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一张借条 吴振华  

2016-03-17 09:31:11|  分类: 缅怀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张借条 

吴振华

我这辈子最惨沮的一次借钱发生在1988年深秋。

那时,我工作已经六年多了,家里依然只有两间黑屋子,孩子们都长大了,还挤在一个房间里住,很不方便。家里必须盖新房子,成了母亲心头的一块病。我已经二十五岁了,还是光棍一条,大妹妹的孩子都快一岁了,母亲心里有多急呀!两个弟弟从小学三年级起就一直跟随我读书,一直将他们供养到初中毕业,我们兄弟仨同住一张大床达六年之久。这些年我之所以不找对象,一大半因为家里贫困,最重要的原因是家里没有结婚的新房子。那时候在农村盖三间瓦房最少要花三千多元钱,而父亲已经体力衰弱,在迅猛如潮的改革开放中,他那种原始的手工小农经济显然不能满足家庭日益扩大的开支,更别说盖房子这样的大事了。我也非常不容易,兄弟仨一年所有的费用都是我负担,自己还要搞自学进修,每月工资仅仅九十元钱,生存都够呛,何谈盖房子。母亲有时候是不考虑我的承受能力的,他急于抱孙子,几乎一见我就要提盖房子的事。经过仔细商量,我与母亲约定:他和父亲负责地基和土砖及屋上的瓦,我负责门窗及屋上的横条、桷子等所有的木材。

 从暑假开始,责任田里就开始打土砖了,还在一块靠近菜园的田里辟出三间房基,砌墙的石头也是我承包的,花了四百多块钱,本来是父亲的任务,但是他张罗工程上马后,却把付钱的任务交给我,我毫无办法只好去借钱。等到下半年地上所有的工程均结束了,他来逼我的木材了,我原先没有想到的一些钱都来找我要,在父母看来,我永远是一个有办法的人。为了让父母宽心,我不得不承担这些很难承担的义务。

我堂哥是校长,与信用社主任很熟,我于是托哥哥帮我说情,看能不能在信用社借点钱,那主任也没说不给借,只是说有一笔已经到期的款项讨不起来,如果我能帮他们讨回这些钱,就借给我三百元。这是一个做生意折了本而四处躲债的人,他们都很难找到债主,我哪里有能力要回这些钱?明明是看我家境贫困不愿意借钱,找个理由搪塞罢了。这条路已经断绝,只好另想办法。

到金秋十月,木叶金黄的时节,已经没有退路了,就差横条和门窗的木材没有到位,而我东挪西借,几乎向所有的老同学开口,他们境况和我没有多少差别,也都是已经盖房或者已经成家负担很重,只有陶霞姐冒着很大的危险从公款里借给我伍佰元,说千万在半年内还清,否则就会出问题。那钱当时真是雪里送炭啊!正好新分配的一个师范生到我班上实习,他家住在大明,是著名的产木材的村子,他答应帮我买树。过了几天就搭信说有一家有树价格也还合理。我与那位叫曹兴旺的树主讨价还价了半天,最后以750元钱成交。那确实是一堆漂亮的杉树,全部都干透了,松黄的树皮,每根都有两丈多长,除了裁下一段做门窗,剩余的做横条相当扎实。我非常满意,约好日子带钱去扛树。

眼看离拿树的日子一天天接近,但是我搜尽所有的角落也只有600元钱,还差150元。明天就要去扛树了,人员都定下来了,就等那关键的150元钱到位。从清晨起,我就徘徊在月山大桥上,心里想着借钱的事,只要是认识的人从这里经过,我就要跟他攀谈一会儿,然后向他借钱,我希望出现奇迹,有善心的有钱的熟人,肯借给我150元钱,哪怕几十块也好。但是这样的奇迹并未发生,一直到晚上八点钟,桥上行人已经断了踪迹,天黑下了,满天都是星星,晚风凉爽地吹拂我焦虑得发热的脸颊。我不想回学校的房间休息,一天没吃饭也不觉得饥饿。我沿着灰白色模模糊糊的公路,信马由缰的溜达,渐渐穿过三合村子,向下走,竟然来到了钓鱼台粮站,站长张俊是我的好朋友。对!到他那里去坐坐吧,反正也没地方可以去。正这样想着,突然从厕所里出来一个人,对我仔细看了看,说:“是吴老师吧?你这么晚有事吧?可吃饭了?”我摇摇头。他说:“灶上有热饭热菜,你赶快去吃一口,然后上楼喝茶,我正有事找你呢。”

我突然感到了饥饿,就不客气将灶上的饭菜一扫而光,上楼与张俊兄喝茶闲聊。我问:“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他说:“最近县局要开展五洁粮站评比检查,需要写一份材料,你是高手,能不能帮我代劳一下?”我看了一下文件及他们准备的素材,说:“没问题。什么时间要?——只是这几天家里盖房子,要去大明买树,没时间呀!”他说不是很急,一个星期内完成就行。我答应了。

他见我一脸沉重,还不时叹气,就问:“看你脸色很沉重的,有什么心事吗?也许遇到什么难事了吧?”我就将明天要去大明扛树,缺150元钱的事跟他说了。也不好向他开口借钱。他说:“你要去大明曹兴旺家买树,缺150元钱吗?这点小事,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我眼睛顿时大放光明,难道绝处逢生奇迹发生了吗?只见张兄走到大衣柜边,拉开一个抽屉,翻出一张纸来,对我说:“你看巧不巧?曹兴旺是我的好朋友,他是我们两站资助的养猪专业户,我们粮站长年为他提供饲料。你看,他欠我一百五十元钱饲料款,你把这张欠条还给他,不就解决你的难题了吗?”啊,天哪!竟然有这样的巧事!我当时是多么兴奋啊!简直是欢呼起来啦!在最关键时刻向你伸出援手的人是你最好的朋友,张兄在我最焦急的时刻提供的珍贵帮助,是我这辈子永远难忘的温馨记忆。我也必须对得起朋友,当夜就开始写材料,一直到东方泛出鱼肚白,我才写完,他还在睡觉,我将文稿放在桌上,揣着那张珍贵的借条,兴冲冲向大明进发。

 曹兴旺老人得知我是张站长的好朋友,当面撕掉了那张借条,还留我吃了早饭,并另外送我一根杉树。我感受到了人间友情的珍贵。当我看到弟弟带来的一群同学,扛着杉树穿行于大山的山路上,蜿蜒像一条长龙,心里充满了一种全所未有的骄傲与自豪。

 一个月后,新房建起来了,搬进新居仅仅三天,就有一个姑娘原意嫁给我,母亲的心里乐开了花,但是谁也无法预料后面将出现悲惨的“拆房”风波,并最终导致了母亲的离世,建新房竟然成为我心中永远抹不去的痛。详情请看待后的回忆。

 作者简介:方 山 纸   吴振华 - 宿松古今纵览 -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吴振华(1964—),男,安徽宿松人。1982年中师毕业,曾在中小学任教16年。早年疯狂爱好文学,阅读古今中外名著数百部,中年之后,为生计所迫,走上学术研究的道路。1991年安徽教育学院中文本科毕业,获文学学士学位。2001—2008年在安徽师范大学师从著名唐诗研究专家刘学锴、余恕诚先生,先后获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任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诗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硕士研究生导师。担任孟浩然、王维、李白、韩愈、李商隐、刘禹锡等研究学会的理事。曾在在《文学遗产》《文艺理论研究》《学术月刊》《文学评论丛刊》《词学》等杂志发表论文近百篇。出版专著《20世纪中国诗学研究》(2005年)(与人合著)、《李商隐诗歌艺术研究》(2009年)、《古代娴雅小品赏读·序跋》(2012年)、《韩愈诗歌艺术研究》(2012年)等四部,参编《唐宋八大家散文品读辞典》(2008年)。

近年在科研之余,爱上回忆性散文,以自己的经历、故事为中心,撰写散文集《杭雨芜云》,发表《灯匠》《种菜小记》《老树悲歌》《烟火人生的幸福》《人生的嗜好》《万柳胜境的遐思》《围巾的故事》《山》《过年》等散文二十多篇。

  评论这张
 
阅读(5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