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宿松县志(1978~2002)勘误拾遗》《艺文》精选 刘鹏程  

2012-02-15 09:40:35|  分类: 文学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是谁的手掌
刘鹏程
风一吹 对面的山就青了
风一吹 这边的水就绿了
风一吹 头发就白了
风一吹 我就成了风
——原载2008年第七期《诗歌月刊》
宿松的蓝
刘鹏程
打开宿松的封面 悠长的水
一首一首地蓝
情歌的舟子 被鲜嫩的白藕
从蓝的中央撑来
将早晨和一天的美好荡开
传说中恋爱的鱼游来
跃过帆的倒影
翻开时光蓝色的波
水草阿娜的腰身
扭动了蓝的香气
谁的向往滑过鱼柔滑的唇
开始纯洁地蓝 古典地蓝
蓝成辽阔蓝成远方
蓝到天边蓝到蓝的
尽头……
——原载2007年8月3日《安徽日报》
渡过泊湖
刘鹏程
  我要到泊湖的对岸去。穿过阳光下宽阔的湖面,隐隐约约望见远方的村庄,那边是望江,船经过湖面掀起白花花的水,发出细细的、温暖而又亲切的声音。这是我二十年以后第一次踏进泊湖,并且要渡过泊湖的水面。
  我出生在泊湖的边上,我童年和少年的梦想都与泊湖有关。今天我再次踏进泊湖,并非寻梦,而是要到对岸的那个水产开发公司去,目的是要完成一次新闻采访。这些年,泊湖已经被网屏黄金分割成许多养殖公司。这次和我同行的四、五个人,他们或者兴致盎然,或者若无其事,我知道我的泊湖跟他们的完全两样,我们同时踏进的不是一个泊湖。
  实际上,现在渡过泊湖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因为船是飞快的。在我看来,纯粹一种象征。确切地说,我们乘坐的船不是真正意义的船,至少我在心底始终拒绝把它叫做船,而把它叫做汽艇。我想,真正的船是我20多年以前的船,那种划着桨或扯着帆的船。现在那种船已经愈来愈少了,取而代之的汽艇、机船之类。而装载我沉甸甸的梦想的,是划着四支桨,或者六支桨的渔船,至今它留给我的仍燃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在我少年的时光,我就是在这种船上跟我的族兄们打青丝网。也是像现在这样的夏季,湖水满涨,湖面宽阔。我们的渔船从村子的堰坝上出发,趁夜间凉快,日落而作,日出而息。我们沿着泊湖的边上,或者湖头汊尾,在水面上划一个半圆把网放下,然后从网的两头往岸边一步一步地拉,最后收网。那种青丝网足足有两、三百米长,往往两、三个小时才能收获一次。收网的时候是最快乐和幸福的,这时候,我们最盼望的是能网住一个“鱼团子”。那种成群的毛鱼有时候一网就能把船装得满满的,于是我们会幸福地回家。当然,有时候也收获甚微,这时我们便是最疲惫的时候。但不管怎样,我们的亲人----我的母亲,还有族兄们的堂客,都会早早地站在堰坝上等候我们平安地归来。
  船行得飞快,掀起细细的、咝咝的水声。其实我记忆中的水声是那种缓缓的、一串一串的、咕咚咕咚的声音,珠子一般的明亮。现在,它好像从20多年前缓缓地回响过来,并且逐渐地清晰。我回头望见了我老家的村庄,它却在逐渐地远去,逐渐地模糊,好像要退回到时光的深处。我也望见了我老家的那个湖汊----高家寨,正是这个高家寨,留给了我许多神奇的记忆。有一年冬天出奇的冷,湖面上结满了厚厚的冰层,各色各样的鱼被冻结在冰上,好像生物化石的标本。我们扛着鱼叉从冰面上打了不少鱼。又有一年一个初春的下午,一阵西风硬是把湖汊里浅浅的湖水吹走了,吹到了泊湖的深处。这时候,一种叫做乌贼的鱼没有随水而走,它们留在了湖底的泥巴上,人们背者背篓到湖里拾着满篓的乌贼。也正是这个高家寨,在我的心底烙下了痛苦的痕印。那是一个晚秋的季节,湖水退得浅浅的,变得冰凉,人们每天穿着齐腰深的裤靴在湖汊里摸河蚌,因为那年的河蚌价格奇高。突然有一天下午,一场东风把泊湖深处的水吹到湖汊里来了,湖汊里一时水涨,我们纷纷上岸,而没等我的两位堂兄上岸,水就把穿着笨重的裤靴的他们给淹没了……
  随着飞快地行驶,不觉船开始进入望江的水面,这里不象我记忆中的生满蒿禾的望江。那时侯,我们每年的秋天都要到属于望江的湖上去割蒿禾,以备足一年的柴火。割蒿禾,是我对望江和泊湖对岸的最初认识。我们很多人同坐一条船,划到望江的蒿禾林中,然后分散,各人垒起一个蒿禾排,垒一个蒿禾排需要两、三天的时间,这几天我们就在蒿禾排上吃喝拉撒睡,这中间最苦的是夜间,水上蒿禾林里的蚊子特别多特别大。当蒿禾排连日带夜从望江撑回家的时候,我母亲一年的柴火就无忧了。在望江的蒿禾林里,我认识了另一类渔民的生活,他们祖籍盐城,不知从哪时起在这里生活。他们终年住在水上,以水为家,以渔为生,在这里繁衍生息。我看见他们独特的结婚典礼,新郎划着一条崭新的船把新娘接来,然后两人划到密集的蒿禾林中,亲热过后,他们便高高地插起一面通红的旗帜,向他们的家人,向周围的水上人家,向他们世代崇拜着的泊湖宣告他们的忠诚。只可惜,今天,这一切,包括往日的蒿禾林,在我们的眼前消失了。
  现在,船靠岸了,我们和船已经飞快地完成了一次渡过。可是,这样的渡过让我孤独,因为我无法真正地进入泊湖;甚至让我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我似乎仍然停留在泊湖的此岸。
  但是,我思想的船,那种古典的船,已经从我的内心开始,向着我一个人的泊湖出发……
——原载2005年6月珠海出版社《安徽散文五十家》
——原载皖南八校2008届高三第三次联考阅读试题(后被百度收入百度文库高考模拟题库)

刘鹏程简介:

《宿松县志(1978~2002)勘误拾遗》《艺文》精选    刘鹏程 - 宿松古今纵览 - 《宿松古今纵览》的博客

 
    刘鹏程,1966年生于宿松泊湖边,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理事,宿松县文联副主席。1985年开始创作从事诗歌、散文诗、散文创作。主要作品有诗集《风在传说》、散文诗集《纯洁》、《水的微笑》、散文集《泊湖的密码》等。在《诗刊》、《散文》、《散文诗》等文学期刊和报纸副刊发表作品。有作品收入《中国散文诗90年》等选本几十种。有作品获安徽散文奖、安徽省报纸副刊好作品奖等奖项。有作品被国内多地区收入高考模拟考试阅读题库。
    1990年代主要创作散文诗,2000年代主要创作诗歌,2010年代集中从事散文创作,在《安庆晚报》副刊写过专栏,江西《浔阳晚报》曾以整版推介。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