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副卷撕下作废” 吴振华  

2016-03-10 19:11:02|  分类: 缅怀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副卷撕下作废” 

吴振华 

你有过做错了事得不到别人原谅的经历吗?那个中滋味确实让人终生难忘。何况那还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呢!

那是1979年的夏天,我们参加高考制度改革后的第二届中考,这可是决定命运的考试,父亲当时只给了我两个选择:要么考上中专,要么去做木匠。所以考试非常紧张,不能有丝毫的马虎。记得考场设在陈汉区高中所在地“隘口”,全区所有的初中毕业生全部集中到隘口,我们廖河初中的学生住在一间大队礼堂的演讲台上,都是在稻草上随便铺上草席而睡,我没有草席只得睡在最边上的稻草上,旁边地上有很多石灰,我个子小力量弱,总是被同村的朱杰华挤到石灰里去,我怀疑他有时候是故意的,因为他与我同村,妒忌我的成绩比他好,因此常常欺负我。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出远门——虽然隘口离我家只有十五里。生活艰苦没有什么,咬咬牙就过去了,只要考出好成绩就行了,我不跟他计较,只默默地在心里较劲。但有时候会发生一些让你无法应付的事,让你万分着急又无可奈何。

   第一天上午考语文,这虽然不是我最拿手的强项,但那天仿佛有神助,我做得相当顺手,两个半小时的考试时间,我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完成了全部试卷,尤其作文写得如意,那印有红色方格的一张老大老长的稿纸全部写满了,足足有一千字,远远超过了规定的八百字篇幅。那位监考的洪老师,来自二郎中学,脸上有一道长疤,他看了我的试卷后,曾对我报以赞许的微笑,这增添了我的信心。我将试卷仔细检查了两遍,还没有到交卷时间。这时我翻开试卷的最后一页,发现也是一张印有红色方格的稿纸,顶头有一行字“副卷撕下作废”。我想,这是副卷,可以撕下来的,不是可以作废吗?我实在是平生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稿纸,于是产生了强烈的想拥有这稿纸的冲动。也没有征得监考老师的同意,就悄悄撕下这张稿纸,小心翼翼地对折好装进了口袋。中午吃饭时候,我拿出这张漂亮的稿纸给同学们看,那位一贯喜欢小题大做的朱杰华同学,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大声说:“你完了!你看,副卷撕下作废,说明你的语文试卷整个要作废了!你不要考了,干脆回家吧!”我争辩说:“是讲这一张纸撕下作废,不是整个试卷作废!”当我得知所有同学都没有撕下副卷后,我不仅后悔而且恐惧了。幸好班主任朱任中先生及时制止了朱杰华的喧哗,说没事的,我去帮你说说。中午趁同学们午睡之际,我写了一封很恳切的信,是给监考的洪老师的,说了很多后悔与感激的话,将那张惹事的稿纸装在信封里,开考前十分钟扔进考场,期望洪老师能够看到。还果然有作用,下午考理化时,洪老师安慰我说:“你好好考试,我看到了你的信。”但他并没有说试卷会不会有问题。

   下午考试又非常顺利,也就忘记了撕下副卷的事。第二天考数学和政治,也是出奇的顺利,尤其数学,我是整个考区第一个交卷,而且几乎全对,洪老师又对我微笑赞许,并竖起了大拇指。考试顺利结束了,我们返回了各自的家乡。很不幸,那位朱杰华跟我住一个村子,他父亲是生产队长,在隘口有亲戚,他没有考完试就回家,而是在外面玩了几天,当他第三天从外地回家时,一路大声宣布了我的错误。说:“吴振华真可惜了,他撕下了副卷,整个语文试卷作废了,我跟朱湾中学的朱校长一起亲自看到他的语文试卷被拿出来作废了,有七十多分,实在在可惜了!要不然肯定能够考取中专,现在高中都可能考不取了。可惜!可惜!”一面煞有介事的说,一面惋惜的摇头。他从很远的田畈上见人就说,当时正在薅草的村民们都耸起耳朵听朱杰华说话,有的叹息,有的发出嗤嗤的微笑,也有的很快意。很不幸,我的父亲也在其中,他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扔掉联耙,怒气冲冲跑回家,质问我:“你为什么撕下副卷?!朱杰华说你的语文试卷作废了!”“啊?我————”我非常害怕父亲,他发怒打人没轻没重,我犯下这样的重大错误,肯定要挨一顿猛揍。果然,父亲扑上来,抓住我的头发狠命要往墙上撞。弟妹们惊慌失措去喊母亲,邻居也都来解救,纷纷指责父亲没有将事情弄清楚就乱打孩子。幸好母亲来得及时,我才没有受更大的伤害。父亲怒气未消的重复了朱杰华的话,说我这样不争气打死都应该。我躲在屋角里有口难辩,突然说:“前天才考完试,他朱杰华怎么能够看到试卷?你怎么不去问问他考了多少分呢?”大家都说是,隐娘娘说:“安佬(父亲小名),那朱杰华喜欢撒谎,他的话十句没一句是真的,你应该先到学校里去问问清楚,再打孩子不迟!”众人都赞同,父亲这才停住手,母亲很惶惑的问我:“儿,那副卷是什么东西?那么重要吗?”又转身对父亲说:“你现在就去北浴走一趟,问问朱任中老师。——大不了不念那个中专了,你怎么能对孩子下毒手呢?!”众人七嘴八舌指责父亲,并劝他赶快去找朱老师确认这个消息。父亲也没有多想,就奔十几里外的北浴去了。

   晚上,父亲悄悄回到家里,脸色平和了一些。母亲急忙问:“怎么样?”父亲说:“朱老师说了,试卷密封起来了,不是谁能看到的,根本没有阅卷,更没有七十分试卷作废的的事。是朱杰华撒谎。但是——”父亲还是沉重的摇了一下头说:“朱老师说难讲,撕下副卷还是很危险的事,他们已经向上反映了,也将撕下的副卷交上去了,要等阅卷之后才能知道结果。”这样,虽然证明了朱杰华的话不可信,但是撕下副卷试卷可能作废的阴影还是笼罩在我的头上,也笼罩在全家人的头上。

相信朱杰华的还大有人在。只要一见到我,他们就会问我这样一些很刺痛我心的问题:

“副卷是什么东西呀?你怎么能乱撕下呢?”

“听说你撕了副卷,作废了,是吗?”

“你要是不撕副卷,该考上中专了吧?”

“你真有本事,敢撕下副卷,你现在后悔了吧?”

或者以我为反面教材教育他们的孩子,这样说:“你们听好了,千万别像某某某那样学会撕副卷,考取中专也要作废的!”说完大家一片哗然。

我深感自己犯下了众人难以饶恕的大错,每天只能低头从众人面前像小偷一样飞快的走过去,为了尽量躲开他们的视线,总是很早到山上去砍柴,很晚才回家。每天以泪洗面,万分后悔当初的举动,惹下这样的大祸,所有人都不原谅我,甚至毫不客气当面挖苦嘲弄我。有时,父亲叫我去挑粪桶,我当时身高只有一米三六,说挑不动,父亲就说:“你为什么会撕副卷?”跟弟妹们闹矛盾了,他们也说:“你就会撕副卷!”一张副卷,真让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又无可告语,那心里的痛苦实在太深了。有时候也这样恨恨的想:“朱杰华,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呢?还不如一死了之,但是死又能解决问题么?——为什么要死呢?母亲说了,大不了不读书就是了!”

这样痛苦的煎熬持续了半个多月。大约是月半(七月十五)前后,一天晚上大概有七点多吧,我挑着一旦柴禾,步着月光回家,那月亮太圆太亮,我和好朋友傻哥(也是经常被人取笑嘲弄的对象)就一起坐在白沙岭望月闲聊,都不想回家,看着山谷里炊烟已经停歇了,大家都在道场上端着碗吃夜饭吧。我说:“傻哥,我们再坐会儿吧,等他们吃完饭,我们再悄悄回家,免得被他们嘲笑。你看,月亮真漂亮,据说嫦娥和吴刚住在里面,那里该没有人嘲笑人吧。”这时,突然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喊我的名字,原来是父亲!他怎么来了?难道又出什么事啦?我顿时紧张起来。只听父亲很柔和地说:“你今后,要给妈妈多砍柴。”父亲从不来接我的柴禾,这是第一次。我说:“妈妈怎么啦?”父亲说:“没什么,你考取中专了,下半年要去城里读书,所以暑假要多砍柴。”“你说什么?我考取了中专?不是副卷撕下作废了吗?”“没有,今天你大父(母亲的姐夫,时任大队书记),在公社开会,得知你考了303分,全区第三名,稳取中专。”我的天!不白之冤一朝洗雪。朱杰华的谎言终于破产。我看那些曾经嘲弄我的人现在怎么说?我问:“朱杰华考了多少分?”“他只考了60多分。”“你说的哪一门?”“总分才62分!”哦,我终于明白他造谣的原因了,原来他考得这样差。

当我们进入村口时,从各家屋里走出很多人,都以羡慕的眼光看着我,指着他们的孩子说:“你们要向华佬学习,考取了中专,还这样麻利(方言,勤奋的意思)砍柴。”从此,我受到了全村人的尊敬,成为孩子们学习的榜样。而那位朱杰华则受到全村人的指责,于是传出了朱杰华许多造谣生事的故事,有的说他喜欢偷东西,又喜欢撒谎;有的说他太非常(方言,做事出格),小时候就不听大人言,把手都烧成爪子了(他五岁时,在麦草火堆中烧土豆,用手从火里取土豆,将双手烧流掉了,成为爪子手,只有两根指头能伸直),现在还贼心不改;有人说他喜欢吹牛,说做的一个梦七日七夜讲不完。诸如此类,总之,在这个还没有人考取中专的小山村,我算是破了天荒。而那朱杰华则从此销声匿迹了。

三十多年后,当我再见到朱杰华时,他已经花白了头发,显得非常苍老萧瑟。他抬起满是皱纹的脸,很不好意思地说:“老同学,我当年真不该编造谎言伤害你,请你原谅。对不起!”然后凄然一笑。我说:“嗬,都过去了,没什么。你也不要太自责,年轻时候谁都会做一些错事啊。”我问他现在的境况,他说他常年在建筑工地帮人家开压水机,每月四千多块钱,找了一个腿有残疾的女人,生了一男一女,生活还可以,打算过几年等孩子大些将旧瓦房改造成两层楼房。

这就是“副卷撕下作废”的故事,对我来说是一段难以忘怀的遭遇。人世沧桑,经历之后,其实也没有什么。有时我想,要真的试卷作废了,我现在该是不是也像朱杰华一样呢?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