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诗意·哲理·真情 贺东久和他的诗与歌  

2014-01-28 18:25:06|  分类: 人物人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意·哲理·真情
贺东久和他的诗与歌(图)

http://www.hf365.com 2006年3月26日 22:37 江淮晨报

贺东久是总政歌舞团创作员、一级编剧。从1969年参军,作为军人的贺东久以诗歌创作名扬军内外。他写了1000多首诗,出版了6部诗集;创作了500多首歌词,获得大大小小的奖项70多次。评论家认为他的作品“一半是火,一半是水,”兼有威猛和柔媚的风格,而贺东久自己则作了诗化的诠释:“握刀剑而狂歌,捧玫瑰而低吟”,认为是其中的诗意、哲理和真情成就了他的今天。

知道贺东久是因为《中国,中国,鲜红的太阳永不落》、《莫愁啊,莫愁》、《眷恋》这些脍炙人口的歌曲,当这位著名词作家操着一口宿松普通话坐到我们面前,三言两语地用诗一般“凝练”的语言介绍完他的“光荣历史”时,我们一下子就从他身上找到了“诗人”的感觉。就在那简短的自我介绍中,贺东久还自我爆了个“猛料”:呵呵,乔羽说我的诗比词写得好,爱情诗比普通诗写得好!

大气磅礴一诗人

贺东久是安徽宿松人,小时候在家乡放牛的时候就想当诗人。他9岁读《三国演义》,背《前出师表》、《后出师表》等古文及唐诗宋词,常常能过目成诵。凭着出色的记忆力,贺东久装了满脑子的古典诗词,便也尝试着写起诗来。17岁参军后,贺东久又对现代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到图书馆借来大量的诗集,拿回来整本整本地抄,然后摹仿着写。在经历了一次次苦涩的退稿后,终于有一天,他的诗作发表了,贺东久成了部队小有名气的诗人,他曾写过一首《自豪吧士兵》的小诗,很多战士抄下来带在身上,后来就成了一些牺牲战士怀中的遗物。

1978年,全国开展了一个征集新国歌的活动,正在部队担任文书的贺东久被抽调参加一个创作新国歌的写作组,贺东久写出了那首著名的《中国,中国,鲜红的太阳永不落》,虽然最终没有被定为国歌,但那首气势豪迈、振奋昂扬的歌曲唱出了时代的最强音,后来被很多重要的会议、活动选作开场歌曲。贺东久也因为这首歌名扬天下。

贺东久是写作大情大爱的高手,他的这类作品角度别致,构思奇巧,不仅让人感到作者深厚的功力,也体现了一个词作家的良知与责任感。在歌曲《眷恋》中,他这样赞美祖国:“描绣你的模样,/不知该用什么丝线,/红色太淡,/绿色太浅,/金黄色也不够鲜艳;/挑遍人间所有的色彩,/也绣不出你的容颜。/为什么我的心常常颤抖,/三百六十轮太阳在飞旋;/为什么我的眼睛饱含泪水,/九百六十万热土铺满眷恋。//赞美你的形象,/不知该用什么语言,/伟大太轻,/崇高太矮,/圣洁也不够全面;/查遍人间所有的词典,/也写不出一首诗篇。/为什么我的心常常颤抖,/三百六十轮太阳在飞旋;/为什么我的眼睛饱含泪水,/九百六十万热土铺满眷恋。”

在贺东久的创作中,已很难分出哪首是诗,哪首是歌,就像那首众人熟知的《莫愁啊,莫愁》,本身就是一首情诗。贺东久把他对生活的感知和激情统统融入他的诗歌中。

情牵梦绕军人魂

作为一名军旅词作家,贺东久每年都要下部队了解战士们的兴趣和爱好,捕捉他们生活中的诗意。火热的军营生活给了他创作的灵感和激情,在总政歌舞团前年创作演出的大型音乐舞蹈《一个士兵的日记》中,贺东久一个人就写了《芦花白时》、《班务会上》、《军营四季》、《再见吧,班长》、《在和平年代》、《神圣的日子》、《战士和母亲》七首歌曲, 成了当代士兵的“代言人”。

贺东久熟悉军人,坚持不懈地张扬军人所应有的自豪感和无怨无悔的壮美情怀。在他的《边关军魂》中,他这样写道:“人海茫茫,你不会认识我,/我在遥远的路上风雨兼程/霓虹闪闪,你不会发现我,/我在高高的山上戴月披星;/花海柳浪,你不会找到我,我在天上默默地飞,我在水里悄悄地行,/我情牵着你,我梦绕着你,情牵梦绕是那军人魂/路漫漫,我与妈妈最近/山巍巍,我与太阳最亲;/天水间,我与红星最亮/我留给你一个绿色的背影。”

《边关军魂》以内心独白的方式,表达了军人朴实深远的情怀。这首歌是贺东久和他多年的合作伙伴、著名作曲家印青含泪写出的。当时两人是应邀为一部军事题材的12集电视剧创作一首主题歌。贺东久写了几天都没有找到感觉,一天深夜,他的脑海里浮现出军人的形象,“人海茫茫,你不会认识我,我在遥远的路上风雨兼程……”那些好像早就烂熟于心的歌词像泉水般涌出来,贺东久几乎一气呵成地完成了歌词,他激动地敲响了隔壁印青的房门。印青读完歌词也十分激动,拿进房里连夜谱曲,天刚亮印青又敲开了贺东久的门,两个“老军人”激动得边唱边哭……这首曲调悠扬、深情质朴的歌曲完全不同于传统军歌的曲风,后来被音乐界誉为“后战地之声”。

在多年的歌词、诗歌创作道路上,贺东久总是尽量摆脱那种旧模式的羁绊,寻找一种属于当代军人的“魂”。贺东久说他并不反对“雄壮”,但他总想在其中渗进一些温柔的力量,在展现军人丰富的内心世界时,使其形象更显亲切。他把这种追求一直贯穿在自己的创作中,用那种充满空灵的感觉,去观照每一个个性的生命律动,用自己酸甜苦辣的生命体验去填写文字。

真诚坦荡现代人

生活中的贺东久属于那种“朋友来了有好酒”的豪爽之人,他好交朋友,三教九流来的都是客;他好说话儿,歌舞团的姐姐妹妹求他写首歌,一求一个准。前些年合肥市创作市歌,他拉着印青一起写了首《广玉兰之恋》;前年全国人民抗击非典,他二话不说写了首《阳光下》献给可敬的白衣战士。

早就功成名就的贺东久从来没有躲进军营成一统,他用诗人的真诚,词作家的敏锐时时捕捉着生活中的变化,并把自己的感悟融入他的诗歌中,他在《时代节奏》中描写现代人的迷失:“上午买的太空服下午就过时了,下午演唱的西北风晚上就转了调,晚上学会了四步轻轻摇呀摇,半夜又流行霹雳舞大家蹦又眺……”;他在《大雪茄》里感叹生存环境的可怕:“天天抽旱烟的是乡下人,天天抽大雪茄的是城里人,城里人抽雪茄不要钱,工厂的大烟囱天天冒青烟……”

贺东久的这些歌都收入了他刚刚出版的新作《贺东久歌词作品选》中。在北京见到家乡来访的记者,贺东久显得特别高兴,不光透露他的将于5月在合肥举行作品音乐会,还热情地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请大家有空“打扰”他。鲜花盛开的5月,让我们在合肥聆听贺东久的诗与他的歌。

·本报记者 陈晓敏文/摄·

align=center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