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再审申请书  

2016-12-26 20:19:37|  分类: 县志官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二审上诉人):廖理南,男,1960年3月2日出生,汉族,宿松县地方志办公室职工,户籍地:宿松县孚玉镇民主东路211-1-11号,身份证号码:340826196003020019。

    被申请人(二审被上诉人):廖道安,男,1948年9月13日出生,汉族,宿松县政协机关退休职工,户籍地:宿松县孚玉镇人民中路104-33号,经常居住地:宿松县孚玉镇沙塘街23号,身份证号码:340826194809130015。

    申请人因“名誉权纠纷”一案,不服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皖08民终615号民事判决,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二)、(三)、(六)、(十一)项之规定,向贵院申请再审。

    再审请求:1、依法撤销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皖08民终615号民事判决书;2、依法撤销宿松县人民法院(2015)松民一重初字第00001号民事判决书,3、依法改判再审申请人不承担侵犯名誉权责任;4、一、二审诉讼费由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二审法院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1、侵权事实无证据证明。

    一审重判本院经审理查明“在宿松二轮志书编修过程中,廖道安与廖理南对志书编修和志办管理工作产生分歧”。产生了哪些分歧?是否产生分歧后申请人就捏造事实侮辱或者诽谤了被申请人?重判没有表述也没有查清任何一件事,而是断章取义、大篇幅地摘取申请人编著的涉诉书籍《宿松县志勘误拾遗》中的文字,斩头去尾、用文章中的只言片语认定申请人侵犯了被申请人的名誉权。

    二审判决书,除生搬硬套抄袭一审重判文书内容外,仅用了一句话对事实认定作了草率总结“本院二审认定的其他事实与一审一致。”,这于法于理于事都是讲不过去的。

    2、精神损害无任何证据证明。

    本起名誉权纠纷案件,从被申请人起诉开始,经历了一审、申请人上诉、中院发回重审、申请人再次上诉四轮庭审,被申请人从未提交过受到精神损害的任何证据,中院凭什么说“给廖道安造成了精神损害”?

    二、一审认证程序违法,二审不予纠正。

    重审申请人证据5是刘文彬、钟正德两个证人出庭作证,证明涉诉《宿松县志勘误拾遗》一书中没有侮辱、捏造、诽谤被申请人的内容,该书的内容都是真实的。

    对证人证言是否采信,一审法院是这样表述的:“证据5应根据廖道安起诉与被告答辩相关内容以及原、被告其他证据综合分析能否达到其证明目的”。这样表述后,再也没有对证人证言作出任何评析,也没有说明是否采信,更没有阐明是否采信的任何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九条第一款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裁判文书中阐明证据是

否采纳的理由”。第六十四条规定:“审判人员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理由和结果。”

    重审判决对照最高院的规定,显然认证程序违法。白纸黑字红章的判决书就摆在面前,二审不但不予纠正,却罔顾事实,掩饰错误,硬说“原判已经对刘文彬、钟正德的证言进行了认证,程序合法”。

    三、重判适用法律错误

    1、重判违背了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名誉权案件的司法解释精神。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七明确界定:“是否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责任,应当根据受害人确有名誉被损害的事实、行为人行为违法、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来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八明确规定:“因撰写、发表批评文章引起的名誉权纠纷,人民法院应根据不同情况处理:

    文章反映的问题基本真实,没有侮辱他人人格的内容的,不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文章反映的问题虽基本属实,但有侮辱他人人格的内容,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文章的基本内容失实,使他人名誉受到损害的,应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

    从解答七、八可以清楚地看出,构成名誉权侵害必须具备侵权责任的四个构成要件,其中首要的是名誉被损害的事实。本起名誉权纠纷案件,历经四轮庭审,被申请人从未举出任何名誉受损害的证据,实际上也未受到任何损害,重判认为申请人侵害了被申请人的名誉权,系适用法律错误。

     2、重判判决申请人赔偿被申请人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22条规定:“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从以上法律精神可知,获得精神损害赔偿的前提条件是“严重精神损害”。被申请人连轻度的精神损害都未构成,重判却判决申请人赔偿被申请人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是对法律的滥用,显属适用法律错误。

     四、重审判决故意对申请人进行污赖。

    重判P7第9-11行“父亲对不能产生精子的儿子只能帮助廖道安请医生治病,不能不管他人之病而自己来为他代劳”一句中“廖道安”是法院加上去的。涉诉书籍《宿松县去勘误拾遗》P85第12-14行原文是:“我曾经在业务会上讲过这样一个笑话,父亲对不能产生精子的儿子只能帮助他请医生治病,不能不管他之病而自己来为他‘代劳’!”法院易“他”为“廖道安”,人为地将泛指变为特指。其目的和用心是什么?

    重判P15第一段末“廖道安蓄意陷害廖理南私刻公章、背着廖理南分福利分公款做假帐有经济犯罪之嫌……”一句

是法院故意栽害我的。涉诉书籍《宿松县志勘误拾遗》P108页《他们私分公款竟至把我正当名分的钱也吞啦》一文的第一段倒数三行是这样写的:“县志办他们背着我有套用公款、虚报冒领、虚假发票等经济违规之嫌。”本来这事与廖道安不相干,我在文章中明确指出的是“县志办”,法院却硬是要易“县志办”为“廖道安”,并以此作为我侵犯了廖道安名誉权的事实依据,这种做法,显然违背天理道德良知。

    五、超出诉讼请求审理本案

    被申请人的起诉状,仅起诉我一人对其名誉侵权,重判却罗列沈巧枝、吴有国、范阳、杨柳等人作品中的片言只语,并以此认定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侵权了,这种做法超出了被申请人的诉讼请求。

    综上所述,一审重判认定事实不清,认定事实错误,认证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而二审针对一审判决存在的这些硬伤,竟然作出维持原判的判决!在公众心目中,法律文书,特别是法院的判决书是庄重、严肃和神圣的,哪有判决歪曲事实的道理?基于以上意见,申请人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03条、205条、200条第(二)、(三)、(六)、(十一)项之规定,依法申请再审。

    此致

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廖理南

2016年12月26日


    廖理南注:廖道安诉我名誉侵权官司虽然法院作践了良知、道义、法律,于我有些不公,但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我原想也就算了。但廖道安不知趣,安庆市法院的终审判决下达后,他因为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于是,再次到县委、政府、纪委、组织部、文化局、县直工委等众多单位或部门重炒剩饭地告我的状。说我“贪污”“凌驾于组织之上”“目无组织领导”“出书赚钱”等等,要求相关部门对我进行处理。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或单位理睬他,我当然更没有把他放到心上。由于这样,廖道安恼羞成怒,曾在有关部门负责人面前放狠话:“你们要是不处分廖理南,我将找中宣部L部长去。”“我会不放过你们。”2004年他状告我“装病”“癌症是假的。”曾跟省某部门领导吵嘴。说来好笑,今年前些时候,宿松廖氏在修家谱,几个族长上门我家,商量主编等事情。我真诚地跟他们说:“你们可以去找道安叔做这事。一,他辈份比我长,二,他退休有空闲。我自己仍然在岗,再说,我手中《宿松古今纵览》拟出10辑,目前只完成了两辑。至于他语句不通等方面的事,一宗家谱不像一部县志,有点问题,我不会再去讲什么的。”但族长们与他联系时,他只是反复强调“千万不能让理南姥搞。”说真的,我很同情他,我也很理解他,不容易,可怜呵。

    对这种可怜之人,我本不想多花半点心思。但考虑到他的没有节制,我也就把这个官司拎起来抖抖。于是,才又有了这篇《再审申请书》及其后面的依法维权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