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宿 松 古 今 纵 览 

邮箱ssgjzl@163.com,13855655831,17755660185

 
 
 

日志

 
 
关于我

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挖掘整理家乡历史文化材料,弘扬地域文化做些实实在在的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仙女显灵祥瑞地,云霞萦绕龙头山 廖理南  

2010-04-26 09:00:43|  分类: 宗教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仙女显灵祥瑞地,云霞萦绕龙头山

                                   

                                                                        ——仙云庵寻芳览胜

    

                           朝代昌明宗教兴,宗教兴旺人民幸。人民幸福国家泰,国家泰隆天下宁。

                                                                                                            ——   题    

 

 

 

仙女显灵祥瑞地,云霞萦绕龙头山  廖理南 - 宿松古今纵览 - 《宿松古今纵览》的博客

 

仙女显灵祥瑞地,云霞萦绕龙头山  廖理南 - 宿松古今纵览 - 《宿松古今纵览》的博客

 

仙女显灵祥瑞地,云霞萦绕龙头山  廖理南 - 宿松古今纵览 - 《宿松古今纵览》的博客

                                                                                                                      仙云庵剪影      廖理南  摄

      

       仙云庵位于安徽省宿松县宿两公路尾端的北浴乡廖河村龙头山上。据民国十年(1921)版《宿松县志》卷十《民族志四.宗教》篇介绍:“仙云庵在治西七十里,廖家河龙头山巅。巅有立石二丈许,如人鞠躬状,中部微凹,类佛龛。常有紫云垂盖不散。清道光乙未,里民廖振邦捐基,众捐资建,祀大士。公置滑石沟田山以资香火,粮册注明仙云庵。庵后悬崖壁立,古洞甚多,嵌空玲珑。光绪己卯有居民偶入最深一洞,采出石液,状绝异,远近探者络绎至。里绅恐酿事端,封闭之。”

       据传,在唐昭宗光化时期(898),这里就有白衣女士显灵的故事:

       某天,邑境东乡石姓家中一个五岁男孩,突发重病,已近僵死被摊放在簸箕之中(旧时乡下孩子丧亡后,往往总是先行将其尸体存放于此器具内)。孩子父亲辈老兄弟三人共这一个男孩,今一下子不治身亡,其悲哀状况可想而知。就在其家人痛不欲生之时,一白衣女士飘然而至。她问明了缘由后,径直走到孩子的身旁,从自己的衣兜中掏出丸药一颗,送进孩子嘴里。不一会,孩子像从梦中苏醒了似的睁开了眼睛。紧接着,她起身到厨房舀了碗水,给孩子喂下了几口,孩子喝了水后,竟像久旱的禾苗吮吸了甘露似的,奇迹般地鲜活了起来。见此情景,一家人由悲恸到惊愕,一时都怔呆啦!很快地,还是孩子的母亲首先反映过来,她急忙奔走到白衣女士面前,“扑通”一声跪下了:“请问您是哪路神仙?多亏您救了俺儿呵!”白衣女士不慌不忙地牵起孩子的母亲,一边跟她耳语着,一边抚摸着跟前的孩子。就在大家由悲转喜的忙乱中,白衣女士神秘地消失了!人们一下子恍然意识到,原来,这是真正的娘娘显圣灵呀!孩子的母亲紧紧地搂抱着孩子,把刚才白衣女士跟自己耳语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家人。这时,孩子的爷爷把全家人召集到一起,说道:“此刻起,咱们都要斋戒沐浴,明天将跋山涉水赶赴廖河龙头山寻找并感谢救命恩人!”

        经过三天三夜的奔走,这家人终于来到了廖河龙头山前。只见得这龙头山,悬崖千仞似壁立,洞穴无计如眼口。良木丛生绿葱葱,珍禽遍布唱啾啾。待登上龙头山后,一高两丈余的如人鞠躬状的巨石赫然跃入眼帘。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原来,这不就是那救了孩子性命的白衣娘娘的化身吗?于是,全家人虔诚地烧纸焚香,跪拜祭祀。刹时间,龙头山上,仙风飘拂,云霞萦绕;香气扑鼻,天籁沁心。自此,白衣娘娘,声名鹊起;龙头山上,香火盛炽……

       清道光乙未(1817),里民廖振邦捐基,众捐资,建成了娘娘殿,并注明曰“仙云庵”。从这时起,香客络绎不绝,信众蜂拥而起。

       岁月蹉跎,世事沧桑。仙云庵随着朝代的兴衰而起落;历经战乱而败亡。至中华民国时期,由于内忧外患,庵也破败不堪。特别是上世纪那场文化大革命,仙云庵亦没逃脱“破旧立新”的劫难。改革开放以来,国强民富之后,一九九二年春,当地信众自发组织起来,集资万余元在曾经毁坏的旧基上重修仙云庵。人民的力量是伟大的!当年九月十九日,娘娘殿竣工庆典!之后,宿松县人民政府宗教科正式批准该庵为佛教活动场所。与此同时,当地也成立了管理委员会。在管委会的倡议下,2003年开始,当地人筹资10余万元,雕塑了千手观音、十八罗汉等20多尊佛像,新建了大雄宝殿,至2006年腊月十八日,全部工程均胜利完工!2008年开始,他们再度集资10多万元,正在兴建太极殿。他们依靠民众的力量,修通了公路,接通了电信,购置了电视,牵来了自来水……

       在经济杠杆能够撬动一切的大环境下,虽然不少人的文化需求流于世俗,更多的人价值取向呈现多元,但人们的心底深处,求真,求善,求纯的良知还是没有泯灭呵!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上午八时许,笔者在龙头山上的仙云庵里见到了一九四0年十月四日出生于此地——廖河古戏台附近、且已住庵数十载的廖广学老人家。他获悉我是在县地方志办公室工作,此次是专为了解仙云庵的旧闻轶事而来时,饶有兴趣地打开话匣子跟我聊了好多好多。在此,我撮其实要,记下这样的两件事:

       清朝末期,当地绅士廖桂枝先生由不信神佛到捐资修庵。

       绅士廖桂枝先生,家住廖河珠树岭,与仙云庵也就一里路程。他学贯东西,博闻强记。遇事爱独立思考,从不轻易附和他人。他不信神,不信佛,不烧香,不怕鬼!更由于有两个儿子当县官,所以名重乡梓,势盛气足。一年,他的十六岁的孙子廖广仁患病,数日滴水未沾,已处于昏死状态了。由于四处求医无效,孩子奶奶无奈地来到桂枝大人面前,哀求准许破例地上仙云庵问问娘娘。见着自己疼爱的孙子病已垂危,他只是木然着没有吱声。孩子奶奶于是连忙转身带上儿媳妇急速地赶赴仙云庵,又是烧香,又是祭拜,又是抽签,很快地取回了仙丹。她们急切地弄来茶水,给孩子喂服仙丹后,孩子也就慢慢地苏醒过来。过不多时,孩子竟有气无力地喃喃着喊饿了。经过调养,几天后,孩子已完全恢复了健康。看到孙子死而复生,廖桂枝先生喜出望外。当月的十五日,他亲自领着孙子,来到庵里给娘娘烧香祭拜。事后,他还捐资30块银元,帮助修缮了娘娘殿哩!

       如果说,上面的那件事,离我们比较远并且只是廖广学老人的听说,那么,下面的这件事,则距我们很近而且是廖广学老人自己的亲身经历呀!

       说起当年的那件事,廖老既惊魂未定,又记忆犹新。廖老讲,他五岁那年(也就是一九四五年,笔者注)五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天下着大雨,大人们大都到地里插山芋去了。他和比自己大四岁的发姣姐姐等三个孩子呆在家里没事,便来到了戏台脚下的河边玩耍。不料天越来越黑,过了一会,电闪雷鸣,雨也越来越大了,不知不觉间,河中山洪暴发。面对着汹涌澎湃的洪水,他们只是觉得好玩。这时,他无意中看到对岸有一长约五、六尺的石条(他后来才知道是石条,笔者注)随着洪水的翻涌而时隐时现。当时,他以为是见到了大人们讲故事时经常讲到的“龙”啦!于是越来越想看过究竟。看着看着,一不小心,脚下一滑,一下子掉进河中汹涌的洪流中了。开始,也感觉事情不好,大概冲了一、两丈路后,便人事不知了。恍惚中,他好似觉得自己被一白衣女士用裙带托起在天空中飘荡着,时而坠地,时而飞天……

       后来才知道,自己掉下水后,是发姣姐姐她们边哭边跑回家喊“救人呀!救人呀!广学掉河里啦!”恰巧这时,有人从地里回家拿山芋苗,听到叫喊后,便吆喝着:“救人!”很快地,全屋的人都丢下山芋不插,跑到沿河找人来啦!大概从辰时(也就是上午九时左右,笔者注)落水,直到下午酉时(下午六时左右,笔者注)前后,才在距落水地点五、六里远的陈屋对面的梅家河的草滩上把他找到。事后他听大人们讲,自己被找到时,上半截身子仰卧在草坪滩上,而双脚却在河水中随着河水的流动而摆动。其时,他已气息全无。是他的父亲把他抱起来揉搓了好一阵子,母亲接着绝望地把自己捂在胸口,一边抚摸,一边撕心裂肺地哭叫,才使他好似被白衣女士送回了地面似的,无意之中哼了一声。之后,他听见了母亲的哭喊,看到了父亲和乡亲们的容颜……仙女显灵祥瑞地,云霞萦绕龙头山  廖理南 - 宿松古今纵览 - 《宿松古今纵览》的博客

                                                                                                                廖广学老人(左)与笔者合影   廖群芳 摄

       面对着这神奇的超生命现象,我无法用既有的科学理论来解释。

       那天,我听完老人家的讲述后,伴随着妻子登上了龙头山巅的大雄宝殿和太极殿。极目四望,东边有当年八大神仙之一的张果老静坐垂钓的钓鱼台和一九五八年苏联老大哥帮助设计建造的钓鱼台水库及明嘉靖年间(1522~1563)廖景潮为首始建的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廖河古戏台;南边有晚唐时代罗隐(833~909)栖居修炼过的筲箕洞和他奚落笑骂过的干河冲(据传,当年罗隐先生有一天从筲箕洞前往廖河时,走到路途中的一个村庄向一正在料理自己不满周岁的小孩的农妇要茶喝。该农妇因自己忙不过来,便不经意地答道:“没有茶!没有茶!你也不看看,俺正在忙着哩!”罗隐先生见此,调侃奚落着笑骂道:“没有茶,没有茶,你这里难道只是条干河冲不成?”自此,从这个村庄到廖河的近一公里的河段就真的干涸了。该村庄也就叫做干河冲了)。西边有笔者的出生地——与湖北省李时珍的故乡接壤的罗汉山村及全县最高的海拔1015.5米的山峰罗汉尖。很小的时候,我就常听大人们讲,我的故乡山势怪异!至今我还记得当时人们用四句话归纳的五大山体的怪异情形:东风卷旗,狮象把守。观音打坐,罗汉筛酒。北边有巍巍盅子山,幽幽罗汉宕以及人们传说的宋朝宰相王安石游历过的九井沟……

       呵!身上仙气袭人,眼前胜景斑斓,耳边珍禽欢唱,心中奇幻翩跹!

       已近十二时,妻子提醒我,该回家了。在走到距仙云庵600米的公路转弯处的山凹里,我见到了我多次想找而从没如愿的年已七十八岁的廖道立老人,他正在担粪给屋旁山地里的马铃薯施肥。我向他问到了萦绕于心的他家早些年遭受屋后山体滑坡冲毁房舍和山地而就在此房舍和山地的媳孙却安然无恙的事。廖道立老人告诉我:“那是我记不清的好些年前的事了。当时,我们都出外打工去了,出事的当天,只有媳妇和她刚生下不久的小孙子在家。事后,我回家时,只看到我家屋后的一座小山包滑行近300余米,冲垮了我家半边房屋,冲毁了屋旁的山地,大约有250多立方米的山石连同数十颗竹木整体地搬家到屋前面的田里了。由于我当时不在家,具体情况不很清楚,要想知道得细致些,你可以回城后找我儿子了解去。”

      返城后,我于4月19日上午在宿松路116号县汽车站南边不远处、皖西南商品市场正对面的康联防盗报警器宿松专卖店里找到了店主廖德和老板。他知道我的来意后,向我介绍道:“那是1993年5月初,具体哪一天,我也记不清了。当时,我们一家人除我的前妻张金荣和出生才五个月的孩子在家外,其余都出外打工去了。回家后,听张金荣讲,当天一早,天就下起了大雨。吃过早饭后,她即出门到屋旁边的山地里割山芋苗准备插山芋。还没等她割满一土筐山芋苗,天空陡然灰暗了下来。很快地,雷电交加,大雨滂沱。突然,她听到屋后的山上传来一阵闻所未闻、骇人听闻的隆隆声。她抬头望去,只见得雨雾中簇簇青烟腾空而起。很快地,一座小山包铺天盖地地朝她这里飞了起来,飞过了咱们家的屋顶,飞行了近300米,飞到了屋前的田里!她不由得害怕起来。也是怪事,本来,雷声、雨声、风声就足以弄得人什么也听不见,但此刻,孩儿在家中床上的嘶哑的哭叫声却似盖过一切似的传进了她的耳中。于是,她像发疯了似的不顾一切地冲向家中,更好似有一个白衣女士帮忙似的帮助她抱起孩子。几乎是刚离开卧室,来到堂屋,就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她刚割山芋苗的那块山地和孩子睡的那间卧室即被山上飞泻的泥石流冲毁了。而她也被吓得不醒人事了!此事现在想来,还让人后怕!”

       是呵,确实让人后怕!要是张金荣没有适时离开山地,要是孩子没有被适时抱出,这娘儿俩都早已葬身于这泥石流中啦!是巧合?是机缘?还是真有白衣娘娘助力?——反正张金荣母子都逃脱了这场飞来横祸!

       自仙云庵归来后的这几天,在提笔撰写此文时,我的脑际不时呈现白衣娘娘救人、化灾的神话传说,我的心中经常浮现龙头山上的仙境奇观。

   

                                                                                                                       2010年4月21日于县地方志办公室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