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试论白崖寨文化的历史背景、文化内涵及其现实意义 张振华  

2013-10-30 11:48:22|  分类: 观察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20131020日,宿松县委、县政府在合肥安徽出版集团三楼会议厅举行白崖寨文化旅游研讨会。省政协副主席、民建中央常委李修松,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省文化产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叶文成,安徽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总裁王亚非,安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章松等领导以及北京、合肥王列生、聂圣哲等专家、学者应邀出席会议。人民日报、新华社安徽分社,光明日报社、经济日报社、中央电视台、中国旅游报、驻皖记者站,及省级新闻媒体和网络媒体近30名记者参加了研讨会。本文是宿松文物局副研究员张振华先生在研讨会上的发言稿。

 

试论白崖寨文化的历史背景、文化内涵及其现实意义

张振华

    

     被誉为“南国小长城”的白崖寨,位于大别山南麓宿松县趾凤乡境内。白崖寨是一座为保境安民而建的防御性古寨堡。始建于元末,明、清相继维修,其规模之大,在华东地区乃至全国都罕见。因其具有特别重要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于200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宿松是2200年前松兹侯国的故地,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我认为,白崖寨文化是以松兹文化为背景,集寨堡文化、移民文化、氏族文化、建筑文化、生态文化于一体的一种独特的宿松地域文化,是松兹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此,我想从白崖寨文化的历史背景、文化内涵及其现实意义三方面,对其作一个阐述。

一、白崖寨文化产生的历史背景 

白崖寨文化的产生取决于宿松特殊的地理位置。宿松地处长江中下游的交汇处,现在是处于皖、鄂、赣三省交界之处。而在夏、商和西周时期,宿松是处在九州大地的荆、扬二州界,属扬州地域。境内土地肥沃,河流纵横。宿松滨江多湖,现在的龙湖、龙感湖、大官湖、黄湖、泊湖,在那时是连成一片的彭蠡泽。春秋时期,宿松处在吴国的西境,楚国的东境,是吴、楚两霸争夺的地方,故有吴头楚尾之称。战国初吴,继属越,后属楚。宿松既是富饶的鱼米之乡,又具备古代运兵打仗的有利条件,进可攻,退可守,自古以来都是兵家的必争之地。因此,古代战争不断。战争使吴、越文化,三楚(巴楚、湘楚、荆楚)文化在这里与我们的古皖文化相互碰撞、融合,从而丰富了松兹文化的内涵,白崖寨文化的产生创造了条件。

由于宿松在各个历史时期战争不断,造成了一些败寇和散兵游勇,他们打家劫舍,骚扰百姓。各地乡党富绅,为了保境安民,纷纷招募乡勇,垒寨御寇。除此之外,还有因战争的需要而建立的军营水寨,形成了宿松特有的寨堡文化。可以说,是战争催生出宿松的寨堡文化。据不完全统计,宿松境内自三国时期至清末,共有水寨、山寨170多座,仅元末明初宿松陈汉山区就有48座。在众多的寨堡中,最为著名的有,汇口乡桑落州的三国时期的东吴名将程普、周瑜营寨,新前乡五代时期的西平王周本水寨和趾凤乡元末至清的白崖寨。如今,其它寨堡皆相继被毁,唯白崖寨仍然独存。

战争使宿松历史上发生过多次大的迁徙活动。既有从宿松迁徙出去的,也有从外地迁徙入境的。元天历三年(1300年),蒙人南下中原,大批宿松人逃离故土迁往江南。元末明初,朱元璋与陈友谅在安庆至九江一带展开攻城略地的争夺战,宿松是争夺战的主战场之一,连续13年的战乱,造成宿松大量人口流失,大片土地荒芜。明朝政权建立以后,江淮地区因长期战乱,地广人稀,而江南则因北民的流入,人多地少。所以朱元璋两次下诏书自江南迁徙人丁到江淮地区。据宿松清康熙时期的翰林院编修、皖江文化的首倡者朱书考证,直至明朝中期,宿松人口仅四万挂零,而且大部分是从江南迁入的,其原古皖人仅占十之一二。从外地迁徙到宿松的移民,带来了原住地的乡音俚语和民风民俗。在这里同宿松的古皖文化融合,逐渐形成了宿松的区域文化。宿松各地之所以出现十几种不同语音方言的现象,就是移民文化的结果。白崖寨的创建人吴仕杰的女婿贺博,就是元末明初从江西饶州迁入的移民,其子孙改姓吴贺。清末,扩建白崖寨的“一家双进士,兄弟两大夫”贺颀、贺欣即贺博的后人。白崖寨文化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

二、白崖寨文化的内涵及其特点

白崖寨既是一处将军事文化与寨堡文化完美结合的实物载体,是一处集人文景观、自然景观于一体的古今名人游览之胜地,其历史文化内涵十分丰富。白崖寨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故为历代兵家必争之要塞。攀龙门外的山泽冲是进入白崖寨的主要通道之一,西侧峭壁悬崖,林木葱茏,登四百级石阶蜿蜒而上,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1363年,明太祖朱元璋同陈友谅在安庆至九江一带进行拉锯战,曾在此练兵打仗,为后来鄱阳湖大战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1637年,明末兵部尚书史可法曾踞寨与张献忠的起义军作战,当他被围困时,曾于石壁上写了一副联语,文曰:“听涧底泉声,呼天地是歌是泣;看阶前月色,问英雄还死还生。”正准备以身殉职时,援军赶到,史可法转败为胜,即登西峰慰劳军兵,题:“最上一乘”四字于石壁上,后人称之为纪功石。附近还存有史公祠、旗杆坡、点将台、跑马埂等古遗址。相传史可法曾在此练兵、点将。清赵世晟有诗赞曰:“化日消空劫火烟,荒城废堡尚云边。群山围住英雄迹,老树遮深佛国天。”1853年,太平天国的西路大军也曾在此与清军展开激烈的争夺战,清军踞高死守,太平军久攻不下,只有望寨兴叹败退而去。

白崖寨不仅刻下了古代战争的史迹,同样也留下了革命战争的胜利篇章。

19329月,红军二十七军军长刘士奇、政委郭述申、师长徐海东率部踞寨与敌军陈调元部四十六师在此激战,歼敌一个团,击毙俘敌一千二百余人,战后红二十七军在白崖寨召开庆功大会,并成立蕲、宿、太工作委员会,为白崖寨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至今百花石旁犹存四座无名红军烈士墓。1947年,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时,陈锡联将军也曾率部在白崖寨驻扎过。

白崖寨文化从表面上看是寨堡文化与军事文化的结合体,是一种尚武文化。但它所蕴含的最主要文化内涵恰恰是中国传统儒家思想文化的核心:崇文尚德。这也是白崖寨文化有别于其它寨堡文化的特点。这种文化特点在白崖寨里的关帝庙、魁星阁、惜字亭和化字池中得到凸显。

关帝庙始建于公元1365年,经清省彻禅师扩建。原有五座大殿,正殿前有万年台,万年台就是戏台,取名万年台,带有祈求长久太平的意思。万年台旁边有魁星阁。当年,这座规模宏大的建筑群体,香火旺盛,香客络绎不绝,为宿松历代重要的宗教活动场所。

关帝庙是祭祀三国时期蜀国大将关羽的庙宇。关公一生忠义仁勇,诚信名冠天下。被历代皇帝加封,由将而侯而王而帝圣。最终被清代顺治皇帝加封为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护国保民、精诚绥靖、佑赞宣德关圣大帝。千百年来以武圣之尊与文圣孔子齐名,倍受海内外炎黄子孙的顶礼膜拜。关公的忠义、勇武、仁信等品质集中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赢得了世人的拥戴。

魁星阁是供奉魁星的场所,魁星古称奎星,为二十八宿之一。汉《孝经授神契》云:奎主文章。古人以魁星为主管文运之神。据旧时图绘,魁星为赤发蓝面之鬼,立于鳌头之上,一足向后跷起,如大弯钩。一手捧斗,衡量求拜者的才华学识,即才高八斗之意。一手执笔,表示在用笔点中求拜者的名字,实现求拜者的心愿,这就是魁星点斗,独占鳌头的来历。正因为如此,历代读书人都拜魁星,礼龙门,祈求金榜题名,经世济用。
登上西阳尖,极目四望:远观匡庐,近瞰群壑,峰峦叠翠,怪石峥嵘。西阳尖下,还存有惜字亭和化字池。惜字亭和化字池是儒家思想在常民生活中最淳厚亲切的表现。古时能读书识字,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因此,对写有文字的纸充满敬意,人们认为万物皆有灵,有字的纸则更具灵性,不得随意毁弃,必须以火将它送上天界,便有了焚烧字纸的字亭和化字池。文人雅士讲究耕读持家,重视文风,在所居住的园林,聚落里常建有惜字亭和化字池

除此之外,白崖寨文化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它的氏族文化。白崖寨内外的居民,有的姓贺,有的姓吴,还有的姓吴贺,都是从江西饶州迁松始祖,白崖寨创建人吴仕杰女婿贺博的后代。他们寨城周长4264米,山林、土地面积达76400亩的白崖寨里,耕读持家,奋发图强,建设自己的美好家园人们居住在寨堡中耕作劳息,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与山林大自然和谐相处。寨内有贺欣建于清光绪年间的“九曲居”。九曲居取居门至听雨门山道的6个弯曲,加听雨门外的三个弯曲合为九曲之意。居内布局按《易经》八卦图建筑,共436间、6个天井。居外茂林修竹,鸟语其间,奇花异草,环绕四周。更有龙溪泉、灵湫瀑、美茵溪,曲涧萦洄,瀑布飞溅。巧夺天工的建筑艺术与优美的自然环境融合在一起,在此小憩,令人心旷神怡,留连忘返。贺欣有诗曰:“涧曲泉鸣石,松疏月入林。来源皆活相,落花是清音。”

贺博的后人在此聚族而居,家族观念和族人的凝聚力不断增强,从而促进了氏族文化的发展。白崖寨附近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贺氏启六公祠”,原名吴家祠堂,吴贺氏族文化发展的最好见证。吴家祠堂建于清乾隆壬寅年(1758年)。祠堂坐北朝南,三进五开间,配东西厢房,宽敞宏大,气宇轩昂。面积达1271平米,中堂和后进祭堂的横梁上,分别悬挂着“敦伦堂”、“儒宗堂”的匾额,显得格外庄严肃穆。这对研究古代社会家族道德、人伦关系及民俗文化都具有重要意义。吴贺氏族人正是在这种崇文尚德,忠君孝亲的儒家思想文化的教育下,不断实现中国古代读书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最高理想,人才辈出,文武双全。在明清两朝共有五品以上的高官12名,文官有明朝福建的布政使二品大员吴普隆,武将有清朝的一品大员振威将军吴云集。进士四名,其中有兄弟倆都是进士的贺颀、贺欣。因此,李鸿章在吴贺氏族谱序言中称赞吴贺家族“文至旬宣,武膺专阃”。可以说,白崖寨是在氏族文化的支撑和维系下,才得以保留近700百年且立于不敗之地。这里有一首贺欣《庚子建白崖寨》的诗,可以说明这个问题。诗曰:“闻说銮舆出,英雄灏气横。商量防寇策,慷慨筑山城。将伯呼谁助,孤峰让我撑。凿开园混浊,斩去乱榛荆。欲将山移动,先将地填平。心坚无物撼,石破天亦惊。暗有神扶力,空教众喙鸣。三年工告竣,百亩产邀成。雉堞留千古,烟花锁五闳。巍峨青峰上,惭愧著微名。”这诗指出了扩建白崖寨的时代背景,同时也说明了建寨的目的,建寨的决心,和建寨的经过。我认为,正是以上这些文化要素,共同构成了白崖寨文化的特点。白崖寨文化内涵还有很多,比如建筑文化、生态文化,我就不在这里一一展开了。

               三、白崖寨文化的历史价值及其现实意义

如今,白崖寨作为军事古寨堡的功能虽然已消逝。但它经历了近七百年来无数次的战争洗礼,见证了几个朝代的更替和各个历史时期国家的兴衰与荣辱,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更值得一提的是:白崖寨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和一脉相承的人文精神。从元末义士吴仕杰为保境安民,抗击入侵者率众垒寨御寇到清末进士贺欣“商量防寇策,慷慨筑山城”的壮举,无不折射出一种不畏强暴,坚韧不拔的民族精神。因此,白崖寨是融物质文化与非物质文化于一体的重要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不仅仅是停留在保护上,而更重要的是合理利用。全国各地的历史文物已经成为发展我国旅游业的宝贵资源和旅游经济的重要支柱。白崖寨得天独厚的文化资源,具有旅游开发的广阔前景。在国家实施文化大繁荣大发展战略决策的背景下,安徽省委、省政府适时地提出以文化强省的战略思想,宿松县委、县政府也提出以文化立县的决策。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白崖寨文化研讨会,就是落实这一战略决策的举措,如何合理利用白崖寨文化资源为宿松的旅游开发、文化建设、经济建设服务,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我认为,在保护文化遗产的前提下,可依托白崖寨这座文物古迹为中心,与周边峰峻石奇,峡谷幽深的九井沟和烟波浩淼,高峡出平湖的钓鱼台水库,以及富有佛教文化内涵的严恭山等秀美的山林自然风光有机地结合起来,将其打造成为一处高端的旅游产品——白崖寨旅游风景区。并利用宿松地处皖鄂赣三省交界八县相邻的优越地理位置,和水陆交通方便的有利条件,使之融入邻近县市的天柱山、九华山、庐山、五祖寺的旅游圈。这样,不仅保护了文化遗产,也提高文化遗产的品位,从而,促进宿松经济又好又快发展。为此,恳请在坐的各位专家、学者建言献                   策。 

     谢谢大家!                        2013-10-20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