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宿 松 剿 匪 记 陈 福 太  

2012-11-03 16:12:01|  分类: 保家卫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宿 松 剿 匪 记
 
 
陈 福 太
 
 
      1949年4月,渡江战役胜利后,我们分区部队的主要任务是肃清残余匪特,巩固新生的革命政权。当时,我在皖西军区安庆军分区警备第九团一营任营长。一天晚上,我向分区司令员孔令甫、政治部主任杨天保汇报了在北乡、望天剿匪情况。孔令甫司令员说:“现在宿松大刀会活动很厉害,你带两个步兵连、一个机炮连到宿松剿匪。具体任务由宿松县委向你们交待。”
      5月4日,我带领部队从太湖县城出发,带两名通讯员到宿松县城。中共宿松县委书记滕野翔、县长程西海接待了我。他们说:“大军渡江后,国民党潜伏下来的人员,网罗残余武装,利用当地迷信组织大刀会,疯狂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目前,他们联合怀宁、太湖、望江、英山、黄梅、蕲春等地的土匪、刀会,号称上万人。刀匪发展之快、人数之多、范围之广、气焰之高是以前没有过的。打出‘推翻人民政府,光复中华民国’的旗号。在洲头、坝头、复兴、陈汉、二郎等地多次发动反革命暴乱事件。”滕野翔书记、程西海县长要求我们首先肃清陈汉山区的土匪、刀会,因为那里是匪徒活动的老巢。
     从县里接受任务回来,部队已进驻二郎河。5月5日,我和教导员杜斌召开营党委扩大会议,会议刚开不久,二郎区关副区长报告说:“大刀会一千多人从山上下来,现已到隘口。”我们立即休会,把一连和二连布置在二郎河北面和西南面,准备迎战大刀会。但大刀会到了隘口,又转回广福寺、钓鱼台去了。我们撤回部队,又继续开会。会上,大家表示决不辜负县委、县政府对我们的期望和信任,坚决完成宿松剿匪任务。针对大刀会“刀枪不入”的欺骗宣传,县大队又未能镇压下去,我们又是第一次打大刀会,无战斗经验,一些战士产生的恐惧心理,少数基层干部有担心打不过大刀会的顾虑,各连在6日上午分别召开支部大会和军人大会,进行思想动员。营里的几位领导干部也分别到各连队作政治报告,提高了士气,消除了战士的恐惧心理。
下午4时,全营集合向陈汉沟出发。部队前进到钓鱼台北边大河滩时,天已黑了,只好暂停休息。河滩边有一茶棚,在那里我们向一位50多岁的老人打听大刀会的情况。他说:“不能讲,你们一走大刀会要杀我全家。”我们反复说明,不消灭大刀会,我们就不走。老人终于告诉我们:大刀会集中了千把人,住在陈汉沟街、朱家湾、廖河口。并说下午在陈汉街还看见大刀会在碉堡上架了机枪。我和杜斌教导员研究决定,部队继续向陈汉沟前进。我们走到陈汉沟大桥时,发现右前方有电筒光亮向山下移动。我立即传令一连连长万金海,停止前进,带领尖兵排抓俘虏。不多一会,山上下来3个人。尖兵排的战士几个人抱一个,全部活抓的。我问大刀会住在哪里?有多少人?他们说住在陈汉沟、朱家湾、廖河口、北浴跑马场,有1000多人。我又问陈汉沟街上的大刀会是那里的?他们回答说是黄梅、蕲春过来的。又说,大刀会头子都住在玉枢观,你们打陈汉沟解决不了问题,要打玉枢观指挥部。他们这一说,倒提醒了我,同教导员商量后,决定改变计划,先打玉枢观。
      我们让俘虏带路,沿着陈汉沟河南面的小路走了不到一公里路到了河西湾桥。我看了一下地形,河北面不远就是玉枢观,大刀会指挥部就设在观内。玉枢观东面是陈汉沟街,西面有一个大村庄,北面连山,我们位于玉枢观的南面。陈汉沟街上、西面村里都住有大刀会,要拿下玉枢观,必须先将他们隔开,分别歼灭。于是,命令一连连长万金海带领一排继续前进,涉水过河,占领玉枢观北面高地,切断大刀会退路;命令一连指导员罗本根带领二、三排攻西村大刀会,歼灭或击溃他们,转而参加围歼玉枢观战斗;我带领二连从东、南、西三面与一连一排完成对玉枢观的包围,教导员指挥机炮连阻击陈汉沟、朱家湾、廖河、北浴跑马场大刀会可能来的增援。战斗从机炮连向陈汉沟街上炮击开始,几炮轰去,陈汉沟街上的大刀会纷纷逃向朱湾、北浴。与此同时,罗本根指挥二、三排压向西村,几挺轻机枪端在战士们手中,从村口席卷全村,刀匪一排排倒下,拖刀逃出村,藏到山上。罗本根指导员还要追击,我命令全部撤回,包围玉枢观,抽调出二连一排占领西南高地,担任警戒。我指挥一连全部、二连两个排,围歼玉枢观。这时,观内匪首知道被围,正组织抵抗。打了一阵,战士们攻不进去,我命令机炮连调来九九式重机枪、六○炮对着观内一阵猛扫、猛轰,还是没有压制住敌火力。一连副连长江开德带领两个排从正门进攻,敌居高临下,调三挺机枪封锁大门。正门攻不上,战士们就从侧面搭人梯爬上墙,向观内甩手榴弹,炸毁敌机枪掩体。敌机枪一哑,司号员立即吹响了冲锋号,战士又端起几挺轻机枪,一面向上扫射,一面冲进观内。恰好一连连长万金海也带一排从玉枢观后门打进观内。我们前后夹击,迅速占领玉枢观。打死刀匪几十人,俘虏300多人。
      5月7日,陈汉沟、朱家湾、廖家河等地大刀会在北浴跑马场集中,准备向蕲春逃跑。我和教导员研究决定,留下二连一排和机炮连看押俘虏,我带一连和二连两个排轻装前进,插到滑石垄,堵歼刀匪,彻底消灭山区大刀会。我们赶到滑石垄,已是早晨7点来钟。我们一面占领制高点,一面到村子里弄饭吃。8点以后,大刀会匪徒1000余人向滑石垄逃来。二连两个排埋伏在左右两侧,一连埋伏在正面。我们居高临下,等敌距我尚有200余米时,一声令下,三面一齐射击。遭到突然打击后,整个队伍失去联系,乱成一团,向后退缩。我们高喊:“缴枪不杀”,冲下山岗,把刀匪压缩在一块很小的地方,叫他们把武器原地放下,人到另一边站队,对违令逃跑的就开枪射击。整个战斗进行不到一小时就结束,打死打伤200余人,活捉五六百人,少部分逃走,我们把俘虏押回陈汉沟,关在陈汉沟小学。11时,王振鹏区长来了,我们把俘虏交给区里,由他们处理。
   5月8日,区里召开群众大会,动员全区人民迅速行动起来,同土匪、大刀会作斗争。会后,我们又在陈汉沟协助区政府深入到各乡村,收缴刀匪武器,向刀会家属宣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动员被打散和参加刀会的一般匪徒缴械自首;号召好人不当匪,不入会;教育群众不通匪,不窝匪,不济匪,不受匪特的欺骗宣传。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