丁福保辑《历代诗话续编》中册第534页。中华书局,1983年版。


[⑦] 【清】何文焕辑《历代诗话》下卷第590页,中华书局,1981年版。


[⑧] 参【唐】范摅《云溪友议》、【宋】王谠《唐语林》、【宋】计有功《唐诗纪事》、【宋】尤袤《全唐诗话》等有关徐凝的记载。另,程千帆《论诗选集》中有《关于李白和徐凝的庐山瀑布诗》一文,陕西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⑨] 吴按,徐凝诗共计98首及4联残句,收在清编《全唐诗》第474卷,除了四首五律,其余全部是绝句,其中五绝17首,七绝77首,只有7首诗是押仄声韵,说明徐凝作诗还是跟随时代大势,只是偶尔标新求异。与《庐山瀑布》相似的一首是《观浙江涛》:“浙江悠悠海西曲,惊涛日夜两翻覆。钱塘阁里看潮人,直至白头看不足。”总体上看,徐凝的山水诗写得还算比较有气势。苏轼的评语带有一定的局限性,不能看作是对徐凝整体文学成就的定评。然而,从唐宋以来人们对徐凝庐山诗的评论看,还是代表了不同的文学审美观念。


[⑩]【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一),人民美术出版社 出版1963年版。


[11] 【宋】邓椿《画继》,人民美术出版社,2003年版。


[12] 参【宋】郭若虚《画图见闻志》,江苏美术出版社,2007年版。


[13] 参岑家梧《中国画的神韵与形似》,见岑家梧《中国艺术论集》,上海书店,1991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