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民事上诉状  

2016-02-01 15:55:13|  分类: 县志官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宿松县志勘误拾遗《民事上诉状》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重审被告):廖理南,男,1960年3月2日出生,汉族,宿松县地方志办公室职工,户籍地:宿松县孚玉镇民主东路211-1-11号,住宿松县孚玉镇龙鑫商城A1-602室,身份证号码:34082619600*0*00*9。

       被上诉人(重审原告):廖道安,男,1948年9月13日出生,汉族,宿松县政协退休职工,户籍地:宿松县孚玉镇人民中路104-33号,住宿松县孚玉镇沙塘街23号,身份证号码:34082619480*1*00*5。

        上诉人因“名誉权纠纷”一案,不服宿松县人民法院(2015)松民一重初字第00001号民事判决,现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1、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宿松县人民法院(2015)松民一重初字第00001号民事判决,查清事实后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民事责任;2、一、二审诉讼费全部由被上诉人承担。

       上诉理由:

        一、重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认定事实错误。

       1、重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

       重审判决“经审理查明(重判P12顺3、4行):在宿松二轮志书编修过程中,廖道安与廖理南对志书编修和志办管理工作产生分歧(重判P12顺18、19行)。”产生了哪些分歧?产生分歧后是否上诉人就扼造事实侮辱或者诽谤了被上诉人?重判决没有表述也没有查清任何一件事。

       重判经审理查明的事实行文表述不足4面,竟有长达两面多的篇幅一段到底(重判P12倒1行至P15倒17行)是“廖道安提出,《宿松县志勘误拾遗》书中有许多丑化,侮辱其人格以及捏造事实诽谤其依据主要体现在:……(重判P12倒1、P13顺1 )”。撇开该判语的语言毛病不说,法院查明的事实理应是根据庭审各方举证、质证的证据材料,然后去伪存真地认定案件事实,法院这种草率地根据“廖道安提出”的杂乱无章、繁杂冗长的涉诉作品中斩头去尾、断章取义的文字就可作为案件认定的事实?

        2、重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重审判决“另查明:案件审理过程中,廖道安除举证证明《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揭穿廖道安等因私利抢成团者精心炮制我‘私刻公章’谣言且群发短信对我攻击的事实真相》一文分别载于http://blog.sina.com.cn/lin888(廖理南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761071330(宿松县志堪误拾遗的博客)……”

       事实上,廖理南的博客中根本就没有涉诉作品《宿松县志勘误拾遗》的任何内容,这一彻底错误的事实认定,直接导致判决结果的错误(判决第二项)。

        二、重审判决程序严重违法

        1、重判对被告的证据5未作评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规定:“审判人员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第七十九条第一款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裁判文书中阐明证据是否采纳的理由”。

       重审判决对证据的认定是这样表述的:“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审核认证如下:……(二)廖理南所举证据1-4,其真实性,原告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能否达到被告证明目的,应结合其他事实与法律分析。证据5应根据廖道安起诉与被告答辩相关内容以及原、被告其他证据综合分析能否达到其证明目的”(重判P11倒5行至P12顺1、2行)。

       重判决前面讲到要对被告的证据5进行综合分析,然而其后的所有判决主文不但未见到综合分析的任何内容,而且对于证据5是否采信,有无证明力只字未提。

       对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很显然,重审对于庭审部分证据的审核,采信程序严重违法。

        2、超越被上诉人(重审原告)的诉讼请求审理本案。

        被上诉人诉状中仅称上诉人对其进行了名誉侵权,庭审时也没有谈及上诉人以外任何其他人对其名誉侵权,而重判却引用沈巧枝、吴有国、范阳、杨柳等人文章中的语言文字,并以此证明上诉人侵犯了被上诉人的名誉权。这种超越审理权限的做法实在让上诉人匪夷所思。

        三、重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1、重判违背了最高法院审理名誉权案件的司法解释精神。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七明确界定:“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八明确规定:

    “因撰写、发表批评文章引起的名誉权纠纷,人民法院应根据不同情况处理:

       文章反映的问题基本真实,没有侮辱他人人格的内容的,不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文章反映的问题虽基本属实,但有侮辱他人人格的内容,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文章的基本内容失实,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从解答七、八可以清楚地看出,构成名誉权侵害必须具备侵权责任的四个构成要件,其中首要的是名誉被损害的事实。庭审中,被上诉人未举出名誉受损害的任何证据,实际上也未受任何损害,重判认为上诉人侵害了被上诉人的名誉权系典型的适用法律错误。

        2、重判要求“被告廖理南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廖道安精神抚慰金100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22条明确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从以上法律精神可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的前提条件是“严重精神损害”。被上诉人几轮庭审,连轻度精神损害的证据都未提交,实际上也未受任何损害,重判却要求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是对法律的滥用,显属适用法律错误。

        综上所述,重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程序严重违法、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全部上诉请求。

        此致

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廖理南

                           二O一六年元月三十日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