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庭审记录漏记的被告发言的相关内容  

2015-10-21 08:32:14|  分类: 县志官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庭审记录漏记的被告发言的相关内容

 

    一、我的代理人在质疑原告讲我在《宿松县志勘误拾遗》(以下简称《拾遗》)书的145页倒17行不该诽谤他“这个白字先生、病句先生、法盲先生……”时,让我就此质证。我坦然说:“我讲原告是‘白字先生、病句先生、法盲先生’”是有事实根据的。该书145页倒5行原告匿名群发的短信中“悲劣作为已严重损害宿松党员行像”一句话中两个错字,确实“卑劣”,真没“形象”。这即是铁证。再看他状告我的《民事起诉状》中“数以千记的机关”,“计”错了呀!刚才在庭上交的一份材料中,抄《拾遗》书74页20行“试披露些许廖道安的阴谋诡计”竟把“披”写成了“批”!这些小学生也不会写错的字,他却经常出错,我恭维他是“白字先生”,抬举了他!

原告在改石兵先生《城市建设》章志稿时,竟然写出“新修的孚玉西路拔地而起”这样让人咤异的句子。

原告讲,我这是“诽谤”他。其实,是他不懂“诽谤”的意思。所谓“诽谤”,就是无中生有,说人坏话,毁人名誉。他的白字、病句是我无中生有吗?

他起诉避而不谈被告的所谓违法事实,只是一味罗列被告文章中被告对某些事实的看法、认识方面的词语。

(法官没让我继续展开讲)

二、我的代理人在质证原告讲我在《拾遗》书的83页二节10行“在单位与不少人关系很僵,领导想保证自己单位和谐稳定,存心把他糊弄出去”,这是“诽谤”他。我说:原告在政协,彭骏、汪柏森、吴秀林(已故)、陈宜春、刘俊伟等不少人与他不和,有人甚至与他打过架。这些,我无中生有得了吗?我写文章、出书时,没想到会引惹官司,我的书2000册,有的直接到了上面这些人的手中,如果我在书中所言不真实,能站得住脚吗?再说,原告的诉状中,从来没指出过我写进文章中的材料失实,更有当年参加县志工作的多位同仁的证人证言说明、佐证了我文章中材料的真实性!原告知识浅陋,法律理论溃乏,是显而易见的。

三、原告从来不敢让法官查清他罗列词语的语言背景,只是反复强调他列举的词语对他名誉侵权了。世界上有这等怪事吗?像《拾遗》81页中,我记的事情中,就有原告追打我和他与他女儿闹、骂会场之事。他向来只许自己胡作非为,而不许他人有丝毫忤逆他的言行。刚才法庭上他不许我们质证,即可见一斑。

被告认为,法律审判只是以事实为依据,而不会去以某人对某件事实的认识、看法、评说为依据。区分事实与观点,这正为法界所关注。

四、2003~2004年,县政府先后聘请了包括主编在内的8人参与二轮县志编修,在参与《拾遗》撰稿、出书的60多人中,即有当年县政府聘请的“包括主编在内的8人”中除主编外的另外7人!曾一起同事的人,对主编群起而“攻”之!真亏了主编有脸来挑起这臭事对簿公堂。

五、原告十分忌恨《拾遗》书中143页《捣鬼有术……》一文。其实,该文中所记事实,全是他越权越位越时惹起来的。他本来只是由县政府2003年6月聘来县志办主修县志,而他却管起县志办2001年与县志工作无关的事——他并且不清楚的事。惹事生非了,还不许别人还原事情的真实面目。

六、《拾遗》103页倒9行“这中间,是否有套起公款私分之嫌?!”这句话,本是杨柳在《宿松县地方志办公室,古今中外第一室!》一文中讲县志办的一句话,原告却将它强行套在我的头上不说,而且还认为这是我侵犯了他的名誉权。由此也足见他越权越位的霸道行径!这里我可以负责任地讲,杨柳文章中所有反映的事实是真实的。今年3月12日检察院已查封了县志办的帐务,到目前为止,检察院仍在对县志办的经济问题进行了侦查!

七、原告讲,他的女儿到县志办任临时工,是经县领导同意的。这与我侵犯了他名誉权相干吗?他女儿靠他卖力得以到县志办打工,我是很可怜和同情的。一般人家孩子或读硕、读博,或为官、当老板,而原告的孩子,靠老子出苦力庇护才得以谋一份差事,我是很寒心的。当年有人对此有意见,我还为此做过不少劝说工作。

八、我在《拾遗》一书的《前言》中讲到了我们出书的目的是为了对子孙负责,对人民负责,对工作负责,对事实负责,我们没有侵犯原告名誉权的故意,事实上我们也没有侵犯原告的名誉权。我与原告之争,纯粹是工作之争,学术之争,不同意见之争,不同观点之争。本人所有文章没有无中生有,没有捏造事实,纵使是有少量词语较为尖刻,仍是谈工作行为、现象,根本不涉及所谓名誉权问题。

(由于本人仍在癌症养病恢复期,有些心烦气躁,亦由于理直气壮吧,所以庭审发言时声音大、节奏快,故致书记员难以记录,出现漏记可以理解,这里虽作了扼要的补记,仍落下不少内容没写上。)

(建议法官在判决书中摘记庭审时公开宣读过的沈巧枝等五人的证人证言内容,庭审记录及这里均没记。)

 

 

廖理南

2015年10月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