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心中的那朵兰花 吴风华  

2014-02-20 16:22:31|  分类: 文学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中的那朵兰花

                

作者:吴风华

我没有独爱兰的嗜好,只因侄子从皖南深涧挖来一株送我,正好家中闲盆待闺,我如法炮制栽种一番。这些年来,倒增添了我养兰花的情致。

说起兰花,据说以川兰为贵。三峡高山是深藏兰花的。

去年夏季,我终于去了趟三峡。从重庆忠县至湖北宜昌,山水连绵800公里,风光旖旎,山峰重峦叠嶂、悬崖峭壁,山水弯弯融为一体,数不清的枝条抽成一片绿的海洋,跌宕起伏,满眼是碧水和苍翠欲滴的茂密森林。人坐在船上,两旁山雾迷蒙,耳边风涛阵阵,心神清静,空灵迷茫中,仿佛踏入一幅山水交融的绿色画卷。当地居民说,三峡地区地理位置独特,兰科植物分布类型齐全,物种资源丰富,是我国华中地区兰科植物的集中产地,很多的类型的兰科植物,都深藏在三峡两旁的高山深涧之中,具有重要的观赏、药用、科研、文化和生态价值。这些小小的兰花啊,清芳自足,甘当隐士,甘于淡漠,无论贫瘠,无论富饶,在苍茫的山雾里傲然挺立了一年又一年,该是何等的崇高境界。孔子曾曰:“芷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为穷困而改节”。郑板桥在《兰》中说:“此是幽贞一种花,不求闻达只烟霞 ”。这都表达出古文人墨客对兰花淡泊明志、孤芳自傲品行的高度赞扬。
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一路高山流水之行,在三峡边,或在山巅之上,竟然有不少零散的村落,那些居民如何生活呢?导游告诉我们,在高山的纵深处,有零落的村庄点线相连,当地居民主要饮用山泉,喜欢喝早茶,靠天然的山货和打渔为生,子女寄宿在学校,祖祖辈辈就这样繁衍生息,过着与世无争的宁静生活。长江三峡截流后,三峡支流平面高出峡底100余米,造成大量村庄、镇甚至县城的迁移。刻骨铭心的是当时百万移民外省的一处感人场景:大人、小孩、老人、妇女带着家什、器具,在船开动之前,男人箭步上山取来山土,小心翼翼包好,放在箱底,然后跪在船头,面对生生息息的高山峡水叩拜,嚎啕大哭,心如刀绞,像是永久的诀别。此时此刻,我仿佛看见一株株兰花的香魂,愁了山,愁了水,曾经憧憬的梦幻,夹带着离愁被风一点一滴地揉碎,依附着千年的三峡水之魂,承载着历史的沧桑,飘向未知的天际...... 少许老人,像明代陈汝言描述的《兰》中“雨露失天时,根株离本乡”,经受不住长途的颠沛流离和思乡之痛,到达目的地后一病不起;有些老人,心情逐步平静下来,但郁郁寡欢,无法忘记灵魂深处的那山那水那人;而年轻人适应较快,在新的土壤修整好心情,扎好根基,沐浴当地政府的雨露,焕发出兰花一般的清香。

其实,无所谓繁盛,无所谓衰逝;无所谓集聚,亦无所谓离别。领略山水也好,赏阅兰花也罢,犹如赏阅生命本身。我与川兰心灵的对话中,在无限轮回的山水里,恍惚越过数千年,仿佛翻越千山万水,挥洒三峡多少风情,藏在花间的心事,写满深情的花语,无不是诠释用达观、平和的心境去面对风雨。

兰槐之根是为芷,白芷象征人民百姓。“幽兰香风远,蕙草流芳根“,正如三峡人民志存高远的操守。
回程看看我阳台的兰花,虽然从江南移栽于江北,比不过川兰华贵,依然四季常青,风度翩然,幽艳吐芳。而我心中的那朵兰花,却永远葱绿绽放,香气四溢。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