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冬天的乡愁 朱 亚 夫  

2016-02-25 10:00:19|  分类: 文学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冬天的乡愁

真正有乡愁的人,并不分春夏秋冬,却总以冬天为甚。这也许正应了那句老话,熬过寒冬的人,倍觉太阳的温暖。

每到清晨,屋场前田垅对面的水井旁边就围满了前来挑水的人。一个个叽叽喳喳,男的女的安睡了一夜,早起的都浑身是力气。不仅要挑得起满满的一担水,一口气走过近里路的田垅小道,还得登上屋场门口稻场坝下的二十多级台阶,再过大门拐弄堂进到自家灶间的水缸旁边,而且还要能利索地把五十多斤一桶水从水井里提上来,并不很容易。水井直径至少有一米五,以便连桶带把两尺多高的木桶能在井里任意翻转盛水。井底铺上一层厚厚的鹅卵石,以防打水时泥沙泛起。井壁四周全用上好的青石围砌,既便于山根地层的水源源渗入,又能让丈深的水井人一样的呼吸透气,这水便在井里活着,饮用起来倍觉可口养人。井面全用大块平石铺牢,周边稍微外斜,以防雨水和尘沙从井面上淌入井中。井台靠山根的一面,是一条弯弯的排水沟,既挡冻土下滑,又便山水出口。这口井到底有多大年纪了,全屋场一百多人,多少年了,谁也说不清。大家都只晓得,反正自己一出生就有了这口井。但是每到冬天的早晨,越是天寒地冻,这井里冒出的满团热气越是温馨弥漫。漫不经心候着挑水的男女,这会便总是免不了要热议一番。我记忆最深的那一次结论是,不是薛仁贵征西那时候,就是罗通扫北那会儿。至于什么理由,反正谁都是在云里雾里,尽图个一大早嘴上热闹心里乐呵就行。

屋场的东边是一条外出的小道,路口矗立着两棵百年古枫。挨着两棵树周围,密密麻麻搭满了各家的牛草棚。牛在草棚底下仰头可啃草料,卧地可晒太阳。鸡刨瘪谷,猪拱树根,狗撵兔子,一样样各有所欢,各不相扰。棚上草垛里满是麻雀,觅食盘巢,都忙着生儿育女。红叶飘尽的枫树上,斗大的喜鹊窝一个一个尽往高处搭,俨然是许多大家庭构成的一个大屋场。天空中展翅翱翔的老鹰,几乎常常可以让人对视它犀利的目光。一旦它猝不及防俯冲而下时,那一准不是野兔就是黄鼠狼,或者谁家落单的鸡,被飞叼而去。而那些围坐在树底下有了些年纪的七姑八婶,一个个全不在意,照常拉扯着她们永远没完没了的家常,有一针没一一线地拆破补旧。太阳暖暖地晒着,小路一直伸向远方。她们唯一要留心的是日影的悄悄移动,什么时候小孩要放学了,什么时候队里要收工了。灶膛里红芋烧熟了,灶台上的青菜萝卜随手就可以下锅。她们一个个,永远都是天塌下来还得先瞧上三瞧的好性子,仿佛真的变成了过来佛。而那其中,曾经就有过我的母亲。

哺育过我童年和少年的那口水井,守望过我长大成人的那两棵枫树,几十年了,可否依然?冬天又来了,而且今年的冬天,历史上少见的绵阴密雨。如今的所谓城里人,一个个见面都情不自禁地喊着好冷。而我却仍然温暖在故乡那井口里冒出的满团热气里,温暖在那两棵阳光照耀的古枫下。难道这就叫乡愁?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