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试析先祖一首五言排律诗 叶尚志  

2011-10-30 18:46:34|  分类: 文学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试析先祖一首五言排律诗

叶尚志

       离休年老,得有余暇,重读先祖际春公前清咸丰乙酉科应试录取拔贡第一名三篇文稿和七言七律一首,可以管窥十九世纪末叶一幕科举掠影。三篇文章多属策论,尤以纵论人才培育之德才关系为重。其中有一篇的题目是“士先器识而后文艺论”,当时所谓器识,大抵是指人的素质、胸襟、气度、风格和见解等等,属于品格、道德与见识范畴;这里所提“文艺”并非专指文学、艺术,而是泛指知识、文才、能力之类。通篇讲的是以德主才、德为才先、德才融合的辩证关系;然后都是文言,言简意赅,没有虚文累赘之弊。撇除当时历史的局限,按所论述的原理,至今仍有参考价值,此处不赘。

    下边专就录取的一首五言排律作些读后阐释。原诗如下:

薄暮人争渡船

 

笑指垂阳路,苍茫薄暮天。何人频唤渡,有客共争船。

渔唱随流水,樵归趁夕烟。浮踪孤棹集,返影片帆悬。

候正鸡棲榤,形同蚁慕膻。卬须招岸侧,欸乃听溪边。

古树鸦千点,长桥马一鞭。风乘蓬岛近,破浪问谁先。

 

       这首诗的题目不知是规定的考题或是自拟题,但全诗写的可以说完全是我祖父最熟悉的家乡后门一条小河、出门必经的一个渡口的景象。考官当然要从诗中考察作者的文才、思路、寓意和写作律诗的功力。据祖母告知,吾祖在北京应考时年30岁,录取拔贡第一名。接着再经朝考又录取国子监教习,后任终身教习(相当现今教授)。受国子监祭酒(即校长)同治、光绪两代皇师翁同龢影响,参加了戊戌维新1300名师生公车上书。八国联军入侵,由陆路携眷返安徽宿松县坝头镇老家,因受惊、忧愤、数千里长途跋涉、辛劳,一病不起,享年51岁,  赍志以殁。

    吾童年在家塾初习诗文,便由祖母督习此诗,其时有口无心,并不懂诗意,只记得祖母讲考官阅卷看到末联:“风乘蓬岛近,破浪问谁先。”拍案而起,赞为好诗,朱批后录为第一名。我年老看到木刻考卷“批语”,记载:“雅切之中,饶有韵味”八个字。乃作诗一首以记其事:
    童顽学读口无心,祖母谆谆枉诲勤。

    及至髫龄修塾业,方知大父有文名。(大父即祖父)

    乘风竞渡登仙岛,破浪争游拔首城。(拨首城,指考取八贡第一名)

    余烬牒中温旧卷,耄年再诵悟思深。

   “登仙岛”、“拔首城”,借前诗以蓬莱岛隐喻考试竞争所要达到的目标;拔首城指录取第一名。原诗这两句确系画龙点睛、神来之笔。妙在隐喻争胜、意寓双关,明为写景,实在夺魁,雄心隐于句内;涵义既高雅、切贴、又含而不露,富有诗的韵味。考官显然既是诗文高手,又是识才相马的伯乐,不禁惊奇拍案,录为拔贡第一名。祖母念念不忘,考场内外传为佳话。

    以下根据我童少年亲见故乡景色,和年老的体悟,试释先祖原诗旨意于一二,就教于方家读者。

    全诗十六句、八联,为五言排律,实为两首五律融合无间。可贵的是八联珠联璧合中,全是绝妙对联。全诗除首联和末联是意对外(这两联按律诗规范,可对也可不对),其余六联都是工对,遣词对仗,平仄押韵,句式粘对,严格、准确,一气呵成。全诗都是以具体入微、表现生动形象的事物与语言,来描绘薄暮众人争渡船的情景;遣词之精妙,描写之生动,活像一帧名画、美景,展现在眼前。尤以“渔唱”、“樵归”,“孤棹”、“片帆”,“古树鸦千点,长桥马一鞭”等句,描写多么生动、切贴,“候正鸡棲榤”,描写当时正是鸡进入鸡窝的时候,不正是诗题所指“薄暮”么?加上鸡群争先恐后进窝,“形同蚁慕膻”卬,读昂,意为等候。卬须,意为昂首等候。欸乃,为摇橹之声。两句形容、烘托得多么逼真、有趣!好像其情景跃现于纸上。至于末联,仅从字面、诗句上只会体悟词句之优美,浅知其义;想象不到它是隐喻一种心灵的奋发,欲夺榜首的雄心和来日投身报国的壮志。这只有理解他的历史、言行和抱负的背景,才能感悟诗句的深刻涵义。我作为他嫡孙,童少年不可能理解他的诗作,直到老年,从宗谱中了解祖父的经历之后,才对此诗的内涵有所理解。所以如前述在年老才有读诗后的感言:“童顽学读口无心,祖母谆谆枉诲勤……余烬牒中温旧卷,耄年再诵悟思深”之句。

    我童年是在故乡度过,正是在先祖诗中描写的那种田园风光中熏陶成长起来。但正如我相隔50年重回故乡一首诗中所云“稚年不识家山美,老齿犹思故土香”。先祖诗中描绘的故乡风情、美景、比我重回故乡的感受,又提高了不少档次,上升到很高的一种艺术的享受。这便是纯正高超文艺所能发挥的陶冶心灵的不可代替的美学欣赏功能。

    最后,我还要说,此诗选用的语言、词句,描写的都是常见的普通事物,但在他的笔下,却成为流传不衰的创造,代代传颂的美术作品。诗中没有晦涩、虚浮、卖弄词藻,堆集概念,胡乱用典。既丰富、精美,又平易、好懂。实来源于平时细心观察,格物致知,胸有城府;又熟读群书,精研名诗,学富五车,不蹈前人窠臼,独创一格。这便是他的诗富有特色,韵味隽永,百读不厌之原因所在。实乃执着钻研,下过苦功的结果。我童年学过他写的白摺,见过一些他的木刻作品。但后悔既不经心,更未入脑,加之长期战火,多次洪水,付之湮灭,不免惋惜。此诗不过是“余烬牒中”幸存,得以重温而已。仅此一诗,也可管窥古人达到的文化素养,传统文化精神传承之可贵。当代有义务不仅传承,而且更重要的是汲取前人之文化精华,弃其文化之糟糠。对外国的文化,何尝不需要取其精华弃其糟糠呢?

 

2011年元宵节

 

       博主注:叶老尚志先生《试析先祖一首五言排律诗》,在解读分析其先祖陈春公《薄暮人争渡船》一诗时,不仅让世人得以“管窥十九世纪末叶一幕科举掠影”,而且展示出百余年前“家乡”一个渡口的景象。更教育人们“汲取前人之文化精华”,热爱读书,热爱家乡。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