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松兹侯国遗址探寻 陈洁  

2010-10-01 10:47:20|  分类: 文物古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兹侯国遗址探寻   陈洁

谈起“松兹”二字,对宿松人来说,也许并不陌生,“松兹”一词源于西汉松兹侯国,是宿松的古称。然而,近年来,笔者从有关资料了解到,史家对松兹侯国建置地多有争议,有说在安丰即今霍邱,有说在九江的德化县,也有误传在芜湖的鸠滋,更有甚者说在湖北的侨县松滋。那么,古松兹侯国到底座落何地?笔者从史料和本地发现的遗迹、遗物及出土文物综合考证,松兹侯国在宿松地域是无可置疑的。
宿松县志记载:“高后四年(184)始建松兹侯国,吏侯徐历、戴侯刘霸曾先后封此地,至西汉末(公元五年)王莽篡位时废。中散大夫张何丹以忤莽谪松兹令,县治由松兹侯国驻地仙田铺迁到今县城。”张何丹虽由京官贬为松兹的第一任县令,但他忠于职守,造福乡民,县志同时记载:“公元18年,松兹大地久旱不雨,县令张何丹为替百姓求上天降雨,长跪雨坛之上,终因劳累炎热,中署身亡。现张何丹墓和纪念庙宇遗迹尚存。”再者,《三国吴志●列传》称:“陈武,庐江松兹人,孙策时拜为史部司马。”陈武死后归葬故里,其墓地就座落在宿松陈汉钓鱼台水库旁,现遗址、地面遗存物明显可考。这有力的印证了史书的记载。如说松兹侯国在芜湖。《江汉论坛●楚捍关考》作了很详细的论述,否定了其说,其文记载:“古鸠兹,并不在今松滋县,而在安徽芜湖市东,今松滋县之名,本沿袭于西汉,西汉松兹则属庐江郡,地在今安徽宿松县北。”至于湖北的松兹县是侨置,《晋书●地理志》也著有详细的说明:“成帝时在寻阳侨置松滋郡,并把古鲟镇(今复兴镇一带)作为当时治地。安帝义熙六年(公元老410年),江州刺史刘毅曾多次同卢循领导起义军,激战于古鲟镇西面的桑落州,战争、徭役和赋税,给人民带来了严重威胁;迫使这里的居民,大部分逃到湖北荆州西边侨居,他们遂把西汉松滋县名称沿用至今。”综上所述,都能论证西汉松兹侯国建置地在宿松。“宿松”二字同松兹也有紧密的联系,“宿”有归宿,旧或老之意。为与湖北的松滋不同县名,故而改名宿松,其意思是说,松兹的根在宿松,宿松是旧松兹或老松兹侯国的建置地。再从地名来考识,在宿松仙田铺附近有汊时用来传递信息的烽火台,其山名就叫烽火山,有接官送官的凉亭,有枫香古驿站,有旧县河,这些地名一直沿用至今。
其二,从考古学角度来论证,出土的窖藏钱币和墓葬器物,也可以说明一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宿松仙田铺距原松兹侯国驻地几公里处曾发现过汉代窖藏的“半两”钱币,并抢救性清理了一座西汉古墓葬,出土了铜剑、铜盉、铜
釒焦    、陶鼎等器皿,其中三件精致罕见的青瓷器尤为引人注目,两件侈口长颈,一件平口均为溜肩,球形腹,矮圈足,器型规整、端庄、高大、肩饰二桥形耳,耳上方随意堆贴着变形的虎头纹,口沿下,颈部和肩部有三组弦纹和线条流畅的水波纹,整个器型颇具时代特征。瓷胎采用了可塑性较佳的粘土作坯,经高烧制,胎有细密,但局部有气孔和砂粒,叩之铿锵有声,器口、肩等局部刷青缘釉,釉面光滑润泽,所用石灰釉,因高温粘度降低,流动性较大,有较好的透明度,形成蜡泪良痕,裸露的下半部红色胎体与篱青缘釉的上半部呼应,更是相得益彰。腹部三条凸出的弦纹之间精心刻划了神奇的凤纹图案,线条简洁明快,制作精细,装饰美妙、别致。以划、戳工艺在胎坯上做出优美的变体凤纹图案,这在西汉时出土的同类器物中是不可多得的精品,可以肯定地说,在西汉时期当地是烧制不出这样的瓷器,可能都是从江浙地区购运而来。该墓主人能有这样精美的瓷器随葬,其生前的社会地位或经济实力绝非一般。该墓的发现,将对研究西汉时期宿松的政治、经济、文化提供了十分难得的实物依据,也对松兹侯国建置地提供了实物佐证。这些器皿虽无铭文可考,但时代特征属西汉早、中期产物。与松兹侯国建置时间相符。笔者推断,应是侯国官吏、贵族之墓地。
诚然,作为一个文物考古工作者,对松兹侯国遗址仙田铺,心中也有萦回难解之结,引起过困惑,虽县志及其它史料都有详细的记载,但现有关松兹侯国遗址的文物、遗迹、遗存尚不够明显。史书故然是历史信息的主要载体,同时更应注意搜求有关文物进行研究,因为文物是历史信息的重要载体,而且是更原始,更直接的载体。两种历史信息互相印证、互为补充,可以丰富其内涵,增强其可信性。近几年笔者虽没有专门时间去深入考察和实地勘探,但以工作之便也曾多次到仙田铺一带进行过实地了解和察看,均未发现过有价值的蛛丝马迹,不像陈武墓及周本水寨遗址那样有大量的汉砖瓦片遗存。但松兹侯国从高后四年(——184)建立至汉末(公元五年)才迁址,前后历经近二百年,即便现在发现不了城垣遗迹,但房基平台、柱础、建筑物的砖瓦遗存总是应该会有的。只要邑人对此事给予关注,扩大自己的历史视野,松兹侯国遗址在宿松这块古老的大地上,具体地说在凉亭镇的仙田铺、太阳畈这一带,一定会重现天日。

  评论这张
 
阅读(146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