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凤凰何以展翅飞——山歌剧《凤凰展翅》创作及获奖始末   殷耀林  

2014-01-10 11:26:34|  分类: 文学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何以展翅飞

 

山歌剧《凤凰展翅》创作及获奖始末

殷耀林

 

为迎接省、地文艺调演,1982年正月,县文化局就召开创作会议,布置任务提要求,力争在70年代 “斗笠”、“针草”、“筛子”等节目几度在省、地舞台炫目之后,有新的节目再次在省、地打响。

创作会议后,县局将我从许岭区站调到县文化馆,同时调到县馆的还有群文阵地上的活跃人士洪毅然。

到文化馆报到后不久,我被抽调到许岭参与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在许岭区委会办公室里,我必须从早到晚与摇把电话厮磨。但是,此项新鲜工作让我了解许多社情。

大约七月中旬,毅然带着他创作的本子到许岭找我给他谱曲。这时,我自己的本子还没有头影呢。八月中旬以后,普查工作密度下降,我得以渐入创作氛围。

那年月,作为中国农村改革的母地,安徽这片热土上,一些敏感人士均能闻到一股新鲜、温馨、蒸蒸日上的气息,均能敞开心扉跃入思想观念和生产力解放的新潮。我想起国外一位文学家的警言:谁能把握时代脉搏,谁就是胜利者。我相信我对此能做正确解读,这绝非叫你去庸俗地赶浪头。对!我要努力用文字和音乐语言映照时代。

何处着手呢?头脑转了一阵子,确定写水岸题材。从毛头小伙时起,我在湖区待了二十多年,湖区的水,湖区的矶,红荷緑柳,沟渠圩堤,老妇额上被絆地根刺绣的沟壑,那遍栽松杉只为百姓的灶膛添几缕火热、为乡间陋舍充几根桁桷的拳拳心意……万千境况,胸海漫溢。但是,不能面面俱到,不能自然主义地抄录现实;要想象,要升华;要写新鲜事物,要充满生机;要践行传统与创新的有机融合。

过些日子,我诌出了个故事:说是湖边一对小夫妻从事河蚌育珠,喜获丰收。在县里召开的群英会上,县长奖给他们俩一部自行车。短剧就呈现小夫妻俩喜气洋洋获奖归来,骑着推着这辆崭新透亮的自行车一路欢歌一路嬉闹的情景。对于这个人工绘制的场面,自我感觉良好。但一天天过去,竟默不出标题。试图从自行车的品牌名儿上找突破口,私下里念了百十遍“永久”也是枉然。我下决心要换个牌子一一“凤凰”!心里一咯噔,名儿来了!此剧标题就叫《凤凰展翅》不是很贴切吗!按传统说法,雄为凤,雌为凰,恰好与剧中人物设置相吻合。此剧的寓意则是:以这对小夫妻为代表的亿万中国农民犹如健美之凤凰,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指引的光辉道路上展翅飞翔。

文字稿三四天成功了,要谱个好曲子绝非易事。寻思多日,认定曲子要一点黄梅戏小腔和皖西南山歌风味,活溜顺畅。白天事儿较杂,只在晚上念呀唱呀记呀,开了几个夜车,第一稿谱好了,随即把小剧的形式定为山歌剧。

国庆节前后,全县演出代表队在柳坪集中排练。打头排的是歌舞《千年龙舟唱新歌》,还有陶演老师谱曲的《橘乡新歌》。都配上了丝弦锣鼓,演员又多,在省电视台小有名气的汪红娟参与伴唱,好不热闹。其后,“凤”剧开排。毅然导演,吴锋演大玲,丁百福演二妹子。编与导商量好,台上唯一的道具是个系着大红花的车龙头。基本动作就是踩脚踏。导演信心满满,演员也很认真。但是,两个人的戏,扭来扭去,场面有点冷清。这时,汪海清等几个同志就公开表达对《凤》剧的“不满情绪”。不过,编、导者对于此剧的“面子”与“底子”仍有把握;坚持排吧。

大约十一月中旬,行署文化局一班人来宿松审看节目。县代表队在影剧院上演一台新节目后,谁料想安庆来的领导和行家独独把《凤》剧拎出来,说它新颖、活泛,意味深长……不久后,我县几个节目到安庆参加调演。各方面对于《凤》剧的评价超出预想。行署文化局的业务人员说,原以为苗头很好的枞阳县的表演唱《姐妹结伴去旅游》亦不能与之竞比。

个把星期后,全省文艺调演在江淮大戏院举行。安庆地区参演节目有《凤》剧、东至的《抢木匠》和桐城的一个小戏。大戏院门口矗立着偌大的海报,《凤》剧排在第一晚第一个!但是,当晚的节目单上,《凤》被安排在第二个演出。我有些懵了,跑到后台找人询问。他说,这是省局领导在演出前两小时决定的。因为第一晚演出,省几大班子领导都要来。省局领导担心省领导第一个节目来不齐,就把《凤凰展翅》调到第二个。演出一个节目后,场地杂音也要好些。嗨,原来如此苦心!

《凤》剧演出时,倒是台上热闹台下静。观众厅内,楼上楼下满满当当两千人,一声小咳都听得显豁。

幕间休演时,工作人员把我找到领导休息厅,介绍给了几位省领导和省市记者。省委副书记兰干亭同志询问我的工作情况和工作感受;在得知我多年来在水利兴修和平整土地工地办战报,统数字,搞宣传的经历后说,难得你在农村工作多年,你对农村的情况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农村的变化很了解。这种生活积累是一笔财富。没有这种积累是写不出好的作品的。他说:“《凤凰展翅》可说是80年代的‘两小戏’,改革开放以后的《打猪草》。”几天后,兰副书记上述谈话内容就刊载在《文化周报》上。

在调演总结颁奖仪式上,文革中曾在‘华农’呆过、时任省文化局长的戴岳同志是《凤》剧的颁奖人。领奖后我打开奖状一看,脑瓜恨不得要开裂。在合肥演出时,不少朋友和行家都说我们在省城舞台上爆了一颗炸弹。省市报纸和《黄梅戏艺术》也相继发表文章为《凤》剧喝彩鼓劲。可眼前,奖状上分明写着“……荣获创作奖、优秀表演奖”。为什么没有“优秀创作奖”呢?该不是撞上了文化界一些老同志指斥的那位把持我省剧坛多年的老手笔吧!

第二天,我和毅然在省委大院见到了唐先田同志,谈到此事。他说这几天较忙,没去看节目。听部里同志说,安庆代表队演出的一个小戏很不错。他说要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怎么回事。

调演结束后,节目组在省电视台演播厅加工排练,准备拍片。该片由省电视台吴文忠同志出任导演。片子拍成播出后,社会反响热烈,还被遴选参与华东六省一市1983年春节优秀电视节目联映。

节目组回县后,临近过年,各奔东西。就在大伙不在意时,一个谜底浮出水面一一《安徽日报》上发表了戏称全省文艺界的“金枝玉叶”评析全省文艺调演上演节目的文章。洋洋万言,却不忘给来自皖西南角落的一纸戏曲作品敲击一番。

天下之大,谁见过“人”!一些菩萨专爱受人贡拜,一些不通庶务者又偏偏不习惯叩首。本性难移吧。  

 

 

 

 

                         2013.9.26.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