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红二十七军成立地点考证 何素光  

2010-09-12 09:38:37|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二十七军成立地点考证

                                                                             何素光

一九三二年十日,鄂豫皖革命根据第四次反“围剿”失利,中央分局和红四方面军主力撤离根据地,向西转移。留在皖西革命根据地的部分红军和地方武装在转战途中成立了红二十七军。当时皖西地区处在敌人四面包围之中,形势十分险恶。经过红二十七军一个多月艰苦卓绝的奋战,成功地打跨了敌人的围追堵截,保存了自己,减轻了根据地的压力,配合了留在鄂豫皖根据地的其他红军的反“围剿”斗争,为根据地以后的恢复和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这支功勋卓著的部队到底成立于何地,从现有资料查看说法不一:

一种是确指“在宿松趾凤河成立。”一九八O年十一月在鄂豫皖苏区历史研究会年会上中国革命博物馆徐文伯同志发言,转达其父亲生前的话说:一九三二年阴历八月上旬(注:应为阴历九月上旬),在(宿松)趾凤河停留一天,开行动委员会(注:应为中央鄂皖工作委员会)。刘士奇同志报告行动委员会的任务,并提议大家都要有行政职务,才好领导部队。大家一致同意,决定游击司令部改为红二十七军,军长刘士奇,政委郭述甲,副军长吴保才。原一师为七十九师。师长仍为徐海东,政委王建南,调二团和五团为八十一师,军部兼师部,全军约四千人;《安徽党史资料通讯》一九八二年第六期刊登的韩熙型同志《对“鄂豫皖省委第四次常委扩大会议决定”的浅析》一文中:“九月,东路游击司令部在宿松趾凤河打了一个胜仗后,行动委员会开会决定将游击司令部改为红二十七军,又称东路军。”

另一种是确指“在英山金家铺成立。”《郭述申同志召集原红二十七军在北京的部分老同志座谈记录》(《安徽党史资料通讯》一九八二年第十一期转载)说:“历史事实是,红四方面军由鄂东北经豫东南到达皖西北又转移时,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刘士奇和红九军二十七师师长徐海东带一个团担作后卫,被敌截断,在英山县的西界岭与郭述申带的皖西北地方部队会合。在英山的金家铺宣布这两支部队合编组建红二十七军。刘士奇同志任军长,郭述申同志任政治委员,吴保才同志任副军长,徐海东同志任七十九师师长,王建南同志任师政治委员,下辖四个团,共五千多人”;一九八五年印了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战史》(第二稿)说:中共皖西北道委于(一九三二年)十月一日在英山县士门潭召开会议,“同时决定成立红二十七军(亦称东路军)”,“十月二日,在英山县金家铺河滩召开大会,正式宣布红二十七军成立”,“下辖七十九、八十一两个师”。

还有一种泛指“于皖西成立”。红旗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四月出版的《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内部发行)和解放军出版社一九八五年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一九二七——一九四九)的记载都是:红二十七军“一九三二年十月于皖西成立”;解放军出版社一九八七年出版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斗争史简编》亦载有:“一九三二年八月,在皖西还成立了红二十七军。”

综观上述,问题的焦点在于前两种说法,即红二十七军到底是在宿松趾凤河成立,还是在英山金家铺成立?因为第三种说法是泛指皖西,宿松和英山当是都是属于皖西(英山是一九三六年从安徽划旭湖北省管辖的),没有什么矛盾。那么第一种说法和第二种说法,哪一种符合历史事实呢?要得出客观的明确的论断,必须进行具体分析,探索所持论点的凭据是否准确、合理。

我们先来剖析一下第二说的主要线索和重要依据。《郭述申同志召集原红二十七军在北京的部分老同志座谈记录》,毫不疑问,是一份比较权威的资料,因为郭述申同志是主要当事人之一,既是当时的鄂皖工委书记,又是红二十七军政治委员,他说二十七军是在英山的金家铺成立的,理应作为立论依据。然而,细读这份材料,不难发现,郭老对这个问题的态度是相当谨慎的。针对“参加座谈会的同志回忆说:两部分部队合编宣布建立红二十七军,并没有成立‘东路游击司令部’和‘东路游击行动委员会’,红二十七军也不是东路游击司令部改编的”等等结论性的意见,郭述申同志说:“东路游击行动委员会,可能是鄂皖工作委员会之误……这些史实,都是四五十年前的事,由于当时没有文字记载,几个人记忆也难十分准确。有的虽有文字记载,但对事物评价也不一定完全实事求是。好在各地都在征集历史资料,个人记不准、记不全的,别的同志可以核实、补正”。

笔者通过多年的调查研究,于一九八七年七月二十四日持正式介绍信到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郭述申同志处拜访,要求老首长澄清一下红二十七军成立的地址。通过接待人员与郭老电话联系,说“郭老讲不清了”。应笔者的要求,接待人员在笔者所持的介绍信上签署了郭老的签复,并加盖了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调查证明材料专用章。

再来剖析第一说的主要线索和重要论据。这一说的论据是徐海东同志一九六五年一月写的《生平自述》以及徐文伯赎一九八O年十一月在鄂豫皖边区历史研究会年会上的发言,转述其父徐海东同志生前告诉他的有关情况。三联书后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出版的徐海东《生平自述》和解放军出版社一九八四年出版的《解放军将领传》第一集“徐海东”传记,都对红二十七军成立前后的情况作了翔实的介绍。例如,徐海东同志一九六五年一月写的《生平自述》对红二十七军成立前后的情况作了这样的叙述:

“一九三二年十月,我带一个团去英山地区打掩护,此时红四方面军的主力突然西去,从此我和主力部队失去了联系。在英山前后及附近打了两天掩护,不见主力的去向,我即带七十九团(另两个团被副师长、政委先带走)翻过一座大山,摆脱了敌人的前堵后追,来到土门潭,路上遇着皖西北道委书记郭述申,我们一块找到游击司令部,这才知道总部有指示,让我们组织东路游击司令部,牵制敌人,并指派我为东路游击副司令兼师长(临组织一个师)。这时敌情严重,内部混乱,领导上不一致。转移到土门潭东八里的地方,召开了行动委员会(这是按总部指示组织,郭述申同志任书记,我是委员之一),决定由我负责把零散的部队组织起来,编成一个师。于是以我带的七十九团为骨干,加上英山独立十三团,六安、霍山两个独立营及六安、霍山、英山三个保证连等共组成三个团。”

不久东路游击司令部改为红二十七军。部队还没有整编好,敌四十七师(上官云湘部)、五十四师(郝梦麟部)就攻了上来,我军民伤亡甚多,许多随军的伤病员伤口还化着浓,又找起枪战斗了。他们这得坚拗口的革合斗专,使我深受感动(注:这里所述,“不久”讲的是时间,“整辑”和“战斗”讲的事情,我们知道红二十七军“首战告捷”是在宿松趾凤河。)

不久,经过艰苦的奋战,我们又胜利地返回苏区。(注:这里“不久”又是讲时间,“经过艰苦奋斗战”讲是趾凤河战斗后继续东线转移。)

此外,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一九八七年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史略》也有比较翔实的记载:

红军第二十七师第七十九在英山以北与皖西道委、游击司令部会合后,同英山独立团和六安霍山独立营等合编为一个师。

“十月九日,在安徽省太湖西南趾凤歼故一个团”(趾凤河属宿松西北山区,与太湖西南山区接壤,“歼故一个团”是红二十七军东线转移中“首战告捷”)。这里讲的是时间、地点、歼敌情况与笔者调查考证的资料完全相同。据回已者说红军是十月八日清晨到达趾凤河的,那天是重阳节,第二天下午就与敌人打仗。十月下旬,这个师改称红二十七这国,刘士奇任军长,郭述申任政治委员。吴保才任副军长,江求顺任政治部主任。辖七十九师,徐海东任师长,王建南任政治委员。下辖第一团(团长陈启波、政治委员詹大列),军部兼八十一师,下辖第二团(团长熊海清、政治委员曾绍瑞)、第五团(团长陈光辉、政治委员洪善维)。十一月下旬,军部率第一团、第二团转赴鄂东北地区,留一部在原地开展游击战争。对这两份资料只要认真分析,不难看出问题的实质。第一、徐海东同志既是主要当事人,又是红二十五军战史编写工作的参与者和主持者,从一九六O年起就参与军红二十五军战史,并主持完成了红二十五军战史《初稿》的编写工作(详见徐海东《生平自述》序言“自述”部分)。他是“对中国革命有大功的人”(详见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中共党史文摘年刊》刊登的张希才同志的文章),他提供的史料应该是信得过的权威的。第二、徐海东同志书面写的和口头说的情况,基本情节和来龙去脉,都讲得清清楚楚,具备一个科学判断所必具的要素。而一二十年后出现的“并没有成立东路游击司令部”,“红二十七军也不是东路游击司令部改编的”等等说法,与前者相比,显得客观叙述少,主观判断多。按“时近则易真”的原则,距历史事件时间近的资料和距历史事件时间远的资料有矛盾,亦应以时间的资料为准。徐海东同志提供的史料,不仅说明了红二十七军在趾凤河成立的基本事实,而且说明了在英山金家铺成立的是东路游击司令部。他说,他是东路游击副司令兼临时组织一个师的师长。这个师是哪些部队组织的,他也记得清清楚楚。徐海东《生平自述》一书“附录”(徐文伯整理)《徐海东同志生平年表》对他当时的叙述的情况也作了记载。这些履历式的叙述和记载充分体现了这些资料的真实性与严肃性。第三、从一九六O年中共宿松县委革命斗争史资料办公室及一九八二年中共宿松县委党史办公室成立以后,所征集到的许多参加者和知情人所提供的一些回忆资料看,与徐海东同志回忆东路游击队及红二十七军情况基本吻合。宿松特区党政干部和游击队,是一九三二年阴历七月底遭到国民党夏斗寅部和卫立煌部及地方反动武装(蕲春团防、宿松猎户队、余大鹏自卫队等)万余敌军反复“围剿”,奉中共英山中心县委之命,于阴历八月初十左右撤到英山石头嘴一带的。在英山石头嘴一带与留在皖西的红军及各县地方武装会合后,合编为游击师,宿松游击队三十多人编为向导队。阴历九月初(阳历十月初),开始东线转移。宿松党政干部随军行动。部队经英山杨柳湾,太湖冶溪河、弥陀寺,蕲春张家塝,于阴历九月九日(重阳节,阳历十月八日)到达宿松趾凤河,司令部驻白崖寨关帝庙。阴历九月十日下午(即阳历十月九日)即与敌陈调元部(46师)两个堵击团的敌人作战。据原中区蕲宿边区工委书记、英山中心县委组织部干事姚鹏一九六O回忆材料说:“司令部决定在白崖寨休息,进行整编,由一个师改编为两个师。这时敌人来了,我军以英山独立团为主,消灭了敌人一个团,缴枪500多支,该团团长在战斗中牺牲。”原蕲宿边区游击队员,共产党员熊大公一九六O年回忆资料说:“我军阴历九月九日(重阳节,阴历十月八日)到达趾凤河、白崖寨,休息了一天,后来围追堵截的敌人来了,打了三、四天,阴历九月十三日(阳历十月十二日)红军撤离宿松趾凤河,向太湖弥陀寺方向转移。”实践证明:“地近则易核 ,时近则易真”。据此推断,中共鄂皖工委在趾凤河白崖寨关帝庙开工委成员会议,决定将东路游击司令部改为红二十七军,当在十月八日(阴历九月九日,重阳节),整编工作亦在当天和第二天——十月九日(阴历九月初十)上午进行,十月九日下午即开始与敌作战,首先与敌46师(陈调元部)堵击部队陈团、杨团作战,消灭了敌人一个团的兵力;接着,又与敌47师、54师追击部队作战,两军对峙持续两天,十月十二日(阴历九月初十)上午进行,十月九日下午即开如与敌作虞,首先与敌46师(陈调元部)堵击部队陈团、杨团作战,消灭了敌人一个团的兵力;接着,又与敌47师、54师追击部队作战,两军对峙持续两天,十月十二日(阴历九月十三日)红二十七军急促撤离趾凤河,向太湖弥陀寺转移。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得出如下结论:红二十七军是一九三二年十月八日(阴历九月九日,重阳节),在安徽省宿松县趾凤河白崖寨成立的。

本文首载1990年第3期《安庆师院——社会科学学报》,1991年第6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主办的《军事历史》曾转载,1999年廖理南主编的《县情研讨》一版亦曾全文刊载。该文获安庆市第一次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三等奖。——编著者注。


  评论这张
 
阅读(170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